当前位置:首页>军旅生活>

      望着婉红的袖넶筒,麻九苦笑鐗一下,装出不在意ᄅ的神情,说道:

      ࡻ “没事闲的咋地,猜那东西干啥呀?”

      阡 “别废话!叫你猜你就猜吗!”婉红轻轻地躲着脚,一脸的娇嗔,显得有些着急。 袡 ꌓ 美女焦急的样子,更惹人喜爱。

      麻九自然得从命了,故此,连连点头说道:

      “好!好!我猜!⽜不是两只就是三只,对吗?”

      騯 “对ᄣ!但,你只能猜二或三!”

      “两只笔ࡰ,啊···笔走龙凤;三只笔,啊···多此一笔。说实在的,我喜欢二,什么一心不二,忠贞不二,二囍临门,二情相悦,我猜二,对不?”

      哈哈哈·····삉·

      婉红一阵浪笑。

      ᙓ鈒 “你猜对了!看来,你和二真是心心相印,心有灵犀呀!”

      说着话,婉红走到桌案前把袖子里的毛笔哗啦一下甩到了桌子上。

      听动静,麻敊九觉得好像是三只毛笔。

      婉红这是咋地了?

      为瞼啥故意认输呢?

      麻九正疑惑呢,婉红已经把刚弄好的洗脚水端到了麻九的脚前,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你运醗气真好,猜对了,你赢了,你先洗吧!”

      “可我并没有和你打赌呀?”

      麻九的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自己真傻了!

      这明逜明是婉红让着自己,给自己一个先洗脚的理由。ᜄ

      按常理,绝对是应该她先洗,师姐吗,长者为尊。

      还有,女士优先吗!

      놮 在古代,地位平걁等的男女乧之间更讲究这个。

      看到麻九似乎不认可自己这个决定,婉红似乎蹯更着急了,她捋了一下썝瀑布譑一般的秀发,说道:

      䋣 “你是没和我打赌,可我和我自鑈己打赌了,我赌你猜不对,因为看你平常总是三心二意的ⁱ,感觉你喜欢三这个数字呢!所以就拿了两只笔。你猜对了,我就输了!我赌的就是谁赢先洗脚。”碹

      麻九闻言,感激的点点头。

      这是婉红向깰自己示好,因为不想太直接,便耍了个小把戏。

      鄅 汈一股暖流涌上了麻九的心头。

      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更有一种隐隐的期盼。

      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婉⃀红,麻九顺从地脱下了뜑鞋子,把有些气味的双脚跑在了瓦盆的温水里。

      顿时,一覗股暖眘意从脚底涌上了心头,㚾脸上出现了热乎乎的感觉。

      婉红出现了妩媚的笑容。

      她站在一边,仿佛一位贤惠的妻子。

      麻九双脚对搓了几下,便从水盆里拿出了双脚。

      不能把水弄的太脏了,那样,对不住婉红。

      뇒 看见麻九的动作有些敷衍,婉红皱了一슷下眉头,不过,没说话,她从屋内皖的晾衣绳上取下一条ﱑ毛巾,递给了麻九。

      毛巾很干燥,有些拉拉吧吧的,麻九擦完了脚,把湿脚悬在火곹盆上烤着。

      “别在那燎猪蹄行不?汗毛一烧,味道太难闻了,一会儿咋睡觉啊?”

      婉红边说边把洗脚水端了过去,坐在火盆对面的椅子上洗起脚来。

      水声哗哗暥,水花飞溅。

      溅起的水滴飞进了红彤彤的火盆,立刻汽化,冒出了一缕白气,白气上升消失,仿佛昙花一现。

      由于出生在穷人家,婉红没有裹过脚,不过,她的脚并不算大,长得十分匀궈称,秀气,鲜嫩,像刚刚出土的白萝卜一样,充满朝气,䭭还蕵很辣人的样子。

      看到麻九望着窇自己的脚丫发呆,婉红嘻嘻一笑,说道:

      “我的脚好看吧?像不像白萝卜?”

      “像!比白萝卜细腻一些。”

      噗嗤一声,婉红笑弯了腰。

      “笑啥呀?”麻九不解的问道。

      “我想起一个童年趣事,故此,憋不住了。”

      “啥事呀?那么好笑。”

      “你啃我脚丫子的事呗!”呈 碑

      麻九一愣,婉红说自己啃过她的脚盷丫子,那一定是乞丐麻九干的蠢事了。

      这乞丐麻九,小时候还挺荒唐呢!

      벓“我啥时候啃过你的脚丫子呀?”

      “看来你真的啥事都忘了!”

      “的确想不起ퟃ来了,小时候,谁都有荒唐的故事。俗话说,小孩不荒唐,到老命不长。小时候荒唐一些,年纪大了,性情就开朗,想的开,吃的好,睡的香,뗇玩的訠嗨,就能多活一些日子。”

      “喂!喂!别转移话题,想不想知道事情뷋经过?”

      “说说吧!”

      婉红又是噗嗤一笑,说道:

      玉“有一年秋﹁天,你得了红眼病,眼睛肿的跟猴屁股似的,쾗成了一条缝,根本睁不开,看不见东西。

      我爹弄回了几个白萝卜,说萝卜太辣,刺激眼睛,叫我不要给你吃भ。

      䶞 于是,我就一人绷着萝卜嘎嘣嘎嘣地啃着,萝卜的香气直钻你的鼻孔,你馋的直流哈喇子,说,给我啃一点呗。

      见你可怜兮兮的样子,我还真动心了,不过,想到萝卜会对켩你的眼睛有伤害,就决定不闛给你吃,戏弄你一下。

      于是,我说,你蹲在地上,我给你送到嘴里,你真挺听话,两腿一劈,蹲在了地上,我把脚丫子伸到了你的嘴里,你呅贪婪地舔着,说,这萝卜咋热乎乎咸滋滋的呢!”

      ߇看到婉红眉飞色舞的样子,麻九有些来銆气了,虽䚆然那是乞丐麻九受的戏弄,可还是牵动了麻뉭九的同情心,麻九瞪了婉红一眼,说道: 

      “你这是耍聪明,是心眼大大的坏了,你不知道欺负璧老实人有罪吗?”

      婉红瞅了一녕眼麻九,撇了撇小嘴,依然满脸的得意。

      两人陷入了沉默。

      乞丐麻九和婉红一起长大,从小打打闹闹,形影不离,应该有很多有趣感人的童年往事,可是,麻九是借尸还魂,从现代穿越㛼到古代的,他对婉红和乞丐麻九的一些趣事,根本不了解,不知道。

      现在픡,ญ婉红讲了一个戏弄乞丐麻九的故事獵,这是在回忆童年,通过回忆两人一起经历的趣事,来暗暗增加两人的情感嗏,按理说,麻九也该讲焐一个婉红遇到的囧事,这样,才是聊天,才有一种对称感,才能让气氛更加的活跃。

      䇹麻九对婉红的童年一无所知,有趣的故事更是一个没有。 墫

      这可怎么办呢?

      唉!

      有故事要讲,没有故事编造故事也要讲د。

      只能顺口胡诌了!

      想到这蕃儿,麻九又看了一眼婉红白白秀气的脚丫子,说道:

      “婉红师姐,我啃过你的脚丫子不假,可你有比我更可笑的事,你知道不?”

      闻言,婉譇红轻蔑的一笑,说道:

      “我更可笑?还有比你啃脚丫子可笑的事?我咋不记得呢!你说啥事吧!”

      麻九努了半天的嘴,看对面的婉红有些䤔着急了,才缓缓的说道:ꊌ

      “你呀···那个···那个···舔过륮我的后鞧!”

      “你有病咋地?纯粹瞎掰!我傻呀,还竎是你的后鞧香啊?这是不㋋可能的事,绝对是你顺嘴胡诌的!”

      婉红显得很激动,끜脸色瑆顿时变得绯红,在昏暗的烛光和微红的炭火映照下,满脸嗔意的她显得更羞鉮涩郱妩媚了!

      看到婉红言辞尖利,왈但,语气柔弱,Ậ感情方面重在申辩,并没有多少怒气,还隐隐有一丝的裐放纵,麻九嘻嘻的笑了一下,说道:

      宆“有一天,你从外边回来,说㻊饿坏了,你爹叫我把我正在吃的半张葱花大饼给你,说实在的,我当时也特别ᅟ饿,也凪没吃饱,看着你爹厚此薄彼的不公的样子,我很生气,真不想把大饼给你,但当时的形势还不能不给,我灵机一动,装作吃饼吃呛了,一边假装咳﷍嗽一边跑出了屋子,到屋外我使劲咬训了几口大饼,那饼可真香啊!我把剩下的小半张饼伸进了裤子,使劲往后鞧上蹭了蹭﩯,就拿了回来······”

      “呸!”

      一口吐沫带着怨恨飞到了麻九的脸上!

      “你要不要脸了,编这么无聊的谎话!再说了,我爹在咱俩面前,从来都是向着你的鳪,把你当儿子,把我当姑娘,他绝对不可能让你把吃的饼给我!你占我便宜可以,但不能侮辱老爹,这是原则问题!”

      坏쁄了!

      玩笑开过头了。

      婉红真生气了。

      麻九见状,只得满脸堆笑,一脸的歉意,抬手擦了一下脸上的吐沫,赶忙说道:

      “开玩笑!就是开玩笑!半夜静悄悄,不笑不热闹,麻九破车嘴,师姐别烦躁。”

      噗嗤一声!

      ﴰ婉红又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