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圈成l人视频app免费版在线直播下载

      “我们该怎么办?”女人轻声地问身旁的男人,一双明亮的眼睛怯怯地躲在额发后面。

      “不会有事的,救援很快就会来,我们待着这里就好。”男人留着颇有个性的小胡子,似乎和女人是情侣。“这里很安全。”他的声音也压得很低。

      【刚刚报警不是一直忙线么?怎么能确定马上就有救援?】我在一旁不着边际地乱想。

      这是一家电影院的放映厅,不久前所有人都还在其乐融融地看着电影,而现在偌大的电影院就我们四五个人,大家一齐躲在椅子后面,气氛有些许微妙。

      本来应该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午后,若不是那个突然发疯的男子,我们会相安无事地看完电影按部就班地回家,但事情就是那么的突然。几十分钟前,电影里的主角正和反派打的难解难分时,一名男子突然暴起撕咬坐在邻座的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几乎连电影院里的音响都盖不住。被袭击的人大概只惨叫了几秒,然后再也叫不出声了,想来是被咬坏了声带或者是气管,他脖子上的伤口血流如注。

      “快,快拉开他们!”黑暗中不知道是谁在喊,但是没有人上前,周围的人反而拉开了与两人的距离,太平盛世,这是明哲保身。

      【闹呢!】我伸长脖子,隔着躁动的黑影去看两人,伤者似乎已经停止挣扎了,那个疯子正把他推倒在地上啃咬,咀嚼血肉的声音刺入耳膜,不难想象此刻受害者的皮肉从骨骼上剥离的情景。

      有人往出口走去,这时候众人才想起什么,一瞬间影厅里炸开了锅,所有人不要命般地往出口窜。

      呼喊声不绝于耳,这样的声音似乎吸引到了那个正在进食的疯子,他在惊呼声中抬起头,很快注意到了往出口窜的众人。片刻沉默后,他放弃了身下的血肉,转身投向逃窜的众人,很快一个秃头男人就被抓住了,疯子在男人脸上啃下一大块脸皮,囫囵吞下肚之后,又咬断了秃头男的颈动脉,确认他受了致命伤后,疯子又冲向在出口拥挤的众人。

      我没有跟着那些人逃跑,而是慢慢的蹲到座椅后面。那疯子的注意力都被往外逃跑的人所吸引了,我觉得没必要瞎跑,和大批的人跑动也容易发生踩踏。之后看来,这似乎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

      不久,最先被袭击的人,以一种极为不自然的动作站了起来,像是他的胸口连着一根看不见的线,被人拉着线生生地提了起来。他站得东倒西歪,但又不像是那些伤影响的。他傻傻的楞在哪里,像走了神,又像着了魔,而他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仿佛是一些毫无意义的空洞。

      终于,人群的吵闹声把他惊醒,他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他还是像被侵犯领地的野兽般龇牙咧嘴。

      “啊!”有个女生回头和重新站起来的男人对上了视线,惊慌失措的大叫,男人随即像得到命令一样向女生冲去……

      时间又回到现在,我摁灭手机把它揣回兜里,能刷到的都是大同小异的袭击事件,有用的信息却很少。

      “丧尸”,他们给的称呼简单又明了。

      的确,刚刚袭击者和重新站起来的人,行为方式和影视里的丧尸如出一辙,我还怀疑是不是乱入了什么丧尸剧的拍摄现场,除了地上那些干涸的血迹在给我的这些想法打脸。而那些被啃咬倒地的人,都在不久后重新站了起来,他们醒来后似乎有些不适应,在影厅里四处乱走,有一只甚至走到了我们的跟前,但好在他们又都被影厅外的大动静吸引走了。

      现在有五个人躲在椅子后面,刚刚那对情侣,我,还有一个穿红卫衣的小伙子和一个戴眼镜的胖子,这个胖子从躲在这里开始一直在看手机,一言不发。

      “要不要再去确认一下情况?”红卫衣问。刚刚就是他摸进放映室,把电影关了,要不然不知道要引来多少丧尸。

      “嗯。”我轻声附和,同时蹑手蹑脚地走到出口,之前我已经把门锁上了。

      我把耳朵贴到门上,能听得到外面有奔跑的声音,很杂很乱,不能确定具体位置,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我回到众人藏身的地方,默默地向他们摇头。他们脸上的凝重又多了几分。

      “该死!”胖子很突兀地说了一声,我们向他看去,可他并不与我们对视,而是一直盯着手机。

      古怪的人……

      ……………………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八点,外面天应该已经黑了,在此之前我们一直躲在这里。时间越久,我们就越焦躁,期间我们去放映厅外的楼道查看过,外面空无一人并且静得可怕,世界好像把我们的存在给忘记了。

      “我爸妈一直不回复我,无论是电话还是微信,我好担心他们,我们一起去看看好不好?”女人带着哀求的语气对小胡子说,她留着及肩短发,很漂亮。

      小胡子思索了一下,对短发说:“我和你一起去,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他又看向我们“一直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要不要一起先出去?”

      “带上我,带上我”红卫衣语气欢脱,我寻思这人不是神经大条就是心大。好吧,区别不大。

      小胡子看了看我,我点了点头,“算我一起。”我说。

      待在一起,肯定要比单人行动要安全不少,出于此刻我的内心里比较阴暗的想法,有突发事件的话,至少还有替死鬼。

      小胡子看向胖子,胖子还是一言不发,好像刚刚的谈话他没听到。“好吧”,小胡子自讨没趣,只好作罢。他想了想,又对我们说“等下我们确认一下这边的情况,如果没有意外我们再做下一步打算吧。”

      我和红卫衣表示认同。

      想法一致后,小胡子拉起短发的手起身向出口走,我和红卫衣跟上。我回头看了看胖子,他还是待在原地看着他的手机。【续航真好。】我又没头没脑的想。

      走到门口时,我突然想起什么,对前面的情侣说“对了!”

      小胡子和短发回头,我看着短发说“做好心理准备。”

      短发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可刚出门,她就明白我的告诫了。

      本来我担心她会大喊大叫,不过还好她只是被吓得有些瘫倒,小胡子赶紧把她扶住。

      楼道里的血迹,一直拖到走廊的尽头,拐进了一个拐角。之前我看到过,所以有心理准备。不过我顺着血迹检查,也并未发现尸体,血迹延伸到某一处就消失了。

      “没事没事,我在呢。”小胡子拍着怀中短发妹的肩膀,语气柔情似水。

      我看向红卫衣,他摊手表情很无奈,气氛略微尴尬。

      “赶紧出发吧。”我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催促他们快点,并且向前走去。

      对了,这里是一座商城,电影院就在这商城的五楼,一些餐厅也坐落在这一层。我来过几次,所以对这里还算熟悉,四楼是沐足洗浴这类的休闲会所,三楼二楼是超市,一楼则是一些卖衣服和首饰的商铺。

      这算是一个好消息,这里暂时是一个自给自足的桃花源,哪怕我们不能离开这座商城,我们也有足够的物资等待救援。

      我来到窗边向外眺望,居然没有看到人,街边的商铺都没有开灯,不过路灯倒是亮着,马路上的车辆东倒西歪,有些已经燃烧得只剩车架了,正散发着浓郁的黑烟,漆黑的血迹到处都是,把路上涂抹得像艺术家张狂的画卷,但并没有看到人类的尸体,有血迹却没尸体?尸体去哪里了?

      我还想再看一下外边的情况,这时身后有人说:“举起手来,不许动!”

      这声音没听过,不是和我在放映厅里的那些人。我回过头,只见一个眼镜男和一个泪痣男站在我们身后,眼镜男握着一把刀,警惕地打量我们,泪痣男站在他的身后,握着一根金属球棒。

      “他们没被感染,放松点。”泪痣男把我们的脸都看了一遍,可能是确认了我们的眼神。

      “这种时候怎么能大意?”眼镜男并没有停止对我们的观察,他拿着刀对我们晃了晃说“你们转几个圈,让我看看你们有没有受伤。”

      莫不是又乱入了什么选秀节目?我们很不情愿,但又碍于眼睛男拿着刀所以只能照办。

      看到我们并没有挂彩的痕迹,眼镜男只好悻悻作罢,这时泪痣男说道“对不起,我们有些神经过敏了,你们知道的,那些东西太危险了。”

      这家伙……我忽然觉得这个泪痣男似乎值得信任。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一会我们会在三楼汇合,都是一些幸存者,你们也一起来吧,不过在此之前请和我们把这层楼搜查一下。”

      泪痣男还算有礼貌,我们都点头表示服从他的安排。

      我们和这两个男人一起把五楼大致搜查了一遍,所幸那些丧尸好像蒸发了一样,除了血迹我们并未发现什么。

      十分钟后,我们在第三层的休息区等待,陆陆续续地又来了几组人,他们都反映自己搜查的区域并无异样。

      【奇怪?】

      “那些丧尸可能都被外面的动静吸引出去了,我们很幸运。”一个中年男人说。

      “那个……,一楼的情况呢,那些东西如果再进来就危险了。”站在我身旁的红卫衣问。

      “一楼已经锁好了,能看到里面的地方已经用窗帘和幕布挡住了”眼镜男向泪痣男扬了扬下巴,“这家伙的主意。”

      泪痣男环顾四周的人,“大家可以放心,这里的物资十分的充足,军方现在虽然有内忧外患的可能,但只要他们出动,剿灭这些丧尸也只是三天内的事,我们只要同心协力确保自己现阶段的安全就好。”

      剿灭那些东西三天都不用吗?事实应该如此,碳基生物在军队的弹药压制的面前简直是个屁,但直觉告诉我事情好像并没有这么简单。

      “在救援来之前,我们只能好好相处了,都做一下自我介绍,把自己的名字和职业都说一下吧。我叫易晨,在一家图书馆里做管理员。”

      【这个职业好像比较少见】,我在一边想。

      “我叫余雷,是一个厨师。”刚刚最先说话的那个中年男人说,他的脸上简直就写着憨厚。

      “我是文刚,是一家公司的文员。”眼镜男说。

      “我是陈秀利,六十六岁了,这是我的孙子王祥,今天我带他来超市买东西。”说话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拉着一个看着还不大的男孩。

      一个女生朝着小男孩挤眉弄眼,想逗一下他,但男孩噙着泪躲到奶奶的身后去了。

      女孩尴尬的吐了吐舌头,“我叫张思怡,是一名大二学生。”

      “王成刚,今年大三了。”靠在墙边的高个男孩说道,从他扎实的肌肉上不难联想他的血气方刚。

      “还有我还有我,我是王洋,也是大二。”红卫衣还是那么欢脱,让我误以为自己在参加什么联谊。

      “我是方远,这是我的女朋友颜佩仪,我们是一家公司的同事。”小胡子搂着短发的肩膀。

      “正如他所说,请你们多多关照。”短发微微颔首。

      “我是刘玦航,没啥工作,工地里做工的。”我说。

      “啊飞!无业!”寸头男痞里痞气的龇着一口被烟熏得焦黄的牙,毫不掩饰地打量颜佩仪和张思怡。

      “啊杰。”站在啊飞旁边的男子同样痞里痞气。

      “李志勇,无业。”戴眼镜的胖子终于开口说话了,刚刚搜查五楼的时候我们把他从放映厅里叫了出来。

      “我是……”穿西装的中年男人正开口说话,易晨猛然皱眉回头看向身后,其散发的气场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顿,众人环顾四周,视线所及之处什么都没有,气氛却不由的紧张起来。

      “怎么了?”文刚最先反应过来,向易晨询问道。

      “那边突然让我很不舒服,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易晨起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