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高潮喷水正在播放

      “原来是于禁于大侠。”

      盛大阳忙不迭又躬了躬身,旋即脸上露出苦涩,婉转道:“不瞒于大侠,我心里恨极了漓水帮,可我没啥本事,又有儿子小天跟着,如今逃命、躲避都还来不及,实在有心无力,担心拖累大侠。”

      盛小天也有九岁,听得懂大人话,知道他爹这是拒绝了于大侠,脸上顿时着急起来:“爹,我可以的。我有仙术,能帮到爹跟于大侠。”

      九岁的孩子。

      正是性子多变的时候。

      担惊受怕好些天,本来对漓水帮的人很畏惧,可刚才亲眼看到陈季川三下五除二就把六个凶神恶煞的强人给杀了,心里既觉得痛快,又对陈季川充满了崇拜。

      恨不得能拜师学艺,将来也要这么厉害。

      听到父亲盛大阳说他是个累赘,自尊心受到伤害,又急又恼又羞,觉得在‘于大侠’跟前丢了面子。

      “去不去由你。”

      陈季川摆了摆手。

      他此番起念救人。

      一是为了搅和漓水帮。

      二是为了拉拢盛大阳、盛小天这一对父子异人。两人有异术在身,只要再修习些武艺傍身,顷刻就能成为一方好手。

      盛小天年龄太小,暂且不提。

      盛大阳如今却已经是三级异人,异术‘燃血’对练功更有奇效。稍微花些功夫培养起来,不会逊色四品高手。

      但现实可不是游戏——完成任务就能得到效忠。

      盛大阳也是活生生的人。

      也有心思。

      陈季川不认为自己有王霸之气,能让人一见折服,纳头便拜。也不相信所谓的救命之恩,就能得到盛大阳的当牛做马涌泉相报。

      一如大燕世界。

      陈季川对鲁家有恩,但是如果让鲁家将白玉京归还,此前恩德定要消散,更要反目为仇。

      今日。

      站在陈季川的视角来看,是在救人。可盛大阳若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说不定还要怪陈季川多管闲事。

      百样米养百样人。

      陈季川不是饥不择食的人,他有耐心,可以仔细筛选、考察‘盟友’的品性。

      十天。

      既是给盛大阳考虑的机会,陈季川也会趁着这段时间,去到永福县,打听打听盛大阳的前尘往事。

      选择从来都是双向的。

      见盛大阳婉拒。

      陈季川便不再理会。

      将这一行的收获全都包裹起来,绑在背上。然后上前两步,一把抱住灵枣树。

      “……”

      盛大阳原本还以为陈季川会多劝一声,或是干脆发怒,心下已经想好了七八种应对的话语。

      还想着实在不行,就先应和着,十天后直接不去。

      但没想到。

      这个‘于禁’不走寻常路,一把抱住灵枣树。

      这行为属实让人迷惑。

      “这是要——”

      盛大阳稍稍愣神。

      心里还在迷糊的时候,就看到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嘿!”

      “起!”

      只听‘于禁’一声顿喝,两臂瞬间膨胀一圈,箍紧了灵枣树,奋力往上拔。

      哗啦啦!

      第一下用力,灵枣树摇晃。

      哗啦啦!

      第二下用力,泥土松动。

      第三下。

      哗!

      枝摇叶动。

      一人合抱粗细的灵枣树,居然生生被连根拔起,被陈季川抱在怀里,泥土纷飞。

      “这——”

      硬生生将这么大的树给拔起来,这得有多大的力气。这种力气要是打在人身上,又有哪个能抗住?!

      盛大阳被惊着。

      “于大侠威武!”

      倒是盛小天,在旁眉飞色舞,极为兴奋,蹦蹦跳跳拍着手掌,直把手心拍的通红都不觉得痛。

      生拔仙枣树。

      于大侠威武!

      “十天后。”

      “想清楚了就去乱石林。”

      陈季川装高冷,不逗留。

      留下一句话。

      就扛起灵枣树,健步如飞,迅速消失在林中。

      自始至终。

      都没再多看盛大阳父子一眼。

      “……”

      盛大阳目送陈季川背影消失,转回头,看到原先生长着灵枣树的位置,现在只留下一个深坑。

      一时沉默。

      盛小天在旁,急的跳脚:“爹,爹,漓水帮害死了奶奶,我要报仇,我要跟于大侠学武功,杀光漓水帮的杂碎!”

      “别吵吵!”

      盛大阳心烦意乱,冷着脸冲盛小天训斥了一声。

      后者立马老实下来,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

      盛大阳看着,心底又有些不忍,于是语气稍稍放缓:“漓水帮的人是那么好杀的?那些人杀我们跟杀猪一样,去了就是送死。我看刚才那什么于大侠就是想骗我去作死士,可我死了,哪个来养你?”

      盛小天低着头,还是不说话。

      “唉。”

      盛大阳叹了声气,也不再说,蹲下来将灵枣树的坑给填上,又从四旁扒拉不少落叶枯枝盖上,大概齐做个遮掩。

      也没说话。

      拉着儿子的手,四顾看了看,想了想,最终还是往东南方向走去。

      永福县往南是理定县,往东是临贺郡,中间隔着山山水水,根本没有道路可走。只要一头钻进去,在茫茫大山中,漓水帮想要找到他们可不容易。

      二人走后。

      西面方位,陈季川从树后走出来,看了眼被填埋、遮掩的土坑,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还算有点良心。”

      自语时。

      腰腿肩背不间断的抖动,整个人竟凭空拔高了两寸。

      之前凭借‘柔骨功’,将腰腿收缩,身材显得矮小些,约一米七左右,鼓气隆肌,看上去也有些敦实。

      如今撤了功夫。

      顿时回到本来状貌——

      一米七八。

      体型匀称修长。

      顿时好看许多。

      要是让盛大阳见着,定认不出眼前这人是‘于禁’。

      “柔骨功法是软功,腿腰手臂肘膝拧。前后左右渐转动,全身骨节要通灵。”

      柔骨功。

      这是拗腰折腿的功夫。

      能使周身骨节柔软,身体轻灵,免除生硬牵掣之病,使筋骨利落。

      陈季川所学的功夫,多是刚猛无匹的硬功,刚则刚矣,但过刚易折。

      为了弥补,也为了领悟柔劲,从而悟出暗劲玄妙,陈季川在大燕世界,用重金寻来这门‘柔骨功’。

      一番练习。

      不但将身体练的柔软,对‘柔劲’也多添不少感悟。

      撤了功夫。

      陈季川活动一番压抑的腰腿,不由暗赞:“这‘软骨功’确实厉害,用来改换身形隐瞒身份,再合适不过。”

      散了柔骨功。

      身形恢复。

      陈季川不在这里多待。

      往北面一路小跑,先把之前脱下的沙衣、砂袋给拿回来,还有徐朗、郑彪等人的兵器,也都拿上。

      然后又找到放在林中的灵枣树,扛起来先东南西北一通乱转。

      等到叶子落得差不多了,才调转方向,直奔海棠山。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