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60周年阅兵

      蟔 如果只是站在普通人的角度来看,这毫无疑问是一个相当正常的下意识反应。

      可是玩过游戏的龙斗却誤知道,兔丸这样单挑左边的眉毛却是他准备⾷动手的前置。

      换而言之,这位老管家或许在等候龙斗的回答,并且随时都有可能会对他动手笌? 儽

      动手?为什么他会对我......啊!难道说! 솂

      됞 忽然间,龙斗想起了刚才那个有些尴尬的问к题。 餳

      兔丸是“뵓神代家”的黑暗守护者,一切行动都相当冷静,犹如一架精密的机何器。

      舚只不过在牵扯到神代琉璃的时候,这鲧位老管家有时候就显得不那么淡定了。

      “琉厠璃大小姐就是我等生活在黑暗中的居民心中的光,每当看到她的帼时候,就能感受到那种心灵的洗涤。”

      在游戏里头,兔丸曾经对琉璃有过这样的形容。

      这种形容多少带着几分宗教色彩在内궕,让人觉得兔䢞丸显得夸张了一点,但这䷴其实也并不是毫无道理。

      “神代家”历代以来就是非常特殊的ꉓ家族,据说是皇室成员的껵旁亲。

      而在家族中承担最为主要责任的,便是历代以来“神代家”的“斋王”。

      “斋王”,本来是指代替皇室出任巫↵女的未婚内亲王,专门侍奉天照大神,负责祈祷、驱邪珡、祭祀等职务,属于巫女的最高职阶。

      只不过这职阶由古到今经过不断的发展,由皇室之中延伸出了一个族群专门负责神道部门,从而延伸出了“神代⸟家”。

      因ﴚ此,每一个年ၑ代的“神代家”直系女性都会担任“斋王”,肩负着代替国家与神明沟通的责任䓮。

      例如琉璃的母亲是前任斋王,姑姑是现먊任斋王,她自己就是下一代斋王。

      两年后,等琉ᅍ璃十八岁时,她的姑姑神代净생雁便会退位,将职位传于琉璃。

      虽然쯧斋王退位之后仍可婚嫁,但在任期前和任期间必须身心洁净,绝不可牵涉䗢情恋之事。

      也栰就是说从琉璃十八岁任职斋王开始,直到下一任斋王继任为⽎止,这段时间是绝对不寘允许谈恋爱的,更不可以破身。

      在这种情况下,龙斗这么一个公开宣称喜欢琉璃,甚至还绑架过她的男人,在神代家看来必然会非常扎眼。

      正当龙斗僚忽然ﶒ停滞了下来的时候,兔丸继续问道:“的确什么?说下去。”

      龙斗在面对“他是ሟ否喜欢琉塶璃”的问题时本来想回答“的确如此”。

      但话说到屔一半他才忽然蒅反应过来自己像是在作大死,尤其是在面对着੽这位老管家时。

      在兔丸心里,琉璃大小姐这位下一任的“斋王”必然是神圣、无垢、洁净的存在。

      如果当着他的面回答“的确如此”,那搞不好兔丸会当场动手也说不定。

      ꐘ事实上,兔丸是真的有动手的打算。Ὓ

      其实如果只是桐生龙斗单方面喜欢大小姐的话,兔丸对此倒是不会有什么反应。

      真正的问题在于,大娾小姐似乎뒠对这个男人也并不是毫无感觉。 脓

      从小到⃴大,那些老是盯着她看的臭男人在琉璃眼里,就犹如一堆不可纆回收垃圾。

      大小姐有着高洁的品性,从未对任何男性产生兴趣콗,顶多就只是表面礼貌,实则疏远。

      킻 Ⱳ然而扣,当今天晚上琉璃在一干武侍们的护卫麸中回归时,兔丸却发现她的身上居然穿着一件男生的制服!

      这制服明显不是琉璃的衣服,而且制服内侧还绣着“桐生龙斗沧”这四个刺眼的大字。

      “兔丸管家,麻烦请你帮忙检查一下龙斗同学有没有什么大碍。”

      甚至在回到“神代别院”后,琉璃对兔丸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让他给这个小混混检查身体。

      平心ᮓ而论,琉璃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觉得对龙斗多少有点亏欠,毕⪸竟自己在关键时候低血㙑糖差点没把人害死。

      㴑虽说是刚刚共同经历了生死难关,可在这耩个时候,琉璃也还没有到这么快就喜欢上人家的地步。

      但在兔丸看来,这却显然是琉璃春心萌动,对ഡ这位极道少爷有了一丝好感的征兆。

      琉璃大小姐居然对一名男性如此亲密,而且这男性还明显喜欢她......不行,这太危险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䊡 哪怕目몆前看来这只是小小的火垵苗,但对于十六岁左右的少男少女而言,⫼也有可能马上燃烧成足以毁灭圣洁的邪火。

      因此如果龙斗承认了的话,兔丸就打算做点事,来避免大小姐跟这个男同学真的有继续发展下去的机会。

      当然,兔丸还不至䗭于就这样杀愗了龙斗,但也不会平安的放他回去。

      毕竟喜欢大젡小姐又不是什么重罪,虽不提렡倡,却可以理解。

      于是鸐,兔丸只是打算对这位极道少爷的身体做一点小小的“人体改造”,就这么简ሃ单。

      虽说是“人体改造”,却也不是什么大事。

      ꌰ他仅仅只会用一种暗杀用的长针,从龙斗腹部的某个穴位小小地插进去,就差不多完事儿了。

      “针灸”这是一种来自于某东方古国的神秘技巧,在对某个特殊的穴道施针后,便会让人体产生类似“天阉”쬯的效果。

      也就是说改造过后,这人就支棱不起来了,只能软趴趴的变成毛毛虫。

      您还在为青春期少年过分充裕的精力而感到困惑吗?

      您还在为不断ꂳ生长的胡子而感到头痛吗? 껚

      您还在为不够尖细的声音而䕼有所不满吗?

      괒一针下去,烦恼Ͷ全消。

      꿠 从此,您再也不用天天备着刮胡刀,也不会再盯着街上的美女乱看,可以让您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学业和工作之上。

      如果兔丸是一名推销员的话,他肯定会这样祢热情洋溢地向龙斗推销这“人斓体㴶改造”的好处。

      姡不过事实上,䜽他也只是正在热切地等着龙斗说出“的确如此”这四个字,并不想多说什么。

      换而言之,如今摆在龙斗面蓔前的又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困境。 䌹

      我记起来了......“神代家”非常不希望琉ృ璃跟男性接触,所以如果我说是的话,他搞不好会当场干掉我也说不定鹄。媚

      龙斗不知道这位老管家并不想干掉他,只是打算阉掉他而已。

      虽然这个“而已”,对于他而言也是饆绝对无法接受的下场。

      男儿藏锋돀三尺,出鞘必动九霄。

      ⓯ 我这剑ꔑ还没拔过呢,您老就打算给我融䘈了,这您干脆直接杀䑙了我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