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苏

      뙷苏喜妹知道不可能只有这一招,引她进男子如厕的地方,怎么可能只是单单往她身上泼马尿呢。

      窗外,朱士行猖狂的笑着,苏喜妹抿着唇还了一个大大的笑,朱士行愣住,还没有搞清怎么回事,只࿕见窗户狠狠的从里面甩上釙。

      正是苏喜妹这个动作,让刚走到屏风处的众人停下来。

      有人问,䊑“什么声音?”

      豳 “进去看看吧。”

      能听到里面稀碎的裚声音,众人交换一个眼神,一时没有人敢动。䎜

      苏喜妹已经为自己争取了时间,她随手将身上ꉉ扯下藫来的外衫,顺着屏风的方向扔去,等底裙扔过去时,倒吸气僗声传来一片,脚步声也响起㡹。

      枼“怎么有女子的衣衫?”

      ꃸ 뛑  “先出去。”宋䉔翔抿着唇,第㹬一쨪个往外走。

      跟在꺁宋翔身边的皆是官家或者世家子弟,身边也时常能见到一些攀高蚥枝的女子,在男子如厕的地方有女子脱衣衫的事,还是头一次遇到。

      今日他们若是走进去,纵然是一群人,可传出去之后,名声也要坏了。

      听到门被摔上,逃过一劫,苏喜妹深呼出一口气,窗外有脚步声,她快速走到挨着窗的北墙,窗外的人似也在听里面的动静,隔着一道墙,双方都没有动。

      时间一줓点点过去,如厕外面传来一片脚步声,苏笋喜妹知道是听雨鴣阁的管事知道揠消息带人过来了。 龏

      䖵 听雨阁专门针놬对世家开放,像女子在男子如厕的地方出现,也坏了听雨阁的名声。

      “算憯她走运,走。”窗外,朱士行不甘鑇心的带人走了。

      同时,房门那也传来了叩门声,“在下是听雨阁管事。”

      苏喜妹三n步并两走,Ờ一把扯开门,外面站着一个中年管事和几个小二,苏喜妹一身中衣,管事众人立觺时低下头。

      “这位姑娘좨...”

      “你们听雨阁我看是不想开了。”苏喜妹厉声大喝,“引路的小丫头收了别人多少银子ᨲ,将我骗到男子如厕的地方来?”

      管事一听伿就明白了,“姑娘稍安勿躁,听雨阁出了问题,定会给姑娘一个交代。想来姑娘的朋友久不见姑娘出去定会担心,不如姑娘先去客房梳洗一番,小的派人去㇠与姑娘的朋友说一声。”

      “叫人去前院告知安乐侯一声。” 뿳

      安乐侯府?

      管事认出了苏喜妹的身份,越发恭敬,“苏姑娘请随小的往这边走。”

      苏喜妹让됝人换了两次洗澡水,才勉强穿上拿过来的干净衣服,头发还在滴水,苏喜妹只让小丫头梳一个简单的发髻。

      퀲 一切弄好,走出来时看到大哥正焦急的在花厅里来回的跺着步子,一看到人就大步走过来,“妹妹,你没事吧?”

      苏傲已经从掌事那里听说了原힂因,想到刚刚在前面遇到朱士行时对方的挑衅目光,苏傲就知擮有事。

      ⮰正好有管事过来请他到后院,果堩然和他想的一样出事ؿ了。

      “大哥,你今天都带了㽇什么药?”苏喜妹坐下来,抿了口茶,才将胸口里那暮口污气吐出来。

      㼿苏傲都没有问干什么,二话不说将塞在腰间和衣袖里〱的瓶瓶罐罐,都掏出来放到八角桌上,“这些都是我从老二院子里顺过来的⯎,有些还没有用过,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苏喜妹拿起来一个个看着,一个蓝色小瓷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回春丸’。

      苏傲探头看了一眼,“隂这个是在你二哥那些稀奇古怪的药架上拿的,我看名字찭还挺有趣,就顺了出来。”

      “大哥,你进后院时看到那栓着一匹马吧엳?”

      苏傲立马懂了,“我现在就去试试。”

      ⸀出去不到一息的功夫,院子里就传来马匹狂躁的叫声,苏傲后一刻跑回来。

      他眉飞色舞道,“妹妹,这药厉་害,我就给那匹马喂了一粒,下一琈刻它见什么都想上,外面的柱子都弄断了。”

      这话也캗就뇴是没有两个弟弟在场,苏傲才敢说,不然怕又要被塞进祠堂了。

      苏喜妹笑了,“聵大哥,咱们走。”

      后院里,四五个下人扯着马的缰绳,可马像着了魔一般,癫狂锧的根本不能让人近身탟,苏傲将妹妹护在身侧,两人没有去前面,而是去了听雨阁的后院,各世家停放马车⏙的地方。

      极 ꏟ 说书的先生已经賿开⥊始䠞讲夜郎先生的新书,后院只有两三个下人在角落里睹牌,其他的人都跑到前面听书去了,看到贵公子过来,看了一眼就继宭续睹牌去了。

      苏喜妹扫了一圈,目光落財在了标有鶃朱府뷉的马찃车上。

      “妹饿妹,我来。”ቖ苏傲恨的直咬牙,这次不让朱士行吃个大䞩亏,他就不姓苏。

      苏쉡喜妹凑到傈他耳旁,“大哥,你找人以朱士行的ꪸ名义把红楼里的艳儿姑娘叫过来。”

      苏傲眼睛一亮,“放心吧홵,包在我身上䪕。롆”姄

      苏傲一刻也不耽误,走到角门就出去了。

      ϣ ऱ停下马车的院子后面㻑还有一炍处二层的小角楼,宋老太큯爷쾸抿᱈了口酒,烈手往后院里כ指몯,“先是给你的马喂药,现在两人又鬼鬼祟祟,在你的地方搞事,你不管?”

      宋玉语气淡䗅淡,“我瞎。”

      宋老太爷将喝进嘴里的酒喷了出来,“小二,你动春心了?”

      宋玉瞥了嘴撩裙跳上马车的小身影,动作粗鲁,这种粗俗的女子怎么会是他喜欢的呢稿!

      明明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却能从角眼语气中看出他的得意,“哎,有爱慕者确实让人头疼不已啊。这是听到我풽来圔这᤯边追过来的,女子痴情本就是件Ʇ苦事,总要温柔一些大度一些。”

      宋老太爷喝进늟嘴里的第二口酒再一次喷ᖰ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