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龙深喉乱伦

      先是抬起二丫的ㄭ手腕,上面留下的两个小小的血口清晰可见,男人埋首下去,᧪轻轻࣊的吮吸着,抬起头来,吐出一口黑血。

      二丫到底还是没有经验,虽然也作了同样的事情,可是终究没有常年在外面走动,总麧是刀枪剑影的男人处理的干净利落。

      嘴唇贴在二丫手腕处的肌肤上,感受着她的温度,冰凉而又充满活力,对常年行走于黑暗中的他们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慢慢的,原本的动作便变了味道,男人将二丫手腕上的黑血吮吸干净以后,并不急着将二丫叫醒,反而细细的把㥟玩起៫她的手指来。

      二丫芝的手指上带着常年劳作留下的薄薄的茧,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它是一双美人的手。

      并不是说她的手有多么白皙晶莹,也不是匡说它的手指有多么的纤细小巧。相反的,这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并不纤细,但看上去坚强而又力量,但莫名的就空牢牢把住了男人的目光。

      二丫的手软软的垂在男人的手中,慢慢的被男撓人拉了起来靠在自퀋己的怀里,少女的身体还带着晚风的☳凉和落叶的清香。

      怀里的姑娘似乎是软软的低语了一句什么,浅浅濣的,随着夜色溜走了。

      若不是男人的耳力超乎常人,只怕是要以援为自己是幻听了。

      潽 男人停下头,将自己的孓耳朵凑近了姑娘㯾的樱唇,想要借此听清楚她在짾低低呢喃着什么。

      可是,二丫却不再说话了,微微张开的嘴巴里连一丝一毫的呼吸声也鑱没驫有,男人无奈的转了转脑袋,想要收回㳐自己的姿势。

      一时不慎,耳朵的轮廓不经意的扫过姑娘的嘴巴,轻轻软软的触感让男人浑身一অ颤,活了几衈十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男人当时便僵在了原地,机械的转过头去,望着二丫艹的两片红唇发呆。

      ﱣ鬼使神差的,男人慢慢的低下头去ㅤ,靠近䈩了二丫的噀樱唇,揽着她的薛手也慢慢的变成的将她完全的环抱了怀中。

      树叶沙沙︁,风行走在אּ世间是它的本能,树叶随之狂舞也是它的本能。

      “真是个天生的尤物啊!”

      黑暗中㞿,一个女人静静的感叹着,看过天下的女子无数,或艳或雅,都可ꖲ以经过后天的训练让男人流连忘返。

      ᓇ 可是,天生的尤物却不攎多见,她们似乎天生就知道如何让男人们⤝拜倒在自己的罗裙之下,她们的一举一动不蜍是经过静⸇心思考的,完全是出自本能。

      无论容貌是否美丽,无论她们是否受过良好的ᮬ教养,她们身上总是有一⃚种졸魅力䔟,一种不同的男人感受也不同的魅力,但这坅种魅力都会引导一种结局,让旁슥人퐊发狂发痴。

      Ü这个在黑暗中如同看戏一般咂摸着味道的女人便是姜雨嫣,她此刻正静静的看着注视着二丫青涩而又美丽的面庞,在心中由衷的赞美着这个天生尤物。

      ט

      男人的动作也来越暧昧不清,灼热的气息在二丫的肌肤和发间散发,二丫被抱的也越来越紧,几次眼睑翻动ꗯ,似乎要转醒过来。

      禎 姜雨嫣沉默着看着这一切,用好看的鋹手指在掌心轻轻的拍打碹着节奏。

      “一”惔

      “二”

      “淋......”

      ໛“五”

      姜雨嫣在心中默默数到了五个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嘴角勾起了了然的微笑。

      “嘭!”

      原本牢牢地抱着二丫的男人动作慢慢的停꼮了下来,곞渐渐地,双手无力地垂在了二丫的身侧,脑袋也软软的伏在她的肩头。

      二丫眼睑微动,手指僵硬的蜷缩了两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下一片清明,全然没有晕迷之人刚刚转醒应有的迷茫之色龉。

      将身上的男人推开一些距离,用手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双颊,软着音调,一声又一声㖋地唤着:

      ˗ “大哥?ਮ”

      “大哥?”

      “大哥,你怎么了?”

      男人此时已经完全的失去了徐意识,双眼死死地焛闭着,一点儿回应也没有。

      二丫轻꿩轻的舒了一口气,将身上的男人完全的推倒在地上,脑袋恰好磕在了一块凸起的石头上,脑后很快便流出了一滩血迹。

      冷漠的撇一撇嘴,二丫弯身在自己的裙角处小心的摸索着,从最隐秘的角落里取出一根闪着寒光的针。

      举起自己的手腕,凑在眼前,借着模糊的月光细细的端详了片刻,蹲下身子,举起那个男人的手腕,依法炮制的戳了两个不大不小的口子。

      做完这些,二丫望着男人身上明显不属于这个村子的穿着陷入了沉思。

      良久良⛄久,还是伸手在男人的身上细细的探查了一番,拿走了他身上为䱃数不多的꒝一些碎银子和一柄雕刻的十分精美的匕首。

      最后,拎쾆起厅水桶脚步坚定的朝着一条路走了出去。

      对于身后躺倒着的男女人,连回头也不曾慴回头,仿佛方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ꀢ

      很快,二丫便来啜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村子웱里人人都来打水的地方,弯腰将两个水桶打满放在一边。

      ㈎侧ṑ着身子,将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了下넰来,当作帕子笧一般的将自己的身䌛上和头发间的血迹一一整理ὥ干净,然后又在첅清水里洗涤了自己的外裙。

      清澈的湖水在衣裙浸泡的㘋瞬间被染得血红㾆,几圈的涟﨡漪荡了下来,血色沉入湖底,便又恢复了ꖓ澄清透明,清楚的倒映着天上的一轮弯月翴。

      将满满的水桶摆放好,扁担横亘在멏两个木桶之间,二丫仔细的将自己刚刚洗涤过的外裙铺在扁担上晾干,自己则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湖边松软的土地上。

      就着天上水里的弯月,看着㺸平鰙静无波的湖面,任由自己的思绪远远的飘散,飘散在这浩瀚无뻇边的天地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二丫的头发被吹干了,衣裙也重新套回了身上,连村里的鸡叫声也隐隐约约的听见了。

      晨曦的光刚刚攀上二㊬丫的眉心,㠡二丫便㞚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微乎其微的变化,睁开了双眼,起身准备在村中众人前뢟来打水之前离开。 餡

      站起身来,二丫转了转自己的身子,活动䐳一下自己已经有些僵硬的手脚,便听到了一句令她差点肝胆俱碎的ࣱ话:

      “你杀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