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x一541初音实

      林澈与萧远山说话间,忽见林间冒出十余人,有老有少,服饰一般无二,还各㺧自拉着张大旗,如同游神一般。

      随后又疄蹦出五个穿着清孵一色黄葛布衫的男子,见林澈和萧远山围在中墝间。

      五个人都奇形怪状,有的双目圆睁,有的嘴始终咧着留着口水,还有一个就是林澈在信阳酒店遇到的耳环男。

      林澈看到耳环哥,便知道这些都是星宿派的人,刚要动手忽然听到一阵呜呜的笛子声。

       沿声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瘦的白衣人影飘行而来,虽然脸色青中泛黄,但却也颇为英俊。

      白衣男子一鏏到,那些那棋的人便开始大叫:“大师兄武功盖世,魧星宿휋派有此传人,定是更加要名扬天下。”“大师兄法力无边,斩乔峰,灭慕容,横扫中原!”“大师哥慊的内功当真超凡入圣,非同小可。”“当今之世,除了师尊之外,大师哥定然是天下无敌,北乔峰,南慕容,叫⬵他们来给大师哥提鞋子也不配。챾”...

      迚众人在这边喊着,耳环男指着林澈说道:“大师兄就是这个人,拿了东西。”

      白衣男子一脸邪笑,摇着折扇,冷冷道泓:“你就是乔峰?䁑看起也不怎样,ͅ在中原武人自相标榜的言语中都忘了自己是谁了,我们星宿㷤派的东西也敢抢!”

      这时,众人齐声高喊:“大폣师兄武襪功盖世,法耕力无边!”

      䴺 林澈看得一脸尴尬,萧远山也是一脸뺗懵逼。

      林澈指ꮵ着白衣男子셸说道:“这些人来是来杀你儿뇗子和你儿子小姨的人。”

      ҡ萧远山闻言,目露凶亐光,骤然隔空一掌拍去,那大师兄还沉淀在阿谀奉承ޓ之中,啪的一声,便一命呜呼了。

      众人雿见状,齐声“哦”了一声,登时四散逃离,纷纷骂道:“脓包货色,也出来现世,星宿派的脸也给你丢光啦!”“没点实力,还硬撑什么面子?十年ہ之前,我就知道你是生宿派中最大的败类!”“混帐畜生,无耻之尤!”...

      都是如此明目张胆的见风使帆,捧强饇欺弱,星宿派收弟子的方法也真有一手。

      萧远山跳入人群,如同虎入羊群。

      林澈看着都觉得残忍,ꖀ便先行一步走开。

      回到小镜湖,便看见段正淳正和阮星竹在阁楼外交谈。

      林澈又࿫向前拱手道:“段王爷,段夫人,晚辈ꥒ有些话想说。”

      段正淳早知林澈想说何事,但还是笑问:“林神医客气了,有话直说。”뚚

      林澈心想^他们都已经知道,也有打算,䃘便开口直说:“萧峰萧前辈托我来提亲,他想娶阿朱姑娘。”

      竲段正淳笑道:“林神医说话謟当真直爽,阿朱能有这段缘分ᄦ,闾是她的福气,只要她也愿意,我们也无意见。”

      阮星竹也忶在旁边笑着,她自是高鷎兴得不擁得了,能有萧峰这样一个大本领的靠山,他们这一生必ఫ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ꄊ。

      告别段正淳,林澈来阿朱房间找到萧峰,萧峰一听同意,也是欢喜至极。

      봕林澈道:“对了섄,到时可能还节有一个人要来。”

      萧峰不解问:“何人?”

      林澈想了想,쾐道。:“你恩公。”

      萧锋心中一颤,又惊又喜,心中也登时明亮,总算明白为何林澈会出现在聚贤庄,又突然出现救下阿朱,肯定是和恩公有关系!

      林澈也不管萧峰的脑瓜子是怎么转,反正忙完这墴事后,就可以溜了。

      时间一天天过,在林澈혦的医땩术下,阿朱也已经恢复如此。

      这天,小阁楼开始张灯结彩,消失不见的突然段正淳再次㟭出现。

      䜬萧峰与阿朱的成亲之日到来了。

      婚礼一切从简,毕竟一个是武林公敌,一个是情妇私女,想办大也办不了。

      䱔  靈就来了阿朱一家人和秦红텦棉母女,又加一个林澈。

      谁能⨳想象大名鼎鼎翃的丐帮頿前帮主乔峰,会在一个偏僻的小镜湖旁,安安静静的举办婚礼,所来宾客一桌人都凑不齐呢。

      可即便如此,萧峰还是一脸欢喜抲,除了是大喜之外,还是因有朋友要来。

      他素⢆来爱朋友如命,如今知己无一,聚贤庄被救后,就想结识这ᔣ一位武功堪与自己相匹的英雄,唓但对方却不想露面,泙萧峰还一度以为这人也是个鄙视仇恨契丹之人,所以不愿相见。

      㒬 捛렮如今听说他会来,萧峰甚是欢喜,如同会有웃大批怷宾客前来一般,早早就站在门外等候,可一直等到入夜,吉时将近,也不见䞖个人影,萧峰才黯然回厅内。

      此Ꮨ时大厅之内,段正淳坐在主位上,隔壁的主位空了出来,林澈坐在下面第一磤排,对面是位置空位,下面是阮星竹、秦红棉,再下来就是阿紫和木婉清。 ᵤ

      萧峰走进内厅,面色并没任何异常,而是神采奕奕,对着众人点头致谢。

      锣鼓铜锣声起,有人牵着阿朱走出,来到萧峰身旁,两人徐徐走到大厅中间,便在此时,楼外脚步声䆊起。

      众人听脚声骤急,纷湛纷看去。

      只见一道身影,从天而来,迅疾而至,恰好落在大门处,众人脸都看呆了。

      来人虽然已是六十余岁老汉町,但任然英气逼人,甚是威武,外貌身形甚Č至于萧峰一般,正是萧远山

      “儿子成亲,哪有老子不来的道理!”萧远山哈哈大笑點,在众人的茫然下,走到主位。

      段正淳不愧是皇얠室中人,率先回神,立马軛起身,对着萧远山拱手笑道:“亲家请!”

      萧远山拱手回礼,说道:“坐!”

      两人落座。

      萧峰惊喜交加,迟迟说不出话来,感到手掌来自阿朱的力ꞧ,才恍然回神,⟲连忙走成婚礼。

      礼后。

      ﷑ 萧远山哈哈笑道:“为了拿这东西,差点错过时间。”

      说罢,从怀里拿了个非常清透的玉镯放在阿朱手里。

      林澈虽然不懂玉,但看段正淳惊讶的表情ퟣ,就知道这玉镯肯定价值不菲,寻思这老家伙不会是去国库偷的吧?

      媪成亲的流程不会儿就结束了,阿朱被送␘回房去,女眷也自觉走开。

      萧锋再忍不住心疼中뙹躁动,拜伏在地,颤声叫道:“你、你是㣾我爹爹....”

      萧远山哈哈大笑,说道:ݳ“好孩子,好孩儿。”

      段正淳自知留下碍事,헓正恝要走开,便给萧远山喊住了。

      萧远山说道:“亲家,即是一家人,也不必避嫌,留ꖒ下⃧无妨,就是在下还闘活着一事,还请先不要外传。”

      段正稐淳拱手道:“放心쎎,必当守口如瓶。”

      段氏起于江湖嵳,即便成了⺵皇室,也常浪迹于江湖之中,所以自然明白江湖规矩。

      林澈自认不是一愗家人,就要走开,却也喊住了,不等对方开口,讪笑道Ґ:“三位前辈,其实你们要聊的事,我并不感兴趣,而且对我来说,可能太危险了。”

      林澈说得在理轭,就也没人能强求ꦋ。

      萧远山冷哼첫一声,说道:“随你便,就跟你说,少林在发英雄帖了,去不去凑热闹随便你。”

      林澈点点头就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