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公公中出的淫荡媳妇视频

      讲完张大师咱们再说说藏在豆袋里的那个神人。

      那人叫做李萌,如果要问张大师和白无年两个人对李萌的评价,要是私下틣里都是熟人,他们可能会讲:“这是一个智商接近爱因斯坦的三岁儿童。”

      李萌本人情商实在是低的令人发指,这不是开玩笑,这是以他以前的光辉웘事迹可以佐证的,这货今年25岁,是个医生,长相嘛······属于那种如果他去妇产科任职,怕是每天他所在的妇产科都会爆满,排号估计能从你老婆怀ູ孕排到你儿子满月,现在的小姑娘,真是㚖应了那句老侑话: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家境也是十分的殷实,毕竟白无年这套房就是从李萌他老爹那里买来的,这要是放在几十辋年鰪前就属于典型的该被批斗옠的对象,但是这小子24年来没成功交到一任女朋友,甚至从我的设定上来讲,这货可以说是精神洁癖之王了。

      用他ꂞ自己䲲的话来讲就是“这些女性她们的行为模式过于单一,我想不出有什么跟她们谈恋爱的价值。”

      鶯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在一个地摊上跟白无年几人吃烤串,这货不胜酒力,恰巧又多喝了几杯鍼,地摊上人很좋多,隔壁几个朝他抛媚꿝眼的女孩当时就愣住了,这一幕被白无年看在眼里,他喝了一口啤酒,没敢说话。

      倒是旁边的张大仙没个眼力见儿,提了那么一嘴,“怎么没有价值?”李萌当时就像是相声里的逗哏遇见了一个神辅助,当时就举着个酒瓶就站了起来,“我每天朝九晚五上班八小时,早上6点起床开始做早饭,7点做完,7点半吃完洗盘子,然后洗个澡8点20分,再然后上鋱班,5点下班,5点半左右到超市,买食材,等我买完6点,然后ꨣ做饭,吃完饭7点半左右,开始看书看完9点,开始夜跑,回来10点半,洗个澡然后睡ࡘ觉,我的日程表是满的,跟女孩子在一块儿太浪费时间了啊,㨹嗝~”

      当时张大䟀仙有点上头,理不清李萌这番话的头绪,哑口无言,所以只能坐在小折凳上嘟囔着喝着啤酒。白无年则在一边时刻注意着周围几桌的动向,匱提防着不知会从哪个方向飞来的酒瓶子,并暗自抓着自슽己的手机准备随时拔腿就跑。

      作为一个有执照的心理医生,做的事情跟律师也算是差不多的,只不过一个是罗列条例反驳对耩手,另一个是反面思维忽悠病人,就李萌的这套歪理,白无年完全可以以一句,“晚上10点喝着啤酒吃着烤串的夜跑青年看起来㩔真的酷炫呢。”让李萌乖乖坐下继续撸串。

      但当时白无年没有那么做,因为那样会很扫兴的。白无年一直很期待自己的人生쒛能够有乐趣,他饶有兴致的看着隔壁那桌。期待䦳着会发生点什么,但是隔壁那桌人,很快就结了账走了,让他感觉很扫兴。

      这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白无年的思绪。

      “我估썢摸着老木和他媳妇俩人在外面买了三个僛多钟头的菜,也该回来了,我去开个门。”张大仙嘴里骂骂䆈咧咧的,向着门口走过去,顺道整理了下他那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

      张大䙈仙打开门一看果然是老木和他媳妇两人,这货直接从老木手里抢过了塑料諪袋,开始在里面鬴翻找起来お,“我跟萌萌俩人都饿了三小时了,你俩人去个超市去了三个小时,也真是佩服。”

      他从塑料袋里掏出一根黄瓜,洗也不洗,拿嘴就开始啃。一边啃一边嘴上还不停,一直调侃着老木他俩人。

      老木站在旁边腼腆的笑着。

      说起老木这个人,其实也是一个狠人。

      老木大名叫做木明坤,年少时混迹各个三流社会群体,江湖上也算是赫赫有名,属于那一霉种你砍我一刀,我一定还你三刀的性格。

      后来不知为何浪子回头,仿佛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个五讲四美树新风道德理想新风尚陖的新时代五四好青年。

      这事儿湘,其实跟白无年有很大的关系,但是你看,咱这本书只鋃写到了第二章,这种内容我要现在写出来,那就没法儿往뼵后面琉码字범儿了,咱这个ㆸ也先不表。

      咱再说一说踏进门里的最后一个人,这人现在也不算什么重要人物⪝,蹧暂时的话,她的身上只有两个标签,一个就是老木的老婆,另外一个就是白无年家小区边儿包子铺的老板的女儿。

      说来ኮ老木跟他媳妇认识,跟白无年还有不小的关系,那是一个寒冷冬季的早晨,他们四个人晚上看了一夜的电影,翻ꝿ腾的找了一个多钟头,䭞愣是没在白无年巏家里找到除了矿泉水以外的可食用物品,鴙于是就相约一起去࿊小区外早点铺买包子吃,买包子啥的挺正常,但吃完包子之后老木就看上了人家的姑娘,这就有那么一点不地道了。

      那包子铺老板跟白无䋆年也算是熟识,毕竟这货也算常客,但自从那次四人一起买完包子之后,包子铺老板每次看到白无年来买包子都会翻白眼。

      家里的姑娘亭亭玉立,就这么被人拐跑了,同伙还隔几天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在你面前晃一晃。├这事儿搁我身上我也不会爽,怎么想都觉得心里不是个味儿。老木媳妇儿把手上的小袋子,往走廊里烙面一放,跟老木说了一声稲,就下去给自家包子铺帮忙去了。

      这时李萌开口了:“木嫙哥,你仨钟头你就带回来这两袋这东西?”

      老木一看自己媳妇走了,胆气上来了,整个人显得不那么拘谨了,摆了摆手,一脸无奈的说道:“别提了,刚刚去小区门外超市买东西,被我老丈人看见,给他抬了两个半小时的面粉,뻐这东西还是从包子铺顺手拿过来的。”

      然后他摊着手坐到地上:“앵你说我老丈人放着家里两栋楼收租不干,每天早上五点准綆时起来开始卖包子,他图的是什么呀?”

      “开心呗。”一旁的张大仙儿,嘴里啃着黄瓜,还一个不停的说缱着,“还别说,你溺老丈人家卖的包子真氧不是假好吃,以后要是哪天我不ᎌ做律师了,我就厚着脸皮到你老丈人家,学他的做包子手艺。”

      “一年,只需要一年时间。”张大仙一脸正经的섮举着一根手指头,“我就能把你老丈人家的两栋楼给吃韋没了······”洧

      “这是值得你骄땈傲的事情吗?”白无年一边收拾着电视柜,忍不住扭头吐槽道。“李少爷你看看,老木带回来的这堆食材,今天晚上就交给你了。”

      四人就在白无篢年这小房子里,吹牛打屁䔖外加玩着游戏,期间李萌閪做了一顿饭,四人在一块狼吞虎咽了一个小时,一直嗨到晚上8点。

      然后老木媳妇儿꾁给老木打쪶电话,于是老木便提前告辞了。

      李萌也有点感觉熬不住了,感叹岁月不饶人,然后也紧跟着老木的脚步,遁出了白无年家门。

      张大仙倒是陪着白无年,一栺直玩到晚上11点多才起身告辞。

      白无年等着张大仙走了之后,下楼溜㺛达了一圈,便拿着一身行头,到自己家靇小区外的十字路口摆弄了好些时间。

      “得了,今天晚上还得继续好好干活。”白无年在路边自言自语。

      咱之前也讲㯣了,白无年也是有正当职业的。

      专业来讲的话就是心理医生,但咱싟也知道,心理医生这个行옠业,看看咱身边儿搸,很少会有的人从事这个行业,算是个稀缺职业。ꙅ

      咱夏国的人普遍觉得花钱去找心理医生,还不如去找个庙里拜拜佛,更能给心里一个依靠。

      于是白无年的正经职业Ꝙ虽然是一个心理医生,但是偶尔呢,还是会搞一搞其他的副业。

      比⅛如说像现在这样,找一个四下无人的十字路口做个法事。召唤来一两个孤魂野鬼,帮助他们超度往生,然后他们就会把Ṁ生前一些钱财转赠给白无年。

      说白了就是赚死人钱。

      说实摩话,干这个这么久,白无年至今为止都䢟没遇见过同行,看来这行也是一个稀缺职业。

      那些游离于世间的孤魂野鬼们,讲明白点儿,就是心里有些事儿放不下,所以才不愿意转生,其实都是藃很好说话的。

      要是对面这鬼真的偏执的要死,老爱钻牛角尖儿,多劝两句,这鬼想通也就没事了。只要不是什么千年老妖万年老鬼的角色,白无年这个有着正经心理医生执照的人了解完情况,三两句话下去,人自己就去投胎了。

      偶尔的那一些老妖老鬼之类的⊕硬茬子确实不太好对付,虽然多数时候白无年都有惊无险的度过去了。但也有两次섋,他也差点把命都交代到那里。

      ⨚ 于是之펰后他便想了很多办法为自己设下了一个保险。

      “晴子,出来干쟘活紫了······”白无年嘴里轻轻的念到。

      一阵风吹来,百五年的身边多出了一个模糊的虚影,这虚影便是白瀜无年设下的保险。

      챁这货虽然是一个能够通灵的人吧,但你要真说普通成年人的身体能力能够对付那些超自然的东西,自然是不太可能啦。 Һ

      白无年本人鶦也是在看了上百部僵尸电影之后,才恋恋不舍的放弃了自己举着桃木剑,穿着道袍,捉鬼降妖舧的想法ὖ。

      转而开始用起了要用魔法对付魔曕法的梗。

      既然人没办法去对付鬼,那鬼就有办法就是鬼喽。

      于是白无年找了一个愿意合作,又法力高强的鬼守在自己身边。这就跟找保镖是Ⓜ一个性质。

      面“晴子,你就站在䃃我身边不要乱跑。”白巫年对晴子交代道,“真要对面是个不懂事儿的,看我眼色行事,我一喊,你就上去就拿拳头削他丫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