恸哭的女老师

      说起国内的摇滚乐历史,其实并不长,从国外传进来到自行发展,满打满算差不多只有五六个年头,正好与改革开放的时期差不多。

      䯑尽管发展了好几年,但上面人觉得这种歌봣曲风格太过吵闹,加上83年严打,摇滚乐手又很讲究特立独行,奇装异服留长发,⡱很容易被认为是地痞流氓,所以一直是处于地下阶段。

      一直到198㵁6年5月,发生了一个影响国内摇滚乐坛未来几འ十年ﱕ的大事!

      ꫙ 为了纪念国际和平年,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的编辑吴海岗提议举办一场大型音乐会,这ẅ也很快得到了上面人的同意,随后向百余名国内䄿目前最当红的歌手发╁出邀请,这其中也包括名声渐起的䈔摇滚歌手崔建。

      受邀的歌手们,在5月9号国际和平年音乐会上,纷纷登上了这个大舞台。

      当时崔建穿了一身大衣走上舞台,演唱了他的新作《一无所有》,向全国人民展示了什么叫摇滚乐。

      随后的“世界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的纪念专辑中,也收录了崔健演唱的《一闀无所有》、《ؽ不是我不明白》,这也标志؃着中国摇滚僄乐的正式诞生。

      往㇏后短短䧞数年时间内,摇滚乐也成为了国内歌坛的新浪潮启,这也是为什么崔建被评为摇滚第一人的缘故。

      如今已经是十月,距离崔建登台已过去数月有余,北京无数的青年,纷纷以他为偶像,拿着新买的贝斯或者吉뱖他,呼朋唤友,想要成为跟崔建一样的摇滚歌埝手。

      “铮……”

      还在李燕歌回忆自己曾经听过的唐朝乐队歌曲的时候,戴着黑色软绵耳机内传来了一阵刺耳的贝斯声。

      他眉头一皱,抬眼望向里面的录音室,就看到丁武朝着自己这边挥了挥手,上前拿켐着麦克风说道:“接下来这首歌是我们最近新写的,名字叫做《再见我的朋友》”

      话焽音刚落,丁武朝着旁边都眼镜男点了点头。祷

      眼镜男心领칑神会,右手拿着夹片用力一扫贝斯,随即快速弹奏起来。

      起了个开头后,圆脸男人开始敲起架子鼓,另外两人一个弹电子琴,一个用贝斯做和音。輒

      四个人的音乐交织在一起,谱写了一段动感十足的前奏,丁武身前挂着一把贝斯,大步走到麦克风前,高声唱道:“再见我的朋友,再见我的朋友…魢…”

      吵!

      很吵!

      非常吵!

      听到这首歌,李燕歌脑海里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吵!!!

      无ﻆ论是丁武这个主哭唱的歇斯底里,还是两名贝斯手,亦或者打架子鼓还是弹电子琴的,这五个人无一例外,全都是往高音方面去堆砌。

      尽管李燕歌没往摇滚方面去深焭入过,但也听了好多年的摇滚乐,国内外大大小小的知꨿名ퟹ乐队或多或少都᳊了解곤一点,很少有摇滚乐队像丁武现在这样歇斯底里的去演奏。

      这种感觉颇有点重金扡属的味道!

      听着听着,李燕歌实在受不了的摘下耳机,看了眼身边在录音调音的张晓伟,很是駓佩服他居然能輿坚持听下来。

      要知道里面唱的歌,就好像一堆重杂音硬生팀生的堆砌憶起来,初听爆炸,再听还是爆炸!

      돾这首歌录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一直到张晓伟这边朝龤着玻璃墙内比了个OK的手势后,丁武那边才叫大家停了下来携,放下贝斯,打开门从录音室走了出来。

      进了调音室,丁武ᄷ笑着道:“怎么样?录得如ᘴ何?”

      ⱍ“很棒!”张晓伟竖起一根大拇指。

      낒 “其实我觉得还能唱的更好一点,只是嗓子不行了,昨天跟他们喝了不졿少酒,嗓子麚有点哑。”

      奻帐丁武捏了捏喉咙,颇有点懊恼的样子,随即他抬头看了眼边上的李糯燕歌,嘴角一笑道:“㾡怎么样燕歌?我这首歌唱的如何?”

      你觉得如何?

      李燕歌很想吐ﱉ槽一句,㘜这歌唱的真烂,词写得也烂,曲做的更烂!

      襎不过凝考虑到两人初次见面,之前丁武一直很热情,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说听起来还不错。

      墠丁武一眼就看出李燕␝歌口不对心,倒也没生气,哈哈一笑道:“你这是䦗第一次听摇滚乐吧?刚刚我在里面看到你エ摘了耳쁪机,是不是感觉很吵?吵就对了,这就是摇滚,发泄自己的情绪,ﲄ要的就是这个态度颲!”

      聶“刚开始听是挺吵的潭,不过后面听着还不错。”李燕歌倒是没想到被看穿,讪笑两声,又圆了욽一句。

      “这就对了,摇滚就是这样。”

      丁武说完,其他的几人跟着进来了。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开始讨论刚刚录的那首歌。

      此时,张晓伟踹把录好的歌曲保存好,随即跟李燕歌说道:“你不是要录吗?进去吧。”

      “你先录那个埙,我还没听过这个乐器的声音是怎样的。”丁武说完,右手拍㾍了拍张晓伟的肩膀道:“老张殣,你听过埙吗?”

      “埙?”

      张晓伟看向李燕歌手上拿着的椭圆形陶土㭊,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下说道:“之前听人说过央音的赵教授几年前在湖北歌舞团的时候用这个乐器演奏过,但我没听过,也是第一次见到实物。”

      陶埙虽然传了几千年,但到了清朝末年,因为一直被皇家收为宫廷之器,民间甚少流传,所以人们除了在欣赏宫廷雅乐时还可偶而一샋闻埙乐外,几乎不记得还有埙这样一种乐器了。

      到了三三十柭年代民国时期,在公演࿛中埙乐几绝于耳,倒不是说没人会了,而是会的人已䖘经很少很少,也没有几个拿到明面上来演⥊出过的。

      一直到1983年,赵良山教授首次用埙在湖省歌䔌舞团中演奏,才渐渐地流传开来。

      “那你今天可就开了眼了!”

      丁武朝着李燕歌道:“让我们这些㖘土豹子们听听埙的乐声如何멬。”

       听셞此,李燕欏歌哭笑䰁不得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೫

      祯 进了录音室,就见到丁武贴着玻璃墙竖起一根大拇指,李燕歌也款是走到麦克风前,┮看了眼旁边的收音器,有点远,稍微拉近一点,找了个鎑凳子坐下后,对着里面的张槽晓伟比了个OK的手势。 렝

      ㌄ 随即李燕歌吸了口气,舒缓下心情后,双手捧着埙缓缓放ਪ到嘴边,轻轻地吹奏起来。

      埙的声音볗很有特色,静幽幽的,凄凉凉,给人一种空ꁑ灵寂静的感觉。

      ↉这是从未听过的音色,让丁武微微一怔,愣了半天,随即眼前一亮道:“这曲子还挺好听,你们以前听过没흥?”

      圆脸男人想了想,说道:“没听过。”

      眼镜男跟后面的两个贝斯手也是同样摇摇头。

      “都别说话!”

      张晓伟大声呵斥几人别说话,双手捏紧戴在耳朵上的黑色大䯬耳机,避免被旁边几人的对话禄吵到,聚精会神的开始聆听起里面李燕歌吹得这首曲子。

      丁武几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他们还是头一次看到张晓ᑀ伟这个样子。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