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生活时尚>

      李公的一只脚仍然卡在马鞍里,惊马四蹄乱蹦,带着他左眘一下右一下㴹,随时有丧命的可能。曾小鱼回头看倞到赶上来的王喜,ꄎ大叫道,“断马鞍,快!”

      王喜愣了一下便向惊马扑侽去,一刀斩毶断马鞍,惊马嘶鸣一声发足狂奔,沿놭着陡坡掉下深沟。这边曾小೛鱼把李公硬生生拖了出来。

      李公惊魂未定,颤声道,“是绿毛엄鬼来了吗?”

      曾小鱼看了一眼深不到两米的“悬崖”웁,咬牙道,“是不是ᮒ绿毛不知道,鬼肯定是来了。哥几个,拼了性命不要也要保护好李公!”

      魏得柱铁塔般挡在李公嫏前面,“放肍心吧,有我魏得柱在,谁也别想过来!”

      ᰻ ⿂嗖!

      一支暗㶾箭袭来,正中魏得柱小腿,他大叫一声扑通跪地,曾小鱼知道暗中有人,大喊一声“下去!”当先跳下“悬崖”。

      所有人都跟着跳了下来,马匹舕车辆涧暂时顾不上了。

      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千百支暗箭破空而过,却无一射中目标。

      曾小鱼扑到魏得柱身边问道,“老魏,你怎么样?”

      魏得柱汗都下来了,咬ዮ牙道,“没事,死不了!”

      曾小鱼扯开他受伤的小腿一看,伤口周围一片紫黑,血都蛆不流了,急道,“老魏,箭上有毒!”说着蹲下身来,꧍把魏得柱小腿放到自己膝盖上,俯身吸出一口黑血吐掉,接着再吸另一口。

      ྌ魏得柱一把把他推开,“小鱼,你疯了?箭上有毒,你䄓吸出来的血里也有毒,死我一个就够了,你也想死啊?”

      曾小鱼再次把ぐ他的腿拉回来,“咱们都要好好活着,谁也不能死!”他一口⌡接一口地把魏得柱腿上黑血吸净,直到吐⦀了两口都是鲜血时才停下,“行啦老魏,没事了!”

      魏得柱眼中泛光,重㐶重地拍了他一下,“小鱼兄弟,老哥欠你一条命!”

      靫 他촅话音刚落,李炎惊叫道,“小鱼哥,李公晕匙过去了!”

      曾小鱼回头一看,只见李公脸色苍白,双目紧闭,胳膊上插着一只短箭,已经没有了知觉。

      ힺ他撕开李公衣袖一看,箭ꗾ伤处紫ି黑一片,而且正在沿着小ᱧ臂上行,急道,“赶紧诛把섵他放平!”묃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李公放倒,曾小鱼对于处理箭伤没有经验,看向魏得柱,“老魏,咋办?”

      魏得柱握住箭柄用力一扯,短箭拔出,却也带⷗起了一片黑血,李公大叫一声睁开双眼。

      曾小鱼如法炮制,一口口把他胳膊上的黑血吸净㾷,让人把伤口包扎好,他自己却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帮人家吸毒血,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碰?不过毕竟不多,他很快醒了过来。

      씑 李炎眼泪都下来了,抱着他哭道,“小鱼哥,涕你꩒可醒了!”

      十几상双眼睛看着自己,ꆃ曾小鱼捂着额䈷头坐了起来,“你们看着我干什么,李公呢?”

      “묚小鱼崽子,咱家没事。”李公正笑吟㘓吟地看着他肞。曾小鱼松糟了口气,“我的亲鑆娘啊,李公李大人,您一个人牵彊着我们这么多人的小命呢,您可不能有事。”

      蔇춻李公恨声道,“绿毛鬼子太也猖狂,连咱家的车马都敢劫,真是活腻歪了!”槺

      曾小鱼忽然嘘声道,“别说话!”众人不由ꅨ得一愣,纷纷噤声。

      只听上面传来说话声,“人呢?哪儿去了?”

      “应该掉下去了!”

      娶“掉下去?掉下去还能活吗?咱们回去复命吧!”

      优 “不行,将军交代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尤其是那个姓李的阉人,必须找到。”

      鬫曾小鱼看向脸色惨白的李公,又看虳看其他人,几人퓀同时道,“不是沩绿毛鬼魄?”

      李公咬牙切齿就要往上冲,被曾小鱼拉住,“老祖宗,您消停会儿吧,我去!”

      他刚要动身,身边的王喜低声道,“小鱼,还有十几个兄弟也中箭,我们不会处理啊!”

      曾小鱼看向李公,鞥李公叹૑了口气低声道,“救人要紧,不过……”

      曾小鱼沿着深沟走了一圈,发现那十几个人因为中箭时间太长,已经全身发黑,救不过来了,刘大和刘二兄弟俩也在其中。他只能叹了口气,向李公要Ꮃ了一张纸,把每个人姓名来处记下鳘,就地掩埋。

      处理完之后,上面再没有声息,众人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经过这一通折腾,每个人的情绪都很低落,尤其亲眼看着身边的人死去,那种心理上的冲击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싪了的。而婓曾小鱼成功救活了魏得柱和李公,他立ㅕ刻成了这群人眼中的救星和主心骨。

      ꆠ 总在下面趴着也不是个事儿,他向上看䑪了一下将近两米高的崖顶,虽然有詹个斜坡,可是要想顺利诟爬上去,还是不容易。他问道,“谁能上去?”

      “我!”䂰魏得柱第一个开口㗆,曾小鱼摇摇头,“老魏不行,腿上有伤不能行动,还有谁?”

      结秛果问了一圈,只有他身边的王喜ᄟ应答,砬李炎也想跟着,可曾小鱼知道他上不去,让他好好照顾李公和魏킇得柱,自己带着王喜象灵猫一样爬了上去。

      车马都在,安安静静地呆在原地,在暗夜中仿佛幽灵一般。

      四人松了一口气刚起身来,忽听前方传来呼喝声,“什么人?Ř”那声音听起来极为别扭,曾小鱼和王喜登ហ时色变,“绿毛鬼?!”

      嗖嗖嗖!十几条人影把他们团团围住。

      ꒪ 怎么办?王喜紧张地看向曾小퓯鱼。

      短暂的慌乱过后,曾小鱼转身看向围上来的人,“谁是你们的头领?”

      其中一人道,“你们是谁?见我们头领干什么?”

      籌曾小鱼道,“将军让我们在这里等你们的人交接,人呢?”

      “我在这里!”一个身材略高的壮汉ꨘ走了过来。

      曾小鱼冷冷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깙操着低沉的嗓音说道,“三上小君!你们将军没告诉你ࢦ?”

      짬缯曾小鱼把王喜叫过来,头碰头耳语道,“沉住气,探䔶探口风再说。” 쭾

      㾃 王喜点头。曾小鱼转身道떲,“三폙上小君是吧?为确保万无一失,有几个问题需要确认,请小君大人配合。”

      三上小君摆摆手,让四周的人散开,上前两步说道,“你问㳵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