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情感>

      唐书中记载,李显是安乐公主和韦后毒杀的,不可信!

      这只不过是为了政变时有쫵个理由罢了!

      쬚 政变结束后,两人都被以礼改葬了。

      如果她们真毒死了中宗,怎么还能认可她们的身份、以礼改葬。

      䄚 并且他俩毒杀李显动机也不充分,李显在一日,这两人就能挖无法无天一日。 ᓿ

      根本没必要那么仓促的送李显上路。

      唐隆政变跟神龙政变比就容易的多了,甚至都不需要相王李旦出面,就太平公主和李隆基振臂一呼就搞定了!

      “及唐隆元年六月,韦后作逆称制,伪尊温王。玄宗居临淄邸,愤之,将清内难。公主又预其谋,令男崇简从之。及立温王,数日,天下之心归于相府,难为其议。公主入启幼主,以王室多故,资于长君,乃提下幼主,因与玄宗、大臣尊立睿宗。公主频著大勋,益尊重,乃蘫加实封五千户,通前满一万户。公主子崇行、崇敏、崇简三鵄人,封异姓王;崇行国子祭酒,四人九卿三品。每入奏事,坐语移时,所言皆听。荐人或骤历清职,或至南北衙将相,权移人主。军国大政,事衣必参决,如不朝谒툍,则宰臣就第议其可否。”(《旧唐书》)

      对李重茂뉢这个笨侄儿,太平公主甚至直接走上了龙椅,一把就给拎了起来。

      䧝然后又把不情不㰛愿的귺李旦给按蔉在了龙椅之上。

      韦后、安乐公主、武延秀、“上官婉儿”等韦、武二党中人윲,全部死于乱军之中。

      而李重茂尽撌管当时没被杀,但被贬梁州,然后不到一年就不明不白死了!

      成了唐朝唯一一个不被认可的皇帝。

      这已经是五年内的第三场政变了,韦后在景龙政变后特意把玄武门改成了神武门,但依然没有改变李唐王朝政变频发的情况。

      唐隆政变不是开始更不是终结!

      李旦登基后也正式改元景云。

      太平公主实封万户,与薛绍生的三个儿子全部封异쳌姓王,政事堂七个丞相,五个是她的门下。

      李旦对其更是言听计从,所有政事若没有问过太䎣平公主的푂意见,都绝不批复。

      但这些都已经与叶法善无关了,叶法善在政变结束后⁘的第五天就已髒经轻车简从的离开了洛阳。

      没有特意通知任何人,但他相信该知道的人一样会知道。

      컗 果然肃章门外送客亭,李隆基早已是等候多时了。

      “道元、待诏,可是让我久候啊!”李隆基也是见面就开起了玩笑。

      陪在叶法善身边一起出行的当然是上官婉儿,只是已经是换툺了一身道袍了。

      现在上官婉儿已经㍜是假死出宫,称呼“昭容”自然是⻺不合适,所以李隆基也是选择了武皇在时,上官婉儿的称呼:“待诏”。

      “太子朝事繁忙,不必特意相送的!”叶法善也是说到。

      上官婉儿则是很졦自觉的在旁帮两人开始斟酒。

      “莫要胡言!长幼有序,太子自有大哥会做!”李隆基嘴中说着谦辞,眼上的笑意却是丝毫不加遮掩。

      “大郎生性醇厚,且无心权势,太子之位必不会就。殿下也不必谦让,这几日册封的诏书就该下来了!”叶法善自然敳知道李隆基只不过是嘴上谦虚罢了。

      叶法善口中的大郎就是李旦长子,李隆基的大哥,宋王李成器长。

      让太子位这件事,李成器早就已经和李隆基䦩有了默契,自然是知道无非就是这几日罢了。 ꈑ

      㽪 现在被叶法善说破,索性也就不强自争辩了,算是默认了。

      听到这话,上官婉儿自然也是立刻道贺。

      酒过三巡,李隆基也是说起了正事:“这几日圣上还在为禅让登基和大赦天下쫞之事忙碌,可能未必来得及下诏。并且有些事也确实不方便明发诏令。这一物你先收着,日后当有用。” ꐠ 

      说完也是从怀中拿出了一方小巧玉印,正是那临淄王印。

      过几日如果真如叶法善所言,临淄王李隆基册封皇太子,那这方小印可就相当于东宫太子之宝了。

      这东西实在是太过贵重了。

      叶法善有心推辞,但却还是被李隆基拦了下来:

      “莫要推辞,有这方印在,各州府兵马你都可调动。你此去整肃道门,难免得罪些宵小之辈。若真有些门派食古不化的,直接大军扫了就是。”

      这也就是为何道门、쬾佛门往往依附朝廷的原因,纵盝然道法高深,但毕竟寡不敌众。

      面对训练有素,配合默契更兼杀气腾腾的职业军人,几百或许还能一试,真的如果成千上万的话,就是神仙也得避让了。

      叶法善尽管道法精深,但想到道门终究是ᶬ藏龙卧虎,有这方玉印在,确实也可以省不少事,所以也就没再推辞。

      ⯥正事说完,李隆볡基也就先行离开了。

      퓵毕竟尽管还没太子之㭄名,但已经是有了太子之实了,朝堂之事也离不开他。

      李隆基走后,上官婉儿和叶法善在那凉亭内又待了半个时辰。

      “走吧!”叶法善喝完最后一杯酒也是终于开口说铘到。

      “再等等吧,或许太平有事耽搁了!漬”上官婉儿却依然⧓抱有幻想。

      “三郎尚ꟻ且知道提前等在这里,她若真有心,哪里会赶不到?!”可惜这点幻想还是被叶法善无情的打破了。

      城楼上痴痴的芹看着两人的太平公主,终究还是没有出现。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天涯陌路,后会无期。

      熹我是鳬一个拓严谨的作者,所以有些东西又要解释一下了。历史上,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关系极好,如果有兴趣的人可以拿来写写女同题材。

      上官婉儿死于李隆基之手之后,太平公ᆁ主非常悲痛,之后骸骨的收敛和安葬都是太平公主一手负责的,并且脋还每年都派人祭祀。

      ॶ 她还帮上官婉儿恢复名誉,追封谥号惠文,还派人收集上官婉儿的诗作,出版成集总计二十卷ᰅ,并让当时的宰相张说为之作序!

      要知道在唐᪋朝,女性只有皇后和极少数的公主才有谥猾号,上官婉儿是惟一的例外,并且谥号还非常好。

      上官婉儿猔的墓葬在20黟13年就已经发现了,就葬在太平公主的第一任驸马:薛绍;儿子:薛崇简;女儿薛氏的旁边。

      太平公主明显是把上官婉儿当做自己人对待的,并且还亲自拟定了上官婉儿的墓志铭,最后几句情真意切,非常感人。

      숺 夫道之妙者,乾坤得之而为形质;气之精者,造化取之而为识用。挻埴陶铸,合散消息,不可备之于人。备之于人矣,则光前绝后,千载其一。

      婕妤㗛姓上官,陇西上邽人也,其先高阳氏之둁后,子为楚上餹官大夫,因生得姓之相继。女为汉昭帝皇后,富贵勋庸之不绝。曾祖귝弘,随(隋)藤(腾)王府记室参军﹑襄州总管府属﹑华州长史﹑会稽郡赞持﹑尚书比部郎中。与谷城公吐万绪平江南,授通议大夫。学备五车,文穷三变。曳裾入侍,载清长坂之衣冠;仗剑出휬征,一扫平江之氛祲。

      祖仪,皇朝晋府参军﹑东阁祭酒﹑弘文馆学士﹑给事中﹑太子洗马﹑中书舍人﹑秘书少监﹑银青光禄大夫﹑行中书侍郎﹑同ĭ中书꣮门下홠三品,赠中书令﹑秦州都督﹑上띢柱国﹑楚国公䖅,食邑三千户。粢波㟧涛海运,崖岸山高;为木则揉作良弓,为铁则砺成利剑;采摭殚于糟粕,一令典籍困穷;错综极于烟霞,载使文章全盛。至于跨蹑簪笏,谋猷庙堂,以石投水而高视㍒,以梅和羹而独步,宫寮府佐,问望相趋;짠麟阁龙楼,辉光递袭。富不期侈,贵不易交。生有令名,天風雨文学;没有遗爱,玺诰及于穷泉。

      父庭芝,左千牛,周王(李显)府属。人物本源쐴,士流冠冕。宸极以侍奉为重,道在腹心;王庭以吐纳为先,事资喉舌。落落万寻之树,方振国风;昂昂千里之驹,始光人望。属楚国公数奇运否,解印褰裳,近辞金阙之前,远窜石门之外,并从流㫥迸,同以忧卒。赠黄门侍郎(西台侍郎П、同东西台三品)﹑天水郡开国公,食邑三千户。访以荒陬,无复藤城之榇;藏之秘府,空余竹简之书。

      婕妤,懿淑天资,贤明神助。诗书为苑囿,捃拾得其菁华꫇;翰墨为机杼,组织成其锦绣。年十三为才人该通备于龙蛇,应卒逾于星火。先皇拨乱反正,除旧布新,救人疾苦,绍抶天明命。神龙元年,册为昭容뿜。以韦氏侮弄国权,摇动⌗皇极,贼臣递构,欲立爱女为储;䒩爱女潜谋,欲以贼臣为꺂党。昭容泣血极谏,扣心竭诚,乞降纶言,将除蔓草箸。先帝自冕存宽厚,为掩瑕疵;昭容觉事不行,计无所出。上之,请擿伏而理,言且莫从;中之,请辞位而退䥜,制未之许;次之,请落发而出,卒为挫衂;;下之,请饮鸠而死,几至颠坠。

      先帝惜其才用,慜以坚贞,广求入腠之瘆医,才救悬丝之命。屡移朏魄즗,始就痊平。表请退为婕妤,再三方许。녴暨宫绐车晏驾,土宇衔哀。政出后宫,思屠害黎庶;事连外戚,欲倾覆宗社。皇太子冲规参圣,上智伐谋,既先天不违,亦后天斯应,拯皇基于倾覆,安帝道于艰虞。

      昭容居安以危,处险以泰。且陪清禁,委运于乾坤之间;遽啅冒铦ᆵ锋,亡身于仓卒之际。时春秋四十七。皇鉴昭临,圣慈轸悼,爰造制命,礼葬赠官。太毤平公主哀伤,赙赠绢五百匹,遣使吊祭,词旨绸缪。以大唐景云元年八月二十四日,窆于雍牨州咸阳县茂道乡洪渎原,礼也,龟龙八卦ಓ,与红颜而并销,金石五声儿,随白骨而俱葬。

      Ⲁ 其曰:

      㲦 巨阀鸿勋,长源远系。冠冕交袭,公侯相继。

      爰诞贤明,是光锋锐。宫闱以得,若合符契。

      潇湘水服断,宛委山倾。珠沉圆楡折,玉碎连城。

      甫瞻松槚,静听坟茔。千年万岁,椒花颂声。

      は最后八句可以要求背诵并默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