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念推理>

      ‘休想喂我吃虫子!’丁文吓了一跳,黢连忙抓住那女人的郷手腕!

      䧦这举动让那美艳的女人微微ﯳ一怔,旋即又似会意了那样,犹如沉默岭夜㲇晚的玄藪女踥那样,节奏疯狂……

      虫子丁文不想吃,但此情此景的滋味嘛…忊…让他根本没工夫想别的。

      很快,一切归于平静。

      丁뾌文躺倒,也觉得疲惫。

      那美艳的女人扬了扬手指夹着的虫子,声音抚媚的问了句:“少主还吃吗?”

      눓“不吃!以后都别拿虫子给我吃!”丁文激动的大叫,他想到刚才应该是先变成虫被⣇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吃下去的事情,胃里就一阵翻腾!

      “少主一直喜欢吃地精虫,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还能让少主雄风大振……”那美艳的女人声音也不急切,这些话说出来时,丁文㳇已经通过现在这具身体的记忆,明삦白了许多事情……

      这具身体是附近的乡首之子,糠大晴派治下,十村设一位乡主,若干乡主中设一位乡首。

      面前的美艳女人叫雪莲,负责贴身服侍这位少主,却不是妻妾ᔕ关系。

      丁文根据记忆,这位少主其实知道雪莲是二夫人的心腹ᙨ,却一直假作不知。 삡

      少主的亲᫫生母亲早就不在了,他父亲的二夫人也有一子,少主从小身体虚弱,也ᚵ知道二夫人并非善类,于是早签早就主动放弃了继承其父的位置。

      这位少主既不敢在他父亲面前表现自己,体质孱弱的他也不能修行,别的事情他也没有兴趣,就一直吃喝玩乐的胡混,挨了父亲责骂就故意去二夫人那撒娇求救,二夫人见他不成器,既没野心也没能力,也就熯假以颜色,表现的可怜他早早丧母,事事包庇,还在少主的父亲眼里得了个好形象。

      二夫人表面对这位少主宠溺,其实仍然防备,所以把心腹安排了服侍少主,又以关心少主身体的名义弄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给他吃。

      事实上以这少主的体质,沉溺酒色本就伤身,长期吃药加上各祯种稀奇古怪的玩意更会增加身体的负担,只会垮的更快,活的更短。

      少主心里也明白,但假装不知道,每每吃什么猼他都假装顺从喜欢,后来⪨吃ᯈ上地精虫了,他就借故特别喜欢又说感觉有效,嚷嚷着以后都只吃地精虫。

      其实少主是觉得,相较于是药三分毒,吃地精虫对身体没什么害处,他只吃这个就是自救。

      ‘这位少主也挺可怜,从小独自应付恶毒的二夫人,这个雪莲抚媚动人温柔顺从,其实分明得了二夫人命令,想方设法的时刻撩动这位少主,甚至还上各种药밥物,根本是想快些把他害䠝死!

      二夫人不愿意这位少主结婚生子,嘴里说让他调养好身体了茾再娶妻,又只让雪莲陪同身边쪪,用心扢真是歹毒……’丁文本来应钮该直接离开。

      荞 攽 但想到这少主的⺄遭遇,以及少主一直怀疑他生母的愑死跟二夫人有关,丁文丫觉得应该替딝这位少主펎了却心愿。

      丁文正想着,雪莲又把地精虫递到他嘴边,惊的丁文一把打开。

      雪莲吃丵了䯳一惊,不认识似得看着他。

      “虫——以后都不吃了。我的身体好多了,突然菹练出了星图,已经是修行中人了。”丁文说着,一拳把马车的壁面击穿。

      雪莲吓的轻呼,愣了愣,旋即又忙不迭的拍手叫好。“少主太厉害了!少主太厉害了——少主,我们赶紧回去,让夫人和乡首高兴高兴吧!”

      ߯“行啊!”丁文才不怕见他们,雪莲就喊了车夫过来。

      马车跑着,雪莲挨着丁文兴致勃勃的探寻练出星图有什么不同,她那美艳的脸,眼里扑闪的好奇,让体温也变的份外热起来似得。

      察觉到丁文的状态,雪夂莲的纤纤玉手便ⶣ熟稔的揉捏动作起쑦来……

      ‘这个没有໠道理拒绝吧……’丁文愉快的笑纳了。

      只是,兴致来的快,消失的也快。

      相较于沉默岭少年彻夜不眠奋战的劲头,这位少主实在差的太远……

      然而,雪莲却一脸ⶇ满足之态,异常惊喜的说ၜ:“少섧主㴨练出星图变的这么厉害了呀!以前吃了那些方子也没这么勇猛呢!”

      丁文对照少主过往记忆中片刻光景的战况,还真㵨是如此……

      马车奔过,尘土飞扬︅,破了的车厢洞可以看到外头田地里劳作的身影不断掠过。

      雪莲替丁文收拾妥当,见他若有所思的眺望车外,目光明亮,神采奕奕,与过去的消沉截然不同,又喜欢方才圆满的美妙体验,不由觉得眼前的渑少主突志然练成星图境界,整个人焕然一新,突然变的让她份外着迷……

      㦕 ꦥ雪莲莫名的脸红起来,不知怎么的,就把那些虫子都倒回盒子里,正要丢出窗外,﫟丁文忙说:“一会放섻到树上。” Ớ

      “鸟也会吃了它们吧?”

      쾅“放在树上,生死随缘,若入了鸟腹,鸟的生命得以延续,总比闷死盒中多个生机,也比闷死在盒子里死的有意义。”丁文当过虫,当过糐鸟,就有了这样的感悟。

      雪莲听的发怔,更觉得熟悉的少主突然多了陌生,但这些陌生又让她莫名觉得喜欢,就放下了盒子,目光里透着惊奇的注视着丁文说:“少主从哪里听来的?我跟少主形影不离,怎么不知道?”

      “突如其来的想法。”丁文顿了顿,又说:䉴“你夜里经常会一个人出去,也不是整日没有分离뻫。둗”

      “……”雪莲沉默有顷,她㤷没想到少主会突然挑明,她本来也怀疑每天夜里向二夫人汇报,可能早就被少主察觉,但别说出来不好么?

      “少主不要想太多了,少主一如既往,雪莲也愿意终身伺候,只൜怕将来老了,少主会不喜欢雪莲了。”

      丁文设想雪莲的处境,本来也知道幕后主使是关键,雪莲本心如何原本也不重ժ要,༅因为她无从选择,只能身不由己,这番话听来分明有劝阻的关心,怕他挑起了二夫人的歹意。

      “雪莲你服侍我多久了㖈?”丁文故意问她。

      “八年ń零三个月又三天了。少主十三岁的时候就来欺负雪莲,那天外头下着雨……”雪莲记得当时有些突然,本来想着将来能给少譺主当个妾,后来知道二夫人不会让少主有后,才不得不断了念想,一直按二夫人的交待服药,以防受孕。

      丁文见雪莲真的记得,有心给她一个刭机会,就说:“雪莲,我给你一个许诺,你愿意把将来交给我吗?”

      “……”雪莲怔了怔,摇箾摇头,轻叹说:“少主不要想这些不可能的事情了,这些不是少主能做主的。少主练出星图可喜可贺,但乡首身边多少星图修为的人呀?少主一如既往,雪莲也愿意一直伺候,非份之想不敢有,也不衚能有,少主也只有如此才能平平安安。”

      “你的意思是,无论你是촨否愿意,无论我是否情愿,都得忍受?”丁文看着雪莲,对她的态度有些失望,也有些生气螡。

      “少主命不好骤,雪莲更是福薄,生来就是这样了,注定只能忍耐。我们想什么一点都不重要,因为我们做不得主,要活下去就只能忍耐,命是苦命,ᜁ就只好熬着。”雪莲实在觉得面前的少主突然变的陌生了,连想法都变的奇怪。

      “你把活着说⼪的那么苦,又为什么宁可做好一直忍受的准备,也不肯为了改变而冒险?”丁文觉得雪莲的话太矛盾了,珍惜生命的话,忍耐可以理解,那就不该说的那般苦不堪言。

      “……人可以活着当然不会想死呀。少主不也一直在忍耐吗?为什么又不愿意忍了?”雪莲有些针锋相对的反问,她有种被刺伤的痛,却不觉得这有什么错。

      “如果是为了希望忍耐我觉得应该,漥但这是没有希望的忍耐,当然不应该继续。二夫人既然不给我希望,我干什么还要忍耐?不如玉石俱焚,总还让她也付出了代价。”丁文寻思着如果他是这少主,年少力弱ᠡ可能不得不忍,长大了揧、早几年前就不会忍下去了,或是走出去,或是跟二夫人同归넕于尽,才不要毫无希望的忍耐下去。

      雪莲连忙捂着他的嘴说:“少主千万不要胡綼说!如果让二夫人知道就不得了了峪!这话雪莲只当涠没㮱有听过,少主只当没有说过!”

      丁文看雪莲情急,突然笑了,满眼的笑意看的雪莲又歰莫名脸红,连忙低头侧脸避开,又ᠽ忍不住韼问:“雪莲担心少主,少主却笑什么?”

      “如果大家不是那么会忍受,就没有那么多过份的欺压,没ﬥ有那么多离谱的恶了。”

      “少主这话说的轻巧,大家都想活命嘛。”雪莲觉得这种话好笑蹞。

      “仙人都害怕孤独的活着,都不忍就都可以活啦。”丁文见雪莲一脸迷茫,觉得是他自己说多了,他知道两个悀仙人ኞ的记忆,可雪莲并不知道。

      马车停了。

      雪莲下车就喜滋滋的对管家说:“快禀告覌乡首和夫人,少主靠夫人给的药把身子骨吃好了,὏练出星图啦!”

      管家怔了怔,难以置信的看着丁文,府里的有心人都知道,这位少主游必然是个短命鬼,突然却练出星图了?

      雪莲又催,那管家才故作大喜过望的扯着嗓子叫喊着跑进去輂,顿时府里的人全都知道了。

      府里为此大摆宴席庆贺,看似大肆铺张,其实是二夫人和乡首都有意借机收贺礼。

      㾮丁文打算替这身体的原主人查他母亲的死跟二夫人有没有关系,又很高兴身边有雪莲天天陪着,他也想好好整理一下ﳎ得自离仙和云仙记忆里的、大晴૿仙派的仙法绝技ࢥ。

      昹 丁文每天勤奋修炼ӊ,也是要让这个肌体更敏捷些。

      二夫人貌似关心的看了几次,却一天比一天脸色差。

      这天丁文练累了,照旧休息吃饭。

      不料走进屋里就发现雪莲脸色不对,屋里还Ք有一个人,是厨房里传菜的,那女人脸上没有表情,平时圆瞪着的眼睛这时候半睁着,见到丁文也不喊少主。

      丁文还没坐下,闻到饭桌上一股子枂馊味、甚至还有酸的、臭的味道。

      丁文ᦛ定睛一看,一盘鸡丁,肉都被啃完了,只剩骨头。

      再仔细看,还有ᘢ几个鸡屁股,但是再凑近些,发现餐桌上的臭味就是这盘子里散发的。

      至于旁的,就是一碟酸味呛人的豆腐,两份馊味浓浓的米饭,还ᶌ有烂菜螳叶子堆了一盘。

      “少主快吃饭▔吧!”厨嶚房的女人语气生硬,这架势,她是要看着丁文全吃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