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水仙户外完整版直播

      女房东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旁边的青欢已经有些不行了。

      顾眠见他头发都竖立起来,脸色苍白。

      从房东家出来的时候他的脚步还虚浮着,差点摔倒,好在顾眠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扶住。

      “你胆子这么小还进什么副本。”顾眠低头看他。

      第一次进入副本是被强制的,但现在进副本的玩家应该都是自愿,总不能是有人拿枪指着他让他进副本。

      青欢白着脸:“为了生活啊,为了不被饿死……为了活下去……”

      他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不知道吗,副本外面、我们家附近现在已经乱起来了,竟然都有人敢入室抢劫……”

      “你可能觉得太夸张,但就是那样,一些人成群结队的在大街上游荡,见人就抢”

      “信号都没了,联系不上警方,全国那么大,哪个区域都互相联系不上,根本没法下命令,国家就算想管也难管”

      “而且我虽然学习不算很好,但历史课还是认真听过的,医生你不觉得现在的这场游戏就像人类进化史吗?”

      “自古以来都是弱肉强食,历史上那些不思上进的国家,有多少被强者侵略;那些文明落后的人,都被当做奴隶贩卖”

      “现在的情况和那时候多相似啊,全球的人类都开始进化,如果不变强那我们就是弱者,只能沦为牺牲品”

      “如今这进化游戏才刚刚开始,很多人可能觉察不出来,但我相信,当强者和弱者的距离逐渐变大时,就是历史重演的时候。”

      这虽然不是恐怖片里丧尸遍地的末世,却是另一类末世。

      它逼着每个人必须变强大,否则就会迎来惨痛的结局。

      青欢看向顾眠:“医生,这进化游戏开始以后难道你就没碰到过对你图谋不轨的人?”

      图谋不轨?这说法说的跟要劫色一样。

      顾眠摸摸下巴:“当然碰到过,是一群人,想抢东西。”

      “然后呢?”青欢看起来有些好奇。

      “然后?”顾眠放下手:“然后他们的头差点让我锯掉。”

      青欢:“……”

      来到集合的餐馆时已经超过了四点。

      但其他人并没有抱怨,而是神色游离的等在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直到顾眠把背上的电锯放下来,他们才反应过来一般回过神来。

      “你们怎么回事?”顾眠看向宇文好。

      宇文好咽了口唾沫才开口:“我在想今天调查的事情……我们今天先去了黄羽的住处……”

      “黄羽是接到了恐怖电话,我们当然是从电话查起……就问房东那房子是不是死过人,死者是不是和电话有什么关系”

      “但那房东却说一个人都没死过,也从来没人遭遇过什么灵异事件”

      “我们一开始不相信,然后就去问黄羽的邻居还有住在附近的人,但他们的说法都一样,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灵异事件”

      “很奇怪啊,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黄羽的房东又突然找到我们,说他突然记起来一件事……”

      “他说黄羽租的那个房子,电话号码不久前才换过,因为原来的号码有点不吉利,房东信这个,所以特地换了个电话号”

      “房东说我们碰上的事可能和刚换的这个电话号码有关系”

      “我们接着就抄了电话号码到营业厅去查,一查果然发现这电话号码果然有问题!”

      “这电话号的上一个主人叫周光磊,因为他死了,电话号码才注销的,很巧,他也住在这个镇上”

      宇文好说到这里的时候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他们三个人的工作量很大,又是调查房子又是查电话号码主人的。

      “我们顺藤摸瓜,问到了这周光磊父母的电话和工作地址,但他是外地人,父母根本不住在这边,打电话过去也是一问三不知”

      “没办法,我们只好去他的工作单位,好在那地方还没有倒闭”

      宇文好说到这里的时候顾眠突然开口问道:“周光磊的工作单位是什么地方?”

      宇文好微微一顿:“是个塑料厂,叫明亮塑料厂。”

      果然……

      这也是被敲门鬼杀死的赵汶的工作地点。

      青欢闻言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却被顾眠止住了:“先听宇文好说完。”

      宇文好有些奇怪的看一眼二人,但也没多问,接着说下去:“到了那塑料厂调查的时候,我们才发现那厂子里死过不止一个人!”

      “好几年前就有个被火烧死的,后来又死了两个,其中一个就是这周光磊”

      “当时和周光磊搭伙的人还在那工作,我们就问他周光磊死之前的事情,那人知道的还真不少”

      “他跟我们说,当年周光磊死之前很不对劲,总说有人敲他的门,但别人谁都听不见敲门声……”

      说到这里的时候宇文好看了顾眠一眼。

      原本他以为顾眠说的敲门声和鬼没什么关系,但眼下看来却不是这样的。

      难不成这医生真的搬着凳子把头伸出去冲着鬼破口大骂了一顿?

      想到这里他晃晃头,又把思绪扯回来:“周光磊一开始还好,就是有些疑神疑鬼的,但越向后就越不行了”

      “他整天嘴里嘟囔着什么‘近了’‘又近了’之类的,最后直接躲在家里连班都不上了,也不露面”

      “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周光磊的同事们就开始陆续接到他的电话了……”

      “不是正常的电话……周光磊那时候就跟脑子有问题一样,一直半夜给别人打电话……而且内容还……”

      “……还有点恐怖”

      “当年半夜接到过他电话的人说,周光海打电话会跟他们说这种话——”

      “你来过我家对不对?”

      “不要再敲门了!”

      “你是不是有病?”

      “后来电话内容又变了……变成了这种……”

      “你家在哪?”

      “只有你自己在家吗?”

      “我在你门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