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补漏2020最新

      雨下了一整晚。

      梨花一枝春带雨ქ。

      周一,新的一周,十一假期前一周。

      ဤ 程止微一띫天没㥚见着郝渤,急着中午噧就要和郝渤见ᮟ面。

      ꨁ昨天郝渤忙活了一天,微信都没ᆺ和她聊几句。

      郝渤忽冷忽热让程止微疑神疑鬼,是不是她怀疑他,他还生气啊。

      쳢程止微觉得必须见面才能消除鶶误会,她让郝渤直接到智㮿园接人。 ⧉

      郝渤在宿舍路口等,刚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程止微就出来了,比约定的时间要提前。

      “到很久了吗?”程止微见郝渤在抽着烟了,怕他等得不耐烦。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米白色百褶短裙,搭配褶皱泡泡袖一字领绑带红色上衣。

      “没,刚到呢。”郝渤吐出一口烟,打量了一下程止微的穿着。

      程止微注意到郝渤看过来的眼ᨲ神,反应及时,踮起脚尖,让腿长点:“别看,人家腿好粗。”

      郝渤把目光网上游走,淡淡的口吻:“我喜欢。”

      程止微憋不住笑,恨不得踮着脚走路。

      郝渤突鴄然走近程止微。

      程止微被吓着ఈ了㔊,以为郝渤要在南这里呢,给不给他好为蠜难。

      Ḙ 这里是公众场合好羞人,又怕他ᇂ生气,她ׂ最终漣还是继续踮着脚没动,脸红红。

      不愧是舞蹈系的妹子,踮脚雏踮得好久。

      郝渤没她,只是伸手想要把她的领口拉起一ⱍ些,一字领口有些低,美好的风景ሩ只应该属于�他一个人的。

      魫 “走吧。”他轻轻捏起她앁两边袖子把领口拉高,显得瓳很自然,放开手说道。

      程止微发现她会错了情,好尴尬,心里庆幸,还好没闭眼。

      “哦。”郝渤没她,是不是有些失落啊,放下踮着的脚,跟上郝ۍ渤,一边把领口绑紧一点,小气的男人。⼧

      程止微走快两步和ࢨ郝渤并排,看他手指还娴熟的夹着烟,犹豫着还是问:“郝渤,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烟瘾大吗?”

      郝渤没骗人:“我大学才真正䠅开始抽烟,说不上有多大烟瘾,想抽就抽。”他们宿舍最先开始抽烟的就是他㾝,他一入学就先买酽了包烟来抽,搞得宿舍的都以为他是老烟枪,现在宿壣舍就差一个没抽。

      程止微觉得:“你才一年烟龄啊,那应该찭很容易戒,吸烟对身体不好,现在很多人都不抽烟了。”

      “郝渤,我不是管你抽烟哈,暙我知艹道你们男生都爱抽烟。”她怕郝渤不高兴,赶紧补上一句。

      컋郝渤倒没觉得怎样,先把烟掐了:“我抽烟就是一种习惯,没什么瘾,要戒应㲞该也容易,让Х人抽二手烟也不好。”他想到几个女人按规஢矩给他点烟,只是为了满足他的恶趣味。

      程止ደ微赶紧嵎澄清:“我不是怕吸二手烟,我爸抽了二十几年烟,我妈现在也想让他戒烟,他都戒不了。”

      郝渤㐻嘿嘿:“你妈管你爸,你就管我啊。”

      程止微说出来也想到这层了,被郝渤说破了,ᭌ羞涩:“谁想管你了。包”

      郝渤不顾女孩子脸面:“你想管我了。”

      程止微要跟他急。

      郝渤不要脸,改口䱆:“不是,错び了,是我想你管清我了。”

      程止微偷笑了,说:Ⴄ“那我管你,你谤不许魸生气哦。”

      㔅郝溾渤说:“不生气。”管得了的她可以管,管不了的她也管不了。

      程止微马上有话说:“那我星期六ꪁ晚上追问你耳钉多少钱你生气了吗?”她戴着那对耳钉呢。

      郝渤奇怪妸她这样问:“没生气啊。”

      程ꦔ止微这样问有原ത因:“那你昨穨天怎么不理我,肯定촇是生气了。” ෪

      郝渤回答得没底气:“我回你信息了啊。”

      程止微委屈:“你一ꑨ晚上就回了几条信息,回一条隔一个钟׫,还有一条是说晚安。”她心里说,还没有说要一ﯴ起睡觉。

      郝渤心说要是一分钟回你一条信息那就麻烦了,一个钟回一条,能回几条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给你发信息说了沊在忙啊。”他说。

      餟 程止觀微不㵭满:“你又没说在忙什么。”

      郝渤霸道:“男人忙什么别多问。”他也不能回答啊,栵反正确实很忙,还很累。

      “知道啦。”程止微被镇住了,但还嘀咕:“昨天都没见面,我们才刚成朋友呢。”

      ꊃ 这妹子这样的想法真是可爱啊。

      ࠯郝渤听到了,嘿:“朋友每天都要见面吗?”

      程止微娇羞,但勇敢表达想法:“郝渤,朋友之间的感情䠮也要维持才能越来越深啊,你还说ǜ要一直陪蘇着我。” 兤

      郝渤㪭有点感动:“那我们多见面,你下午有课吗?”

      程止微苦恼:“下午没课,但是晚上要练搼舞,上午的理论课好难,我都记不住。”

      她们舞蹈系早上理论课,下午和晚廾上是形体课和练舞,轮着来。

      郝渤有想⬻法:땣“下午没岣课㎣,那我们去好点的地方吃,吃西餐可以吗?”

      程止微有点失望:“去后街西餐厅吗?”她不是嫌弃后街西㐴餐厅档次低,而是觉得有一下午的时间,在学校后街吃饭,好像太浪费了ꔻ。

        郝渤哪里愿意在学校范围玩:“我们到校外吃吧,时间足够,好吗?”

      程止微正合心意,但不能显得太愿意,勉强一下:“好吧。”

      山温泉酒店有很好的西餐厅,环境够好,档次也高,一万多的红酒不算出奇。

      郝渤开学后就没去过那儿了,那可是他的第一稃个据点,他在山的别墅还在进行装修,等装Ѱ修好了,可以在那里开趴梯了。 

      酱 他给酒店经理打电话。

      郝渤在山温泉恺酒店῿的消费让他已经成为了酒店的贵宾,輹电话接通后,经理有礼而热情,听他说要吃西餐,问他需不需要开一套房到房里吃,经理还记得郝渤习惯在房里吃饭。

      这次带的是程止微去吃饭,郝渤不敢开房吓到人家妹子啊,还是在餐厅吃就好,但要在雅间吃。

      酒店经理给他订好西餐厅雅间,又礒派车去接他。

      程止微以为郝渤只是递打电话订位,没想到竟然有奔驰车来到学校뉂接,他还敢说他不是土豪,哼,暴露了吧。

      下车来到的是쳝五星级酒店,酒店的西餐厅看环境就好高档,还有鬼佬在弹钢琴,程止微都有些拘谨了,她都ㄲ没到过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

      程止微告诉自袁己要保持平常心,反正郝渤就是她朋友,不扖管他什么身份。

      其实,郝渤都没来过这么高档的西餐厅吃饭,不过他有钱啊,有钱才쑩不管你高く不高档呢,㗉有钱最高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