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播婷婷二十一

      当天下午三点,一中心后院봜,ICU病区。

      吴斯看着眼前已经醒转,峣表情自然平静的少女,递过纸和笔,轻声问道:“ᇔ你……现在有什么不舒服吗?”

      睡醒之后终究不放心少女现在的状态,自己干脆又跑来医院了。

      ᶮ 这么问是想看看꯸少女精神状态如何,儀她的身体已经没事了,喉镜下可以看见伤口恢复的很好。

      化验中也没有出现高钠、单位体积全血细胞数异常升高等等血液浓缩的表现,没ῧ有脱水,各项电解质等等指标也完全正常。

      即使现在就出院也没什么大碍。

      只是她的精神状况比较令人担忧。

      好在女妖内核对“心灵能量”的抽取是可以通过喜悦、满鼲足等等情绪获得恢复的。

      只是……狀经历了这么多悲伤的少女,还糴能再喜悦的起来吗?

      㥎少女并没有动笔写字,只是看着自己摇摇头,甚至微笑了一下。

      吴斯心中有些惊讶,有些心疼。

      经擘历了那个渣男、魔婴袭击、丧子,最后为了最大限度激发少女心中的绝望和⥩怨恨,那个变态⤢甚至还让她亲眼目睹길了双亲被害……

      即使是自己,如果接连遭遇这些打击,恐怕精神也很难保证还是正常状态。

      “ⓦ那你,要找我们ꒁ这的高主任看看吗?就是上次给你做Ḍ心理治疗的瑇那位叔썵叔……”

      言外啕之意,要不要消除这些记忆,开始新蟳的生活。

      自己知道消除记忆应该非常慎重,人的记忆、过去的经历就是生命的轨迹,抹除那段记瀘忆和扼杀了那部分生命并无区别。

      퓸 但她的ꕁ情况特殊,吴斯认为哪怕放弃那段经历,也未必就是坏事。

      不过她还是摇头,这次微笑着写下了一行字:“不必了黹,谢谢你ዄ。这些记忆对我来说很重要。” 蚛 

      脼写完递过纸笔,她便拿起一旁的雪米饼发呆。

      吴斯接过,看着纸上秀气的字迹暗暗叹了口气,他不相信自己귔半吊子的简单哕几句话,就能让少女真﹭的看开这些事。

      但既然她不愿意,一定有她的理由吧,自己没有权뭂力为她的人生做决定。

      只ቦ希望⢞时蹈间能慢慢平复她的创伤。

      “她差不多可以出院了,但是今后怎么安排?”吴斯来到休息ᖞ区,询问还等在这里,准备亲自护送少女出院的秦逸阳。

      上次的事驦情简直是特事科之耻,这次出院一定要保证路途平安。

      “周头儿已经给垫过话了,民政部门很重视,如果她愿意的话,出院之后会住到咤沧海社会福利院,18岁之前日常生붎活都由福利院负责。”秦逸阳叹了口气继续道,“其实也就一蟒年时间,如果不愿意的话,굸也可以回家,由街道发放生活补助,安排专门的联络员帮她解决生活上的问题。”

      쐎“安全问题呢?”

      “在主使者落网之前,会派专人保护,就像之前的拾荒老人一样,至于以后嘛……”秦逸阳颇为无奈:“其实现在形势远比ㇼ看上去严峻,犯罪率上升,多起要案未破……市ᵈ里正在积极扩充警力,但什么时候也不可能做到贴身保护每个市民。

      “现在市里正在升芭级天眼系统,专门负责监控的辅警也在扩充。这几起怪物伤人案也有了重大进展,多了虽然不能说,但已经离收网不远了。”

      吴斯眼睛亮了起来:“有需要的时候记得找我,只要郿不上班駤我就可以去帮忙!”

      “吴哥,你知不知的道,你这样说让我们很没面子啊。榔”秦逸阳苦笑道,“好了好了,开个玩笑,要垾不是王老,陈科ﶏ长估计已经把你绑进特事糘科了。你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香饽饽。秕”

      ⤨ “什么香饽饽?”

      釔 “폘市里之前意见不太錹统一,都在讨论你。”

      “因为我멝那两份报告?”

      “还有你的实力!陈科长和崔局都想把你拉进行动队,不过立刻就被大家否定了,认为不能让你冒险。还有想让你进燗研훌究鈃院的,比如周头儿……前两天争得脸红脖子粗,直到王老见了几个老朋友,大家这才劰消停下来⣅。”

      经过和王老的谈话,吴斯其实对自己的价值有个清楚的定位了,对此倒不是特别意外,不㬕过……

       “我暂时Б还是想先干临床……” ௳

      “王老也ਢ是这么说,不过等上头文件下来,全国开始逐步放开超凡现象的信息之猀后,你可就有的忙了。”秦逸阳笑得有些幸灾乐祸,“到时市里准备组귄织各大医院的医护来这学习观摩↗,你作为治愈筟怪物伤的第一人,肯定是宣讲的主力。”

      “……”

      这无疑是巨穸大的荣誉,不过也是让人头大的荣誉。

      笷 ……

      ៀ 傍晚时分,少女在秦逸阳的护送下옺出了医院,这次路上没有再出什么意外。

      最终她ƚ还是拒绝뾅了未来说一年住在福利院ሄ的提议,无奈的秦逸阳只好将她送回了家。

      等接班的外围队员到来,他才离开。

      少女——沈澜再次回到了位于海西区的家,160平,单价3万8。

      䇫上次回来就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ভ打开灯。

      室内装潢风格颇为壕气,看得出原主人希望每一个走进来的人,第一反应都是“你家好有钱⨀”。

      只是自从搬到了这个家里,大部分时间都只有自己在。

      沈澜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抓着手中的零食쳆礼包走进了自己的小屋。

      这间小屋和外面的装饰风格迥然不同,最醒目的是老旧的单人床,上面还摆着一个稍显破旧的小熊娃娃。

      맔 与房子的整ᡶ体设计擅格格不入……沈澜房间中的所有东西,都是从当初租的50平米小房子里原样搬来的。

      坐在床边,她终于真真正正放松了下来,抱着零食和娃娃嚎啕大哭了一场。

      慙 是的,不是无声的哭泣,而是名副其实的“嚎龚啕大哭”。

      䖯哭过之后,沈澜擦干綂了鞚眼泪,面如寒霜,眼神冰冷不像一个17岁的少女。

      想起出院那天,自己一家人坐上那辆车之后发生๶的一切……还有那个男人的笑声。

      “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沈澜竟然从已经失去声带的嗓子ᒗ里发出了声音,只是这声音沙哑低沉,仿佛出自九幽地狱。

      那束高强度的伽马射线、超凡生物培养基、以及吴斯的渡血飞针,似乎造成了一些让所有䱢人都始料未及的变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