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直播软件下载安卓

      “没有?”苏木冷笑,“你以为没人看见你就可以当没做过吗?你别忘了,当时省城来的陆医生也在那里,是他救了我们。若不是他,你连我也想一起推下去,你这人怎么这么歹毒?”

      “你们大家如果不信,可以去问问陆医生,他总不会为了我一个素不相认的人说谎吧?”苏木冷冷地说道。

      虽然不想牵扯上陆在川,可这时候也不得不把他拉出来,不然没人相信自己。

      “什么?”白酉利震惊地看向兰桂花,居然是这样?

      白冬青的脸也黑了,怀疑地看向兰桂花。

      “你们别听她胡说!”兰桂花压住心里的慌乱,指着苏木手指狠狠戳到她的面前,“什么省城的陆医生,他肯定是被你收买了,是不是你去勾引他为你说话?你跟你那个妈一样就是狐狸精,就知道勾引人!”

      “你给我闭嘴!”苏木怒了,一把抓住兰桂花的手指狠狠往上一折,“咔嚓”一声指骨断裂,兰桂花像杀猪一般尖叫起来。

      “阿木,你怎么能伤人?”白酉利的脸黑了下来,兰桂花的两个孩子也围了过来,“你敢伤我阿妈!”

      “伤她又怎样?谁让她嘴贱?”苏木收回手又狠狠地朝兰桂花的脸上扇去,“不想要嘴我可以替你收了!”

      “啪”一声,兰桂花被扇出了三米外,咕噜咕噜从石梯上滚下去,吐出一大口血,血里还有两颗牙齿。

      “桂花!”白冬青大惊失色,连忙跑下去扶自己的婆娘。

      苏木看了看自己的手,神力似乎还不太好控制,力用大了。

      “你敢打我阿妈?”苏木两个表哥一下怒火中烧,朝着苏木就冲了过来。

      “木木、小心!”白佩兰大惊。

      苏木毫不畏惧,拿起门边一根碗口粗的木棒“呼”地就抡了起来,对着两人,“你们敢过来试试,别怪我手下无情!”

      两人先是呆了一下,但他们不相信苏木一个女孩子打得过他们两个大男人,不好好教训她她要反了天了!

      两人冲上去就想抢苏木手中的木棒。

      没等他们靠近苏木抡起木棒朝着两人的腿狠狠打了过去,又是“咔咔”两声,两人凄厉大叫,抱着脚跪了下去。

      “我的腿!”两人痛得在地上打滚。

      “阿木!”白酉利气得厉声大喝,“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的兄长,你爸以前就是这样教你的!”

      “三叔公,把她赶出去,她根本就不是我们白家的人,连苏家的都不是,不能让她留在我们苗寨!”大表嫂见男人被打气得冲了上来。

      “对,我是不是我阿妈亲生的,那又怎样?你们就可以欺负我阿妈了?”苏木冷冷看着面前的人,“我是我阿妈带大的,我就是她的孩子!”

      “村西的白山大爷不也一辈子没结婚,领养了一个孩子,谁敢说他不是白家的孩子?”苏木大声问道。

      白酉利一愣,那倒也是,白山年轻的时候参过军,后来腿残疾了,一辈子没娶媳妇,领养了一个孩子,谁敢说那孩子不是白家的?

      “你好意思跟白山大爷比?人家的孩子多孝顺,你呢,天天跟你阿妈闹,说你阿妈不是亲妈,要去城里找你亲妈,这不是你自己亲口说的?”大表嫂厉声说道。

      “是,我以前是说过!”苏木承认,看向白酉利,“三叔公,以前是我不对,我已经跟阿妈认错了。今天早上我阿妈差一点掉进江里,我很后悔,我发誓以后再不去认什么亲妈,我阿妈就是我的亲妈。”

      白酉利神色复杂,孩子能这样想是最好的,之前是闹得太不像话了。

      “但这不代表他们就可以欺负我阿妈,我阿公和阿爸走之后他们一家就时不时来占我家的便宜,难道这是长辈该做的?”苏木继续说道。

      “而且今天早上她还想害我阿妈,这些就不管了吗?”苏木说道,“三叔公,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叫陆医生过来,他和我非亲非故不会故意替我说谎。”

      “倒是兰桂花,她自己偷了人还倒打一耙!”苏木冷冷看向倒在地上的兰桂花,“我阿妈什么脾气秉性你们会不知道?她是全乡最贤惠最重名声的一个人,她就是死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你们也不用脑袋想想!”

      众人都是一愣,那倒也是,白佩兰是有名的好脾气,对人非常好,以前她男人没死的时候夫妻感情也很好,从来没有红过脸,不可能男人死了没两年就找别人吧?

      不过她就是找也没什么,她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再嫁也是正常的。

      刚才被兰桂花一说都上了头,没想到这中间的关键。

      “倒是舅舅你好好去查查吧,兰桂花偷人不是一次两次了,二表哥是不是你的孩子还不知道呢!”苏木戏谑地说道。

      “阿木,你不要胡说八道,你自己不是亲生的就说别人也不是亲生,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害臊?”

      二表哥气得脸色铁青,“我看你根本不是什么城里人的孩子,你就是你阿妈跟别人偷情生的吧?”

      “啪!”

      苏木抡起木棒朝二表哥的腿上又打去,“你还敢满嘴喷粪,两条腿都不想要了是吗?”

      “啊——”二表哥又是一声惨叫,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没想到苏木这么凶狠。

      “你们谁还敢污蔑我阿妈,看我打不死他!”苏木举起木棒伸到众人面前,大家都吓得退后一步,以前知道苏木泼辣,没想到她还这么凶残!

      “阿木,把东西放下!”白酉利厉声叫道。

      苏木看向老人,“三叔公,别怪我不听您的,您也看到了,是他们逼我的。您还不知道吧?他们一家就是想把我们赶走霸占我家的房子。”

      “我阿公是不在,可这房子是我阿公留给我阿妈的,她也是白家的女儿,他们凭什么来抢?他们这样欺负我们,您怎么不管管?”

      苏木的眼睛红了起来,“她兰桂花颠倒黑白想污蔑我阿妈,您怎么不去查查,任由他们欺负我们?”

      “我今天还把话撂这了!”苏木把木棒狠狠地往地上一戳,地上的青石板“啪”一下四分五裂,众人大惊失色,这女娃什么时候学功夫了?

      “如果你们还敢欺负我阿妈,还有我弟弟,这块石板就是你们的下场!”苏木指着地下狠狠地说道。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没想到苏木为了维护自己的母亲能做到这步,谁还敢说她不是白家的孩子?

      “木木……”白佩兰的眼泪涌了出来,自父亲和丈夫死后她就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护不住两个孩子,没想到孩子长大了可以保护她这个当妈的了,她既感动又愧疚。

      “阿姐!”苏叶的眼圈也红了起来,阿姐真的不一样了,阿姐又回到以前那个让人又敬又爱的阿姐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