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安慰自己视频教学

      “老爷,衙门里有位大人来看望你了。”老管家对着房门说道。

      起初屋内并没有任何声音传来,直到众人感觉有些不对劲时,才忽然有一个沙哑的嗓音响起。

      “不知是哪位大人前来,我抱病在身,实在是无法起身见客,还望大人海涵。”

      老管家忙对宁修说道:“这位大人,我家老爷估计是刚刚从外乡来到文灯县,水土不服,这才病倒,还请大人见谅。”

      “开门,让我看看陆县丞究竟病成什么样子了。”宁修淡然道。

      “这……”老管家顿时愣住。

      一般来说都到这份上了,不是应该顺势下坡,说既然你家老爷病重,那就让他好好养伤,改日再来拜访吗。

      眼前这人怎么还是要进屋看看。

      “开门。”宁修命令道。

      站在旁边的方平得令,立马一巴掌推开房门,宁修便一步走了进去。

      明明是大白天,屋内却昏暗的莫名有些诡异,宁修一眼就看到了屋内的茶桌旁坐着一道身影。

      此人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尾随宁修后面而入的老管家快速点燃屋内蜡烛,借着火光,众人才得以看清楚茶桌旁边那道身影的真容。

      却是一名脸色苍白的男子。

      “少爷,你也在啊。”老管家说道。

      此人有些怪异,宁修便施展出灵目观气术看了此人一眼,邪气缠身。

      宁修眼神顿时一凛,看来这陆县丞的府邸确实有问题。

      “屋里没水了,我去接水。”陆川起身,便朝着门外走去。

      暂且先不管他,宁修径直走向床榻所在,便见一名面容憔悴的男人躺在床上。

      棉被盖住了他的大半身躯,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在外面,此人正是陆登科。

      “陆县丞,你这是生的什么病呀,竟然能长达半月都不去衙门上任,病不宜久拖,可有找城中大夫看看。”宁修在床边停下,低头问道。

      “这位大人有些面生啊,我第一次去衙门的时候可未曾见过,不过还是劳烦大人费心了,我这只是感染了风寒,只需要好好静养就行,小病小病。”

      老管家忙举着烛台走了过来附和道:“这位大人,我家老爷以前在其他乡县当官的时候,也是这样,体弱多病,还请您回衙门以后跟董县令说一声,老爷他绝对不是故意不去衙门上任的。”

      “嗯,好说,好说。”宁修笑了笑。

      突然间,他表情骤然一变,直接伸手就抓住了陆登科的肩膀。

      随着宁修右掌瞬间化为赤色,陆登科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痛苦的神情,整个人亦是形象大变。

      “吼!”

      他的皮肤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最终彻底成了一具干尸模样。

      吃痛的同时,陆登科嘴巴张大出了一个违背了正常人,下巴几乎等同于脱臼的幅度。

      一口就咬向宁修手臂。

      “大人小心!”见到这突发变况,方平连忙喊道。

      但根本来不及了,陆登科的嘴巴已经狠狠咬中宁修手臂。

      然而下一息,情况让他傻眼了,宁修的手臂就仿若一根铁杵般,硬的令人发指。

      他咬在上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别说咬断这条胳膊了,连咬破宁修的皮肤都不做到。

      “不装了?”宁修一把掐住陆登科的脖子,随即就将他整个人给直接从床上提了起来。

      当陆登科脖子以下隐藏在被窝里的身躯被宁修揪出来,暴露在众人眼前时。

      方平和老管家全都看傻了眼,二人都难以想象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

      陆登科脖子以下的躯干,竟然早已变成了一具残留着些许肉渣的骸骨。

      一个长有四肢,但是无手无脚的一尺倭人正蜷缩在陆登科的胸腔肋骨之内,大脑与陆登科的心脏相融一体。

      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这倭人面目竟与陆登科长得一模一样,简直匪夷所思。

      “老爷!”老管家惊呼一声,吓得顿时一屁股栽坐在了地上。

      方平也不禁后背发凉,却是从未见过这等离奇画面。

      纵使这个家伙隐匿邪气的手段非常高明,宁修提升到了第五层灵目观气术,依旧还是可以从他身上发现到些许邪气的痕迹。

      看着挤在骸骨胸腔里的这个似人非人,似邪祟非邪祟的东西,宁修道:“会说话吗。”

      “你竟然还活着,那看来毒罗已经栽在了你的手里。”妖人沙哑的说道。

      “如此说来,你就是那个靠傀儡化身外出行动的妖人。”

      本来只是觉得陆登科这个家伙颇有嫌疑,特前来看看情况,就算是白跑一趟也不亏。

      没想到陆登科正是宁修想要抓的那条大鱼。

      不过从眼下的情况来看,陆登科是遭遇妖人迫害,早已死去。

      而眼前这妖人却是在借助着他的身体不知道做些了什么。

      若没有自己发现,只怕是永远都不会有人察觉到此事。

      “别高兴得太早,就算你抓到了我们,文灯县也不会就此恢复平静,陆登科来到此地的半月里,我可是暗中做了不少事情啊。”妖人怪笑。

      宁修皱眉,妖人这话,使他产生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与此同时,文灯县内各处。

      一名挑着菜筐走街串巷的菜贩子大声吆喝着自己便宜的蔬菜,不远处几名妇人走过来欲与他购买。

      就在这时,菜贩子的表情突然变得呆滞,随即丢下扁担,就从菜筐里抽出一把菜刀,直接冲向了那些妇人,开始大杀四方。

      私塾里,一名正在念书的老先生戛然而止,动作僵硬的走到门边将房门上锁。

      在屋内童生们的疑惑目光当中,老先生卸下自己的腰带,开始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行凶。

      一个个孩童在他的手下被活活勒死,没有任何的挣扎能力。

      昔日的学堂,此时变为了一片死寂之地。

      凡有人死去,身上豁然都有一道绿影飞出,从四面八方的朝着陆府所在飞来。

      最后落入陆府之内,不见了踪影。

      尖叫声、哀嚎声、悲鸣声,一时间在整个文灯县弥漫开来。

      文灯县的衙门,更是在暴乱发生后的没多久时间里,彻底炸成了一锅粥。

      当董富从手底下人那里得知到外面发生的情况时,整个人瞬间就傻眼了。

      这什么情况,几个当县令的这辈子能见到这种场面。

      对于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宁修却是不知情,在伏魔司的规定里,如何伏魔尉能够做到活捉妖人。

      那么最好能够将妖人带回伏魔司,关入镇妖狱接受专门的审问。

      一来是可以获得到妖人拥有的手段,二来也能够发掘出妖人对于外界所了解的全部信息。

      之前那个鳞甲妖人宁修没机会保住他的性命,眼下这个妖人却是可以带回朝天都,也算是给苏浅浅一个交代。

      让方平去找来绳子,宁修直接用被子将这个妖人连带着陆登科的尸首一起裹紧,然后绳子打包。

      期间老管家一直颤抖的坐在地上,有些难以从陆登科早已经死了的真相当中走出来。

      “大人,这妖人就这样处置不危险吗。”看着宁修扛起陆登科的尸身,方平忍不住说道。

      “无妨,我今日便要动身回京,先对付对付。”宁修将陆登科扛在肩上,随即就要出门离去。

      哪知刚走出房门的瞬间,宁修就目睹到外面天空中有大量绿影,呼啸着从四面八方飞入陆府,统一消失在了陆府内的一处地方。

      “咦!”

      见此情景,宁修顿感怪异,连忙带着方平就往那个方向赶了过去。

      柴火屋内,陆川拉开通往地窖的板门,踩着破旧的木梯就走了下去。

      同时他口中还不停絮絮叨叨的自语道:“伏魔尉悄然来到了文灯县,我竟没有任何察觉,还好我提前布下杀局,今日可收集到不少精气再撤离此地,不然光靠毒罗那家伙的挫技,此次回去非得被管事训斥不可。”

      走下地窖,便见不见天日的漆黑地窖里,一杆插在地上的齐人高白幡正散发着柔和的白芒。

      大量绿影穿透地面,全都一股脑投入到了白幡当中。

      待离近了,就能看清楚白幡上出现大量只有桃核大小的人脸,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幡面。

      白幡插着的地上,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咒文图,如果宁修在此,便会一下认出这正是他在那些尸祟身上发现到的那种。

      看着人脸越来越多的白幡,‘陆川’满意的点了点头,走过去拔出白幡,就准备带离此地。

      哪知刚走出柴火屋的瞬间,他就一眼见到了迎面走来的宁修与方平二人。

      “嗯?!”宁修诧异,眼前这人不就是刚刚待在陆登科屋里的那个。

      而且刚刚那老管家还管他叫做少爷,想到这妖人的傀儡化身手段,宁修脑海里瞬间就清晰了起来。

      一条漏网之鱼。

      “怎么可能!”

      ‘陆川’的表情非常难看,当宁修进屋时,他就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这才特意让已经变成自己化身的陆川赶紧离开房间,前往柴火屋带走事先就隐藏在此,专门用来收集精气的聚灵幡。

      只要这东西不被伏魔尉发现,他的任务就不算失败。

      可不知道怎么的,宁修竟然找到了这个地方来,要知道此地平日里可是连陆府下人都很少靠近的。

      这妖人却是想不到,宁修修炼有灵目观气术这种能够看到各种‘气’的瞳术。

      还正好让他注意到了飞入陆府的百姓精气,因此才来了出现场抓包,人赃并获。

      “把那个东西放下吧,不要逼我出手。”宁修淡然说道。

      从第一次交手,以及刚刚跟妖人的对话中,他大概分析出了这名妖人的能力。

      对方应该不善于战斗,并不是战斗这方面的妖人,但他的傀儡化身能力却十分厉害,如果给他一个发挥的舞台。

      这名妖人能够造成出的危害力绝对是恐怖至极。

      ‘陆川’攥紧拳头,脑海里顿时做出了要与宁修拼命一搏的决定。

      他当即将聚灵幡用力插在地上,口中快速念叨起了晦涩复杂的咒语。

      鬼人招来!

      “呜呜呜!”

      聚灵幡内突然响起一阵多人悲鸣,就像是此刻有上百人在宁修面前哀嚎一般。

      刺耳至极,令人头昏眼花。

      便见无风幡自动,从聚灵幡幡面里缓缓伸出了一只巨大的鬼爪,随即是一尊巨大的双角恶鬼从幡内挣脱爬出。

      虽然这尊恶鬼只有上半身从幡中显现,但体型却已经达到了半间房屋的程度。

      在宁修的眼中,这尊双角恶鬼身上所散发出的邪气,深厚程度已经可以与那些被关在镇妖狱玄区里的邪祟相提并论了。

      “你退后。”宁修对方平说道。

      他只是一名普通人,这种品级的邪祟光是沾染到一丝邪气,都足以让方平一辈子落下病根。

      将陆登科的尸首丢在脚边,宁修顿时就疯狂运行起了大日玄经。

      这是他离开镇妖狱以后,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大的邪祟,不得不谨慎。

      第九层大日玄经运转,雄厚的内力瞬间在宁修体内各处流动,随着‘陆川’催动聚灵幡。

      那双角恶鬼立马就举起巨大的鬼爪,一掌对着宁修所在猛力拍下。

      这鬼爪足有两扇门板大小,覆盖而下压迫感十足,宁修已无机会避开,当即双手同使出纯阳极拳,正面迎向恶鬼利爪。

      轰!!!

      刹那间,尘土飞扬,地面震动。

      宁修的双脚直接陷入了地面数寸之深,院子里的泥土都没到了他的脚腕处。

      他身上衣衫应声撕裂,却是根本承受不住鬼爪拍下时所产生的巨大力量。

      可宁修却面无表情,仅凭双拳就硬生生接下了体型远是自己十倍以上的双角恶鬼一掌,并且毫无落败的迹象。

      这一幕,瞬间让方平和‘陆川’看的目瞪口呆,哑口失声。

      这特娘的还是人吗,人能有这股蛮力,你别是披着人皮的邪祟吧。

      宁修是背对着方平的,当衣衫撕裂的那刻,方平眼中便看到。

      在宁修满是肌肉流线的背上,竟出现了一道内赤外金的大日金纹!

      随着宁修疯狂运转起大日玄经,这道大日金纹也在不断地变得愈来愈明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