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念推理>

       左建军进屋后,便脱起衣服···

      앸“建军,趱不需要换点水吗蝗?”肖月跟进来问道。 

      他一看肖月也跟进来了閖,刚解开裤带,又连忙扎上了:“你怎么也进来了?我不需要水了,你先去外面帮我矟守一会吧。焨”

      公肖月扑哧一늭笑:“我刚洗过澡。你不怕我在外面淋着风吗?再说,如果进来人,也是男人,你害謦什么羞⹞呀?”

      “可你是女孩呀!别忘了,咱俩只是假夫妻。”

      “那好吧。我就上床头朝里睡觉,你放心大胆贵地洗吧。”肖月撅嘴爬上了床。

      左军也快速洗了一下,然后穿好了衣服。

      快睡磔觉的时候,䁛酋长又派人送来了晚餐。当他俩吃完晚饭后,已经是深夜了。

      肖月见左建军不肯上床,便一努嘴道:“你不困吗?快上床睡吧。”

      “哦。我打一个地铺就行,床就留给你一个人睡吧。”叙

      砣肖月一听就急道:“你难道就长一᪆身贱જ骨头吗?咱们当初在沙漠里是没办法쫧。现在有这么好的住宿暳条件,你却不肯享䙞用吗?”

      젥 “小肖,ᙵ你也知道,咱们当初是迫不得已睡ퟎ在一块。可现在你不需要我做垫子了,难道还睡在一起不成吗?”

      툠“那咱俩也不必要分床睡呀!咱北们就拿这张床的中间ꋰ当作楚河汉界。我们睡两头,互不侵犯붓,你看可以吗?籃”肖月气呼呼地讲道。 ૬

      左军和肖月就这样躺在大床的两端休息了。肖月心里充⿵满了心事,想起ૃ那两晚睡在左建军怀里的情景。尤其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她感到从所未有的安全和踏实。可现在自己已经躺在松软的床上了,怎么感觉没有他的怀抱里舒服呢?

      ┓她失眠了,想起了她跟左建军在沙漠中的情景,想到了他把仅有的一点水都留给她喝,并且背负起一切有重量的东西,晚上,自己心甘情愿參平躺在冰凉的沙地上,把温暖的怀抱供自己栖息···

       由于㰈左建军的呵护,她感觉在ᘝ死亡之海里的那段时光里,充满了幸福和感动,在她的一生中已经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她出身于一个富裕的家庭里,从小就像一个高傲的公主,很难有男人能进入她的‘法眼’。然而,身旁的男人,已经让她感情的种子悄悄萌动了。

      左建军此时心思完全在梁雪梅身上,当他生命处在最危急的时候,他的意识里只有女朋友的身影。

      熮✕“雪梅,你现在过得好吗?”他心里一遍一遍叨咕着。

      他翻了一下身,募然看到躺在身边的肖月。她正仰卧在床一侧。她胸部的轮廓在呼吸的节奏下,均匀地起伏着。

      肖月此时只穿着贴身⌷衣服渙,她躯体优美的曲线轮廓和白皙的肢体多像雪梅鹉呀!

      ⥊ 他不禁贓抬起上身,凑过去偷偷打量着肖月。

      肖月并没有睡熟,当突然感觉쵹到左建军윔的身体靠近了自己时,让她心里一惊——他要做什么?

      ➔她虽然闭着眼睛,但耳里却听到了左军粗重的呼吸声,感觉他的脸部正贴近自己。

      淰肖月虽然没有动,但心里却跳的厉害,感袟觉左军就要把身体压过来了。她思绪感觉乱乱的,不知怎么办꒼好。但她依旧帤静止没动,紧张之中又ᴊ透着一种殷切心理襶。

      左军感觉身琢体发热,确实有一种冲动。但是,当他的眼眸越靠近肖月时,越感觉她跟雪梅的差异了。肖⏫月的美貌虽然一点不嵅比雪梅差,䂺但푷是,雪梅姣好的音容笑貌已经刻在他心里了,任何女孩已经替代ᣒ不了。

       他有些沮丧地躺回了原来的地方。

      肖月感觉他突然撤了,显得ぉ有点意外,甚至是失落。自己把这么好的躯体展示在他眼前,难道就不让他动心吗?

      她突然听到了左军的一声轻叹,不由得睁开了大眼睛。

      “建军,你还没睡呀?”

      左建军听到她突然讲话,顿时吓了一跳,难道她刚才没ㅪ睡吗?

      ᮽ他不知道圷自己刚才的举动是不是秶被她看到了,心里有些发慌,便回答道:“我想她了,睡不着!”

      “惡谁?”肖月瞪大了眼睛。

      “雪梅,我的女朋友!Չ”

      肖月感觉很ڸ失落,难道他刚才的举动仅仅是想把自己当作他的女쨤朋友替身吗?

      㛉 肖月尽量压抑熉自己的情绪,并平静地问道:“你真得那么鱨爱她吗?能讲⚐讲你俩的故事吗?”ൕ

      ﮼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줹、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ሔ,又岂在、朝朝暮俉暮。”左建军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又低声吟起䂏他和雪梅在一起常常朗诵的诗。 㸳

      䂈鋕“你干背那首诗呀?我在问你跟女朋友的事情呢。”肖月疑퀯惑地问道。

      左建军淡淡地回答道:“我和她一直聚少鿖离多,这首诗就是我㯞俩的故事。无䎉论相距多远,无论分别多久,彼此的感情等到海枯石烂都不悔。”

      “你讲得好酸!”肖月不禁皱꽆了一下眉头,她的心里才是酸溜溜的派。

      她听左建军不说话了,不禁看了他一眼,发现对方虽然闭着眼睛,但眼角里挤出了一滴泪珠。

      肖月顿时惊呆了。她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在她的思想里,都是那些‘痴心的女搚人和负心汉’的故事。世上真有这样重情的男子吗?

      左建军此时回想起与雪梅患难和孉不得不分离场景。他不禁又伤情了ꈐ。

      这一夜,他俩都没有睡好。

      左建军清早先起来穿好了衣服,而꺛肖月却踏实睡熟了。

      左建军看她还是只穿贴身暴露的衣服躺着,担心会进来人,就拿起一个毯子轻轻盖在ᢥ了她的身上。

      裫酋长今天特意举行了盛大的酒宴款待左锷建军和肖月,一是表达他们对驼队的帮助,二是对远来的客人絟表示热情。

      左建军和肖삙月眼看盛情难却,只好客从主便。

      左建军煸这次靠着酋长坐着,而肖月有意坐在他们菟的下首,一边吃饭,一边为他们做翻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