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克斯直播下载安装不了

      日暮西遉斜,盛大的太后寿宴,终于在礼部安排的升平歌舞中,画上句点。

      文武百官皆是告退,周䀕国使节툲也将歇息一晚后,陆续归国。

      太子回到东宫,坐在宫中,一言不发。

      他准备了半年的时뎒间,耗费巨量钱财与精力,瓷才拍下的画圣真迹。

       却被江南一首《黄鹄歌》碾压。

      从上一次见面起,他便对江南不喜。

      这嫻神秘的书生究竟是何身份?

      东宫,一片沉闷。

      宫中侍女太监,都知太子心䴩情不好,比起平时更加小心翼翼,连잕走路都不敢太大声몝。

      正在这时,一䈝个机灵的小黼太监从门外疾步走进。

      凑到太子面前,ʯ

      “殿下,岳安王来了。”

      㪪闻言,太子脸上阴霾一淙扫而空,“快快迎接!”

      ❴ 话音刚落,一身常服的岳安王,便踏进了宫殿。

      “怀安,见过岳安王。”

      太子赶忙起身行礼。

      “得了得了。”

      岳安王摆慥了摆手,ᅤ径氒直鴅坐了下来,

      “又不是朝堂之㌾上,我r们俩还用拘于什么礼数?”

      太子点头称是,与他相对而坐。 퇨 뵟

      “御叔说的是。”

      岳安王,名李御。

      真要说起来,他还是太子叔叔辈的身份。

      岳安王乃是太后的侄儿,而太子则是太后的孙儿。

      鷆俩人虽不同国别,却有着血缘之亲。

      加之岳安王司掌大夏外交之事,他┆和太子早已是熟悉。

      䙆甚至当初太子成功夺嫡,其中也有他的功劳在。

      岳安王抿了一口茶水,随意道:“怀安啊,今日做的不错,那画圣真迹你都能弄到,可是有心了,”

      太子叹息一声:“可惜,还是比不得那《黄鹄歌》,怀苏真是处处能给我惊喜啊……”

      即便对江南不喜,太子也不得不承认。

      那首《黄鹄歌》,真当得上绝篇之名。

      听到这里,岳安王眉头稍皱:“我说你練都已经做了太子,怎么偏偏还跟怀苏那丫头过不去……她看起来哪儿像是有争皇之心?”

      太子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他不想再聊这事儿了。

      “罢了,你们小辈之间的事,我也不便多说。”

      詭 黚“今日前来,除了见฿见你,还要送츉你一个大机缘。”

      岳安王神秘一笑。

      뜪太子心领神会,屏退左右。

      目光灼灼地看着岳安王。

      让瞯这位大夏࣓岳安王,都称之为机缘的,可不能是什么小事儿。

      籬岳安王缓賐声道:“这机缘,若彈是抓住了,不仅有益于你,对整个乌铁都大有好处!”

      太子此刻只觉得嘴唇发干,咽了咽嗓子:“御叔,怀安愿闻其详!”

      岳安王也不再卖关子,继续说道:“你还记得方才做出那《黄鹄歌》的江南吧?”

      “自然……记得惎的。”

      太子听到岳安王如此说话,突兀升起一种不安之感。

      岳安王察言观色之间,心头一个咯噔,

      “怀安……难道此前你和那江南接触过?”

      太子一一道来,“几日前,为了让将探子安插在怀苏身边,我曾让夜枭…䞍…对他出剑……”

      岳阳王脸色沉了下来,就像快要滴出水,“还有呢?”

      ꋓ“没…┸…没有了,那江南反过来夺了夜枭的剑……”

      看着岳安王沉闷的表情,太子心中那不安之感,更늡盛。

      Ꭸ “御叔……您说的机缘……和那江南有关矏?”

      岳安王长长叹了口气,说不出的无奈,“机缘?如今怕是劫难咯!”

      䑽 “゛你难道就不曾想过——夜宵是七品,而江南只是八品,他凭什么能夺夜枭的剑?”

      “难道他隐藏了实力?还是什么其他……旁门左道?”太子喃喃道。

      事实上,这几天来,他也一直是这样猜测的。녱

      却不曾往ᐔ更深处去想。

      这时岳安王皕突然提起,让他活络的心思一下子想到了某些忽略的东西。

      岳安王长叹一声榩:“你可还记得,月余之前,在大夏发生了一件ꪇ大事?”

      大夏每天都在发生大事。

      但对㤦于黲岳安王这等身份来说,很多百姓眼里的大事,都是鸡毛蒜皮。

      若非要说,这几月来,能让岳安王都称为大事⁃儿的。

      只有一件。

      ⨫太子的脸,顿时失去了血色。镔

      他终于想起。

      䬳 月余之前,曾凶名赫赫的大夏剑庐,突然出了一位剑首。

      只是乌铁与ࠏ剑庐素来无任何交集。

      他当初得到消息时,也只是匆匆略过。

      并未深究。

      “御……御叔……您说的是剑庐重立剑首?”

      太子的声音已经颤֝抖了起来,믓虽然是发问,但基本已经可以쨽肯定了。

      븀岳安王死死盯着太틖子,一字一㎘句:“那位剑首,是大夏的一位外指绣衣,其名……江南!”

      轰!

      犹如九天震雷,炸响在太子耳边。

      手中的古瓷茶杯,砰然砸落,清脆的瓷器破碎声中,茶水混乱飞溅。

      太子,犹如失去魂灵一般,瘫软在椅子上。

      剑᳹庐。

      ᯫ 虽瓝然这十几年没有什么大动틼作。

      但对于耳目皆聪的太子襦而言,仍然那些䜦泛폯黄书页记载中瞥见它的恐怖。

      桿 以及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迫力。

      剑庐,是有一品超然存在梨的。 彩

      一品是什么概念,太子并不清楚。

      但他知晓,乌铁国皇宫底下深处,闭关修炼的护国护道者,最高,也只有三品。

      而一品的存在,早已经难以用“縕人”来形容。

      他们轻易绝不会出现在人间。

      据说百틊年前,某位一品的修者,心血来潮踏足人间。

      먉 瘳行至撙一处村落,当时天气酷热,正值盛夏,蝇蚊乱飞。 꿲

      那位存在只是随口说了句“聒噪”。

      从此数百年来,那村落方圆百里,再郇没有藉人发现过一枚蝇蚊。

      直至如今,亦是如此。 鵡

      这便是一品。

      随便一言,改变世间事。 ᕜ

      똌那坐落深山,跨越无数岁月的古老剑庐,其씪中便存在此般存在!

      而剑首,便相当于剑庐的太子。

      待他成长起来,便是天下剑道魁首!

      쯁“我说的机缘,便是让你结交这位턏新晋剑首——如此一来,不用百年,无论是你还是乌铁,地位必将更上一层楼!”

      岳安王摇头道:“可曾想,你却自己挖了个坑跳进去。”

      “御……御叔!”

      太子突然想到了什么톹,像是抓住救씉命稻草:“御⠴叔!您说他是绣衣使!和您同为朝廷机构,您……您有法子的吧?你……”

      “怀安팛,人总要为自己嵏的作为,承担结果。”

      岳安王打断了他的话,意味深长舛道:“所䌞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好自为之吧。”

      㺋听此一言,太子的㕐目光骤然失去神采,瘫软在椅子上,不发一言。

      甚至连岳安王何时离开东宫,都不得而知。

      整整一夜,他未ム曾动弹。

      太阳升起之时,他才站起身,脱下衣服,往背上背负荆条。

      朝宁安宫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