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进化变异>

      “老傅,小宝悰库还剩许多丹药。张五、黄六是你亲信,开启封印的血符䊧交给他俩掌管。”

      “好,我会告诉他们的。”

      “眼下庶修之中,以云溪、聂虎二人修为最高,恐怕会沦为四少眼中钉。把一半‘安息ऺ冰元’留给他们防身,还有,我制作了几十张阳炎符箓,你都派下去,发到六七劫的弟子手上。”

      詍 㿭 “没问题。”

      “还有,你、我、无依、小央除了十强的额外奖励,໐获得的其他法宝和丹药,都赠予没参加御览比试但有潜力的师弟师妹......小天那本《麒麟神臂劲》,也挑选合适的弟子忥传授吧!”

      “......嗯。” ၏

      饮“疗养居会另招一溷名医师当值,你让张五、䔔黄六和他搞好关系,这里依然作为庶믪修的大本营。”

      “这个我已经交待ʵ了。”

      “很好,那么,就这样吧!”

      李牧青拍拍傅星辰肩头,☟走苠向自己房间。

      “喂,獶牧青,等等!”

      傅星辰叫住瞵了他,“这就完了?目前,嫡修气焰嚣张得很,我们走后,剦不多再布置周密一些吗?我想了一夜,琢磨了不少后手,可以团结庶修,算计嫡修,我还准备和你多商量商量呢......”

      “老傅。”

      李牧青微微一笑打断他。

      “你非常聪明,但有些事情,你还没能ᖡ看清。”

      솼 “嗯?”

      “嫡修之间的对抗,本来就不平얮等。说句难听点的,除了一两个天才外,从前嫡ᦿ修们根本没把庶修当回事,否则真视我们为劲敌,最好的办士法,就是拿庶修最缺的丹药,收买叛徒庶奸。”

      “咹?”

      “可你曾见过几个叛徒?就是韩松那种不合群的庶修,一开始也没有投靠他们,为ࠝ什么?嫡修们认为纯属浪费,你会拿金㚭银收买猴子,去对付另外的猴子吗?” ቃ

      “......我不明白。”

      쁀 “你明白,只是你把庶修的团结,想得太崇高了。庶修没有丹药,没有法宝,二十岁到头,练不出什么名堂,就得滚回红尘。换而言之,在嫡修眼里,庶修从来不算什么威胁。他们不把我们当座人,我们才会那么团结反抗。”

      “这......”

      “通过எ御览比试的收获,加上我诓骗来的丹药,庶修实力大涨,嫡曎修积蓄被削弱。双方勉ᾣ强有了点对等的趋势。你觉得嫡修对庶修的做法,还会鷓像以前那么温吞吗?”

      “你是指,他们可能要收买庶修,分化我们的阵营?展开各种打击报复?”

      遻 “是的。”

      “筒那、那我们不是更应该谋划充足吗?岂能撒手不管了?”

      “你谋划不了人心。有的庶修,团结在一起,希望追求平等。当平等真的触手可及,有能力和对方叫板,他们就不会再想要它了。如果嫡修来拉拢꣬,来收买,你是阻釈止缴不了的ﺅ。饲”

      “我、我不信。”

      “不信?云溪和聂虎渡过ス八劫,也觤算外门强者了。你看御览比试之后,他们还有原来那么死心塌地吗?”

      “......确实,除了뵈前日吊唁谭老,连他们人影都见不着,不知去干嘛了。”

      “不要责怪他们。人一强大,攮都会﷤有自己想法,这很正常。若只知屈居人下,也没资格맟称为高手了。可惜,你㗏不能保证,﵊每人敋的变化都是⨕向好的。所以,똥你谋划再多,还不如顺其自然。”

      傅星辰静静听萌着,半晌点了点头,道:“我懂了。”

      “老傅,我们也有自己的人生,以及恩仇。以后很多地方,我还要仰仗你,快快成长吧!”李牧青叹道。

      “你装毛的沧桑!你年纪比我还小吧?”傅星辰回他一记白眼。

      尫 “哈哈哈。”

      李牧青笑着踏入房间,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第二天,一艘通体晶莹的小船,停在八褙卦广ᓃ场当中。

      围观的弟子都并不惊讶,较为年长的,已见过几次这种船了。

      煾 它叫“接引云舟”ꄫ,乃是接引晋升弟子去内门的载具。

      “晋升者在哪?”

      云舟舟头,一名白袍青年悠然而立,环顾着四઎周。

      此刻,他的乘客却全在墓碑前。

      “小天,老谭,我䞔们去了。”李牧青深深一躬,久久没有抬头。

       其他三人也一样。

      “好了。我们出发吧,别让接引师兄久等了。”

      李牧青˄回首,发现三人都有些失魂落魄,姜央眼圈还红红的侖。

      흹“我是一把锁!”

      忽然,李牧青的声音将三人吓了一跳,只见他张牙舞爪,轀像个跳大神的巫师对着他们施法。

      “现在,我要把你们的悲伤和愤粠怒,统统锁住,不准泄露,知道了吗?”

      “......”

      “笑什么?走了走了走了!”

      药四人取了行李,径直往广场走去。

      艎 李牧青、苏无依、傅星辰的包袱都不大。

      只有姜央背了个大篓子,身后还跟着一堆小动物,在白娘՛子监督下,乖乖列队移动。

      “我说小央,你这是拖家带口呢?”李蚘牧青吐槽不能。

      “估计是食物储备吧。”傅星芪辰笑道。

      ⿁ “不ᵸ许吃它们!这些宝宝,是我用来养蛊的。”

      “......那叫养蛊吗?一只都舍不得杀死,我看是帮它们养老吧。”

      调侃兒着姜央,一行人来到目的地。

      “诸位就是晋升者了?”白袍青年微微一怔,“咋这么多牲口?内门不缺吃的,不必自带干粮。”

      “师兄误会了,这뜇些是她的宠物......”

      “什么?以往晋升者,都是搆一次一个。你们这回同时过来四个,云舟已嫌太小了,哪还能再塞东西?䱀”

      “挤一挤酏嘛,挤挤总有位置的。啊,麻烦师兄,请让一让。”

      李牧青硬着头皮,直接拎行李上去훨了。姜央如临大赦,忙趁机招呼宠物登船。

      白袍青年一脸的黑线。

      “......你们这是晋升还是偷渡啊?”

      这艘仙气飘飘的云舟内部,硬是坐出了春运的感觉。

      “起飞。”

      白袍青年无奈,手掌按在舟头矗立的궣一根柱石上,白몸色纹路激活,云舟缓缓升空。

      “牧青师兄,你们保重!”

      历经谭小ᤔ天轴之死,庶修士气空前低谷,许多뫔弟子害怕惹祸,都陷入沉默,不敢和李牧青等人来往。

      但此刻,依然有人情不自禁高呼,为四人送行。

      呼——

      云舟很快攀上高空,穿行在层云之中,名副其实是一艘浮云之舟。

      ᖑ“师弟牧青,敢问师兄高姓大名?”

      一是嫌舟内空间太挤,二是想打听情况,李牧青来到舟头,找白袍青年聊天。

      此人性子比较随和,或可结交。

      ꔼ “喔!你就是牧青啊,那个享有真人待遇的外门天⓮才?”白袍青年点点头,“我知道你。我叫田一航。”᷌

      “原来是田师兄,一点薄礼,不成敬意。”李牧青大方递上一只小盒。

      ⼵里面装着的,是丹阳洞府所获神丹中的一颗,名为“松鹤万寿瞘丹”,能延年益寿、增进功力,算是老少咸宜。

      “唔.....䞺.”

      田一航启开小盒一丝宎缝隙,顿떕时露出惊讶,可见是识货的。

      如此品级的丹药鼓,内门弟子也难得到。当即不动声色,默默收进怀里。

      “太客气了!师弟有什么想问的,尽管开口就是!”

      两人就这样愉快地聊了起来。

      䫯 田一航是接引弟子,虽然修为不高,阅历却比较丰富。

      据他称,除了媝外门晋升者,问道宗还会从乾云洲各地的修仙世家招收九劫弟子。 ꇺ

      后者才是主力军,每年都有数百人加入内门。爘

      这些世家ⲷ,一部分是ퟌ从问道宗脱离出去的,另一部分则是散修家族,依托在问道宗名下。

      因为祈大乾皇朝有制,必须朝廷㐭认证的大型宗门,方可纳人修稦行,无疑等왂于否决了散修的正当性。

      故改制之后,原本世上散綃修,纷纷在八大御封宗门挂名,成为其属下附庸。

      也就是说,在内门弟子人数组成上,散修世家子弟大于土著嫡修,远大于草根晋升的言庶修䔽。

      “看来内门之中,压根没什么嫡庶之争......”

      李牧青装作漫不经心,忽问田一航:ū“那法正真人修为돶如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