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视频下载?ios

      第三梦(5)

      这地方并没有十多年来想象的神秘,更不是像她那天的梦里那么离奇。

      抽了一个有空的周五下午,于溪特意早早从学校里出来,绕了一圈去断桥那边去看看。她那个一直耿耿于怀的梦终于是有了定论,这里跟自己的梦唯一有共同点的就是这个地方同样也是居民区罢了。

      不过装修的风格跟自己所住的那个小区有着明显的差异,楼房的主色调一个是比较亮眼的黄橙色,一个是比较深的红色。她随便走进了一家甜点店,正犹豫着是买哪一个甜品的时候,她突然听到店外边有嬉闹声。她回过头去,是两个背着书包的孩子,正一前一后地追打着从店门口掠过。她想起今天是周五,孩子们周五一般都会放学比较早。

      向来选择恐惧症的她这一刻突然很快就有了主意,她指着她一进店第一眼就看见的那个红丝绒蛋糕:“就要这个吧。”停了一下,她又对那个正把蛋糕从柜子里拿出来的店员说:“再那一个。”

      她拎着蛋糕走出了店门,在那两个孩子后面,又有好几个孩子一路朝这边走来。她心念一动,她走进了这个离自己一直以来都特别近,却又无比陌生的小区。前门是有保安室的,只是门口那个胖胖的保安看上去就从来不会拦人的样子,事实上小区的内部都是有摄像头的,所以让外部人员随意进出也没什么关系。

      她经常会在小区这样的地方迷路,对她来说一整排的千篇一律的建筑很容易让她对方向产生错误的判断。

      不过这一次她却没有一点迷失方向的感觉,或者说,她这次对于目的地其实早就有了非比寻常的熟悉——无论是从自己家那边的小区,还是在这个她从没来过的小区。她几乎是径直地就到了这家小区的后门,后门口有两个小孩子在玩,她依稀可以记得就是自己买蛋糕的时候跑过去的那两个,他们此时正玩着玻璃球,全然没有注意到已经走到他们身边的于溪。在他们的挨后面就是这小区的后门,她走过了那两个孩子,径直走出了后门。

      因为后门这一带几乎从没有人来过的原因,从后门引出的那条路居然从门口开始就已经长满了杂草。她趟过已经没过她小腿的杂草,转了个弯,又在同样是杂草的路上走了几步,然后,她就远远地看到了:

      那座断桥,以及断桥的那头她无比熟悉的一切。她走上前去,因为前些天下了一阵子春雨的原因,干涸了好久好久的这座桥下的那条河流,此时正有淙淙的一阵细流流过。

      她于是决定回去:好久没有去米叔叔家看过了,她想着把剩下这个蛋糕带给向来喜欢吃甜品的阿姨。

      这次特意绕了一圈,也算是帮童年的自己看看一直在玩耍的桥那边是什么样子吧。

      她突然就想起了在这小区后门边玩耍的那两个孩子:是不是等他们童年都结束了,也不会知道,后门的那一堆杂草后面,其实是有一座断桥的啊。

      等她回到她所在的小区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她看着把西面的天空全都染红的夕阳,夕阳过后就是黑暗了,可是她却因为这一趟毫无理由的路途,一扫了前面这些天里那种莫名的阴霾。

      她敲开了他们家的门,是米叔叔开的,这个时候一般他们两个都下班了。

      “呀,是小溪来了啊。”看到她来,叔叔阿姨一如既往的寒暄让她有点出神。

      “去外边溜达了一圈,正好路过一家蛋糕店,这是给阿姨买的。”于溪把手中拎着的红丝绒蛋糕放在桌上,因为颠簸了一阵子的原因,上面一层的红色丝绒已经掉的差不多了,但是阿姨看见这个蛋糕仍然是像收到了很珍贵的礼物一样欢喜。

      其实像现在这样的话,就已经算是幸福了。

      于溪这么想道。

      第一梦(7)

      “来啦。”米路刚走进这间出租屋,就听见阳台那边传来了顾瑾的声音。

      “你的门怎么没关,女孩子家,一个人住怎么能这样。”米路把手中的一盆绿萝放在门旁边的架子上,顺手把门关上。

      “我知道你要来啊,所以才特意给你留的。”顾瑾的声音依然是从阳台的方向传来。

      米路往前走了两步,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与他印象中女孩子的住处完全不同,没有任何繁杂的装饰,甚至跟自己的房间比起来都说的上简陋。

      不过想想也对,米路摇了摇头,她一个女孩子家孤身一人来到这个从来没有来过的城市实习,确实也挺难的。他一边如是想着,一边朝着阳台的方向看过去。

      在他的视线里,顾瑾正坐在地上,两腿盘着,画板就摊在她的膝盖上,此时,她正用笔蘸着身旁的颜料,低着头在画板上涂涂画画。

      看到这一幕的米路突然想起了他和这个女孩子初遇的那天,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也是这个表情,同样在画板上画着画。当时的自己还是画中人,现在过了这么久,他也只是第二次看见这个女孩子画画,从她认真的表情来看,她真的很喜欢画画吧。一时间,米路竟觉得有点恍然。

      “你先随便找地方坐吧。”顾瑾抬头望了一眼远方的楼房,又朝米路的方向扫了一眼,说道:“我还差一点就好了,你再等我一会。对了,麻烦帮我把你给我的那盆绿萝拿过来,我想把它放阳台上养。”

      米路笑了笑,点了点头。把绿萝搁在阳台上的空当,他看了看顾瑾的画板,因为距离较远的原因,他只能看到画板上是一个玻璃窗外的几座高楼大厦。

      一个根据她现在的视角所画的写实画。米路想道。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本该挂着电视的那一面墙空荡荡的,米路又看向了那个南方的姑娘,她一个人来到这里真的挺不容易的啊,至少,自己是不敢一个人独自前往一座陌生的城市实习半年之久。

      这时候顾瑾正麻利而熟练地收好地上放着的颜料和画板,然后把刚画好的那幅画拿了过来。

      “喏,看看。”顾瑾把画摊在桌子上,对着米路指了指那幅画。

      从刚刚顾瑾画画的视角上,占了整幅画一大半的窗户,窗户里是几座高耸的楼房和两段交叉着的路,而米路一眼就注意到画里刚刚空荡荡的窗台上多了一抹亮人的绿色:是他刚刚拿过来的绿萝,虽然只有寥寥几笔画出的轮廓大概,但米路还是在一瞬间就辨认出了。

      不由自主地,他问:“这幅画的名字叫什么?”

      而她的回答出乎意料地快,大概是早早地就在心里想好了名字:“守望幸福的少女。”

      “守望幸福的少女……”米路又慢慢重复了一遍。

      “你能读懂我这副画吗?”顾瑾问他。

      米路想了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看这条路。”她指着画里的那个十字路口,她用的色彩很特别,灰色的马路上留着一些橘黄,看起来像是落日的余晖在上面的印记:“这是你来时的必经之路。”

      米路听顾瑾说着:“我在很早的时候就完成了这幅画的大致内容,在今天下午的时候我早早地就把画板颜料收拾好,然后,看着窗外。”

      “润色吗?”米路问。

      “不,我在看着窗外发呆,我看着从我这个窗口可以看到的那个是你必经之路的路口,直到你出现。”顾瑾没有抬头,只是低头看着那幅画:“你在那个路口出现之后,我跑到门口给你把门留一条缝,又跑回来开始给这幅画润色,再到刚才,我把你刚送来的绿萝填进我早早留白的空隙中。”

      她轻轻的用纤细的手指抚摸着画上绿色颜料还未完全凝固的绿萝:“我从开始画这幅画起,就一直在守望着你。”

      “你真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女孩子。”米路叹了口气,感慨:“我觉得我们之间有些东西太相像了,像是心有灵犀一般。”

      “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我们相像的地方或许更多。”

      “可我却不敢去了解你。”米路说:“我越了解你,越对我这么多年以来的写作的念头心怀动摇。”

      “可我却总想着去了解你。”顾瑾说:“我从第一次见到你时,便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这时候米路突然想起了顾瑾曾经送给他的那幅画,画里他身体的颜色被她画成了橘黄,像是落日,也同样像是朝阳。

      而这时顾瑾恰好没头没脑地说:

      “橘黄色的意义,是幸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