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视频最新网址

      12月中旬,又一次晴天,从这个季度初的那次大型极端气候之后开始,这次【冬乱纪】的气候相对于以往变得平稳了很多。

      “......莉雅。”

      一片森林和草场的交界线上,茂密的,将每一片土地覆盖的半人高野草在风中狂乱的如海浪般摇摆着,树叶窸窸窣窣地响动起来,带动树木主体随着风向摆动,只穿着一件灰格子衬衫和一条暗蓝色牛仔裤的黑发年轻人坐在十米高的树枝上,靠着主干,只保持着非常干净而疏于打理的乱发在风中摇晃着,他看着面前和他正对的草场。

      而他的正上方,是将自己用腿和尾巴倒吊在树上的,长着狸花猫毛色猫耳猫尾的兽人族黑发女人,她轻松写意的样子,还有余裕轻轻的晃荡两下身体,晃着因为引力褪下裤脚而露出的白生生的小腿。

      她的位置和年轻人非常近,以至于他侧一下头就能让脸蹭在一起———他们已经蹭到一起了。

      “......”

      阿尔伯特一边摸着猫娘手感顺滑的猫耳,一边向下看了眼地面。

      尽管他现在能够飞行,但在不施法的情况下。

      他还是更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

      能够像现在这样敏捷地在自然环境下熟练活动,很大程度上是克服了畏高的天性的结果。

      “嘿嗦———”

      塞西莉娅松开脚,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掉落在他身上,连带着阿尔伯特心里“咯噔”了一下,身下的树枝剧烈晃动了几下,总算没有断,他收敛了刚刚使出的力量。

      只见树枝上留下来几个清晰的手指印。

      “别吓我啊。”

      “诶嘿~”

      塞西莉娅趴在他身上,勾着他的脖颈,像真正的猫一样用力的蹭他,这里用到的力量对未修行者而言可能就像把人按在搓衣板上洗,但对他们而言刚刚好。

      她眨了眨眼睛,对他的脖颈悄悄哈了口热气。

      “唔.”

      他触电一样敏感的躲开了,板着脸,有些严肃,但慢慢显露的微红仍然出卖了他:

      “别闹....”

      阿尔伯特仍然没有习惯这样带着调戏性质的举动,而塞西莉娅乐在其中,也只有她、唐吉诃德和极少数几个人能有幸见到这幅样子了——对外人,他大都公事公办,以及,尽可能不使其涉及私事,他不是没有处决过叛徒和特务,这里面不缺漂亮的,层经历过难以面对的事务不在少数,但现在,这是另一种“束手无策”。

      “好不容易出来了,放松一点嘛~”

      她把自己当成了绳索,不动声色地运力锁死了他挣扎的动作,让他在树枝上坐好,也方便这只人形大猫撸人。

      他们现在相比以前确实很少有机会能够这样轻松地在外面观看风景了。

      这里也要感谢阿瓦兰迦人的自然保护做得很好,让他们能随时够看到眼前这副城市与自然完美融合的奇异景象:

      城市外围的森林和草地生长相当茂密,自本季度十月份的极端严寒过后,连续的相对稳定气候导致了这一代地区植物活跃了不少,许许多多枯萎的枝丫重抽新绿,向四周延伸,最大限度的争夺资源,以为自身延续积攒力量。

      于此同时,冰冻的溪流中也渐渐开始出现稀碎的水流,在慢慢苏醒了一部分的【微光植物】的翠绿与幽蓝辉光映衬下,又多出几分生命“律动”。

      极少部分洞穴储备空了,亦或是脂肪储备不足的动物恢复活动。

      它们继续争夺着熬过冬【乱纪】最后一点时间的资源。

      每一分每一份都至关重要。

      “这种时候树菌长得很快哦。”塞西莉娅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她笑着说,“我们等会儿去摘一点嘛。”

      “好啊。”

      “然后然后,我们再去掏洞,掏点吃的出来。”

      猫姑娘已对此有了完整的计划。

      阿尔伯特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都听你的。”

      男巫对她的想法都表示了顺遂,毕竟,他自认为自己只是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在学术之外,名为“阿尔伯特”的男人并不具备多么优异的禀赋,如果看上去有,那也不过是其在上百年的生命中积攒下来的,经验方面的“遗产”罢了,既然塞西莉娅看上去在生活上更有“天赋”,那还是就按她说的好。

      再者这样似乎能让她更高兴些。

      “真好呢———”

      塞西莉娅嬉笑着拥抱他,面色绯红的把脸埋入阿尔伯特的怀抱里,小小地吸了口气,眯起眼睛,惬意的让身体完全放松下来: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就这样让自己被爱人的气味和温度完全包围,也让阿尔伯特沾满自己的气味。

      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而且他身上现在完全没有其他人的气味。

      这就更完美了。

      她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外人“污染”。

      阿尔伯特观察了下她的样子,小小地调整了下姿态,然后,将一只手直插进旁边的大树干里,这对他来说很轻松,然后,他扣下来了一块拳头大小的木头,观察上面的结构和纹理———当他无事可做的时候,他总喜欢观察点什么,寻找和记忆线条,对他来说也算是乐趣之一,一些意外惊喜带给他的愉悦甚至会超过一本好书。

      “......”

      木质纤维排列结构和整体结构强度告诉他,这是一棵选择了【减轻自重】和【高密度】的进化道路的树种,它有着出色的韧性。

      而且和塞德拉斯星球上许多其他植物一样,它有着大量的气根。

      它们为主体进行支撑,而且作为一种繁育手段而存在:

      当主体死亡时。

      气根们又会抽枝长叶,成为一棵新的树木。

      有许多鸟类乐于在气根与气根之间筑巢,它们会挑选相邻的,较进的主气根,然后将上面分支的小“触须”连接起来,像进行一项艺术事业一样“编织”出“吊篮”的框架,再在上面铺好草和泥土,依托大树遮风避雨,安全系数很高———然后相比这一切的精巧,阿尔伯特屁股底下坐着的这棵树的树叶就有种“粗制滥造”的赶工迹象,这树叶是狭长的,表面平滑,很容易就能拽下来,似乎,这棵树一开始就不打算在遭遇大风时保留它们,而要弃卒保帅。

      这样,在极端天气中,失去树叶的大树就总不至于被轻易折断,有机会存续下来:

      树叶周围的小绿点表明了。

      这些树叶时刻可以被替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