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妞

      五月,庚申日。

      天色方亮,旭日东升鶩之时。

      沉뚕重、雄壮的鼓声在介休、陭氏、阳阿、高都四县响起。

      无数剽悍瀐勇武的将士瞬间睁开双眼,纷纷一跃而起,各䅼穿征袍,披戴甲胄。

      一通鼓罢,一队队严整的士卒已经列阵帐前。 ᅰ

      雄壮勇毅的屯长已身披重铠,开始巡视队列,杀气쩷四溢的表情让所有士卒敬畏不已。

      全军上下胔每一名屯劍长都是自孟县创立之初便投身军旅的仭老人。无一不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百战老冏兵。

      틴士卒们是打心底里敬畏、佩服这些百战余生的军官,谁也不敢乱动ꈷ分毫。

      直到第二通貝鼓响,屯长们才纷纷停住脚步,走到全队之前,吼道:“列队,晌饭,严禁喧哗!饭后到校场集岢合,第三通鼓响未至곺者,以怠军之罪,ྏ皆斩!”

      “诺!”

      ꩗士兵吼声如雷,ኁ仿佛即将出笼,掀起腥风血雨襭的凶兽惁。

      随后各队풜士兵纷纷跑步前进,隆隆的脚Ք步轰鸣声令人心潮澎湃。

      今日便是誓师出征的日子。

      张瑞亦未睡懒빆觉,心情激动的坐在榻上,穿戴好玄黑色的征袍,由谢玄亲葂自为其披戴重铠。

      威严明亮的明光铠反射着旭日的晨曦,显得格外有气势。

      铠甲重达数十斤。却没想象中那么䮏沉。

      毕竟这数十斤穿戴在全身,而不是全部由肩膀承受。

      所以即便以张瑞之瘦削,行动亦不受太大影响。

      随后赵云为张瑞在腰后佩戴上一柄造型轻奢的ꋑ利剑。

      如今太原将士皆是将刀剑佩戴在腰后。

      盖因灌钢法打造的刀剑长度远超当下,若挂于腰侧,根本无法将其拔出。

      为方便拔刀,将士们便将刀剑挂在腰后,刀柄在左,右臂从身体左侧抽刀。

      审配则为张瑞Ქ腰间系上两方银印青绶椑。

      如此一切方才穿戴完成。

      张瑞起身,在铜镜前审视了一番,感觉自己今日黑袍玄甲格外英武。

      ︈随后才满意的走出房门᧝。

      髑府前츚数百名亲卫列阵而立,军容严整,玄甲映日,长矛如林。

      䕅 黑袍玄甲的大军在晨ἲ曦映照下,尽显精锐本色。

      ၈ 张瑞豪气干云的一挥手,说道:“出发,前往军营。”

      铁甲大军轰然转向,随即隆隆脚滴步声整齐响起,整个天下仿佛只剩下这一个雄壮的声音。

      当张瑞抵达军营时,正好是辰时。

      第三通鼓的最后一声余音飘荡在营地上空륽。

      校场上已经整整齐齐的놎肃立了三千多名将士。

      ᨱ所有人都身躯挺拔,鈇手握长矛。

      槔张瑞在台上向下望去,眼前铁甲如墙,长矛如林。棨

      뒕 一双双热切的眼睛里一致的流露出忠诚与勇敢的神情。 ḙ

      由是张瑞振臂一郓呼:“将士们!”

      “万胜!”

      “万஍胜!”

      “万胜!”

      山呼海啸一般的回应,震耳欲聋。

      张屽瑞满意至极,待将士们三呼万胜뉂之后,对着殷切望向自己的将士们大吼道:“白波乱贼,暴虐无道。劫掠郡县,残害同胞。义之所至,奉诏讨贼。用气愤风云蚹,志安社稷。顺宇内之推心,爰ꘚ举义旗,誓清妖孽,拯生民于涂炭,复汉官之威仪。二三子,其䞁佐我明扬军威,肃清山河!”

      䱙 “酷杀!”

      “杀!”

      넰“ꩃ杀!”

      冉冉升起的太阳下,无数高举的长矛折射着刺目的寒光,杀气仿佛凝结成实质。

      ﶙ 如此剽悍肃杀之师,张瑞却只扬了扬厁手,便立即止住众人韰的狂呼酣吼。

      三军肃穆而立,等候张瑞继续誓师。

      ꄯ 于是张瑞命令道:“祭军旗。ማ” 塭

      祭品是一只白鹿,由四名雄壮的士卒抬上祭坛。

      亲兵ᚸ统领,昭武校尉谢玄亲自持剑走上祭坛,剑光雪亮,一剑便将白鹿身首两断。

      军旗见血,此战不戮敌酋,大ᘢ军绝不班师。

      层张瑞墵便负手而立,面向众军,吼道:“指军旗为誓。此战必赏罚分明。眎”

      “奋勇向螋前,军功뷉卓著者,必赏勋授田,千古勋名,争之顷刻。”

      “敢有怠慢军机者,必以Ꞅ十七禁令五Ṹ十四斩굍,严明詶军法쩬,传示三军!”㓋

      “宣明Ἡ军纪!”

      随着张瑞话音落下,各部军正列队走至高台之上,展开律令文书,声音洪亮的齐呼:

      “一:闻鼓不进硿,闻金不止,旗举不起,旗按不伏,此谓悖军,犯者崷斩之。

      二:呼名不应,点䵀时不到,违期縱不至輬,动改师律,此谓慢军,犯者斩之。

      ……

      十六:主掌钱粮,给赏之时阿私所亲,使士卒结怨,此谓弊军,犯者斩漇之。

      十七:观寇不审,探贼不详,到不言到,多则言䓪少,少则言多,此谓误军,犯者斩之。”

      一声声犯者斩之,在这肃杀的环境下不禁令人心头剧震。

      于是三军肃然,莫不敢犯!

      军威既立,誓师已成。

      迎着旭日东升,张瑞意气风发的拔出腰间利剑,用力的向前一挥,大吼道:“全军开拔!”

      三千虎贲轰然转向。

      팮数百铁骑同时翻身上马,铁甲铿锵之声Ⓚ令人热血沸腾。

      赵云策马奔至铁骑队列之前,扬声下令道:“亲军侍卫骑,随某䲕出征!”

      一声令下,一直댆不动如山的铁骑,立即奔涌如潮,风驰电掣的踏出营,猎猎旌旗在风中如云招展。

      这一刻,同样的一幕在高都、阳阿、陭氏、介休同时上映。

      ✎数千名铁骑高举玄黑色旌旗,意气风发的掀起了漫天的烟尘,奔赴向各自既定的战略目标。 軌

      铁骑之后是队㓳列严整的步兵方阵,钢铁之师高举着如林的长矛,雪亮的矛Մ刃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在方阵之旁,张瑞亦登上战狮车,高坐于建义中郎将䜇方能享配的麾盖之䍚下,谢玄持刀带盾立于张瑞左侧。右侧则护卫着一名持弓竖矛的卫士,乃是从全军挑选的䆃勇靱武善射勇士,名叫李猛,是一名归化乌桓人,由赵云力荐,担此重任。

      澄ꕓ在队列的最后,是数以千计的牛车,浩浩荡荡的满载着无数的粮秣동物资。

      此一战,出动了太原所有的名将猛士,八成勺的精锐大军,以及过半的物资底蕴。

      绝不允许失败!

      战车疾驰,春风迎面,入囓眼是满目的旌旗쟰铁甲,入耳的是将䐴士整齐的츳步履轰鸣声᫨。

      张瑞此刻踌躇满志,出动了这名多的名将劲旅,自己怎么会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