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app下载吧

      华生跑进刘氏的屋里,看着躺在在床上的母亲笑道:“娘,大姐说让母亲给我再生一个弟弟,我来跟母亲რ说一声,好让你有个准备!”

      瀺跟进来的黄远芳一听,气不打一处薴来暌。看着刘氏告状:“我教他读诗文,他不听话,故意跟我打岔呢。”

      刘氏看着黄远芳问道:“你教他哪首诗쪎文了?” ꎥ

      “娘,大姐教我读: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

      华生挨着刘氏的床边坐下,看着闭着眼睛睡觉的弟弟,轻声说道,生뎛怕吵醒了梦中的小家伙。

      “这也是唐朝诗人杜甫写的《江畔独步寻花》,弟弟非要乱读,气死我了。”

      黄远芳看着刘氏轻声说道。

      “黄四娘家花满溪?这是说的我们家啊!屋后面就有几树杏花,될大姐让母亲再生一个弟弟起名叫黄老四么?”

      华生看着刘氏笑道,把黄远芳问得目瞪襔口呆。

      黄远芳气得指着华生笑道:“这里的黄四娘家不是你说的黄四땸娘家...덢...”﬍

      刚说完这句话,黄远芳也被自己绕晕了。

      华生看着她笑嘻嘻地回道:”大姐,这黄四娘家不就是说让母亲싚再生个弟弟么?”

      刘氏听完摇摇头,看着化生说道:“去把你大姐写的诗文拿进来,娘教你读。“

      华生一听,一溜烟往屋外路去,不一会捏着黄远芳刚写的诗文走了进来,递给床边的刘氏。

      쿗“拿笔来!”刘氏伸手说道。

      黄远芳将捏要手里的半枝铅笑递给了刘氏,然后瞪了化生一眼:“让爹知道你惹娘生气,非得渙揍你一顿。”

      刘氏看着两个孩子笑了笑,捏着笔了诗句上写了两下,然后递给了华生。 ૥

      “再给娘念一遍,就念这一句。”说完指向自己刚刚标记的一句笑道。 뽫

      华生一接过刘氏手里的诗文,瞪眼往上面看去솺,只见上面写道:

      䬆 黄四娘、家、花满蹊。

      诗句里加了两个标点,瞬间让黄远芳明白过来,原来自己的弟弟是钻了自己的牛角尖啊?

      华生张口轻轻读道:“黄四娘、家、花满蹊。娘这还不是说的是我们家吗?这诗里都说了让母亲再生一个弟弟。”

      刘氏看着他笑道:“娘知道你明白,钻了大姐的牛角尖,可不要钻娘的,要不等你爹回来,我让他用板子跟你讲道理。”

      㑀华生一听,嘻嘻笑道:“虽然我能明白这个道理,可我我还是喜欢黄四㼽娘家花满蹊,娘以后还能再给我生一个弟弟!䎲”

      ज说完这句话,华生生怕大姐生气拎自己的耳瀻朵,拍拍屁股往门外跑了出去。

      斋刘氏看着自己的女儿,微笑着说道:“他明白这个道理不行了,至于他喜欢怎么读,随他去吧,说来我也很喜欢这一句哎,这明明说的就是我们家嘛。”

      黄远芳一听,也冷静下来想了一想,然后看着刘氏小声说道:“娘,你不会真的再给我们生个弟弟吧?” 겒

      刘氏一听,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耳朵,笑道:“等你爹回来,你跟他说去?”

      黄远芳吓得摇摇头,笑道:“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弟弟好。”

      쏄......

      因为感冒的绝故,华生没有跑去找二럲狗子等小伙伴们玩耍,而是坐在自家的柜台里望着街道上来貈来往往的行人发呆。

      “刘伯伯,最近好象镇里来好多陌生人哦!”

      双手撑着下巴,华生跟柜台里的刘伯静静地问道。

      刘伯回头看了华生一眼,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这世道不好,估计是沅陵ꀰ县城的日本人又去作孽了,这些人不得不鬼跑出来逃难。”

      “我老ツ爹不说是已经找了好几年的仗了吗?怎么这日本人还在啊?”

      华生回过头来看着刘伯不解地问道。

      刘伯看着他华生摇摇头,静静地说道:“华生啊,你知道你老爹为何给你起名叫华生吗?就是因为生下你那一年,日本人打了进来......”

      “我娘说等到秋天我就五岁了,看来这场仗已经打了五年啊?”

      华生捏着自己的手指数了一遍,呆呆地看着刘伯问道。

      刘伯一听,不由得点头♝苦笑起来:“莫说是你,便是你爹娘,还有镇上所有的人,还有镇长,都盼着这一场战争早些结束。”

      正说话间,红姐从街对面走了过来,看着刘伯说道:“刘伯,听说对面武的张老䊭五将自己的旧铺子租给一个打铁匠了,据说那铁匠还会铸锅哦。” 鷩

      刘伯一听,淡淡地笑道:“这年头不好,连手艺人都跑来我们这里讨䭠生活了。不过这也是好事啊,᝛如果他铸的恙锅好,我们倒是可以跟他订做,省得跑到外去进货。”

      华生一听,禁不住问道:“红姐你啥时候去县城,带我去逛逛。我跟ψ大姐说了好几回,她都不肯。”

      红姐一ᶣ听,看着他笑道:“我也好几年没有去县城了,就算我去哪敢带上你这个小祖宗,外头兵荒马乱的,万一出了差错,你让我怎么回来交待?

      埣刘伯点头回道:”边你们学堂旞的教书先生,都不愿意进城,说呆在乡下安全㨈自在,你一个小屁孩跑去븱凑什么热闹?“

      红点看着华生认真地说道:“就是你大姐去了学堂,听说除了放假一般情况下也是出不来的,先生즜也也怕学生在外出面出事......你풐还是老实呆在镇长,长大以后再说。”

      华生一听垂下头測来,无奈地说道:“也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天,我才能长得象大姐那么大了。”

      슞红姐一听忍不住笑了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道:“等你ᮯ弟弟长到你这么大,再等上几年,就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的华生对时间还没有概念,只觉得那是漫长鐗的事情,现在多想也没什么用,只盼着学堂早些放假,ע这样他就能跟二狗子一㸬起去小溪里抓鱼摸虾了。

      大河他不敢去,刘氏也严禁他去大河边。

      在他幼小的心里,山上的小溪便是镇上一帮孩子的天堂。

      刘伯点头笑道:“小溪里好,放假后骒去抓出小鱼虾回来炒着吃,你겺老爹喜欢。到时候他帢一高兴,说不定赏你些钱,可以去买姜糖。”

      镇上的孩子们别的本事没有,在小溪里抓鱼抓虾的功夫还是有的,厉害一些的孩子还能打上一两只野鸡野兔回来。

      华生看着红姐说:“可嵮惜我没有弓箭,要不然抲射两只핂野鸡回来给蠶红姐炒来吃。”

      픿 红姐笑道:“我可没믋有那个福气,说到弓箭嘛......这对门不是要开铁匠铺了吗?看你本事了,能不能让人家给你做一把......”

      在红姐看来,无论是刘氏还是黄玉书,都不可能给华生钱去做弓箭的,这在他们ᙴ眼里是不务正业。

      若是华生跟对面的铁匠混得来,没准人家免费做呢?

      퍃华生一听顿时泄了ᒅ气,也不再言语,呆呆地看着屋檐下的燕巢不再出声。

      红姐眼见往日里话语庂不停的华生难得乖巧一天,也不再惹他,拍拍手往屋里走去,没事的时候她得去看看刘氏和小宝宝。

      华生盯着觅食归巢的燕儿,从燕巢里伸出脑袋象是跟他打招呼,禁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刘伯说道:“刘伯伯,你看去年的燕儿今天又飞回来了。”

      刘伯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笑道:“你如何能퐋分辨出它们是去ꋍ年的燕儿?”

      华生指着飞出巢穴站在屋檐下的一只燕儿说:“这燕儿去年掉下来,还是我救了它,后来红姐给我红钱,我给它做了一个记号。”

      刘伯仔细ꙕ一看,只见燕儿的腿上绑着一根已经褪了色的红线,依稀在告诉屋里的主人,我就是你救下的小燕儿。

      这燕儿都是竈一个模样,也只有华生能够认出来。那跟红线是他亲手绑在燕儿的腿上,只是这红线䁊已经褪了色嚡。

      这日子就像后山的溪水,总是在缓缓地流动,那条小溪却从没有改变什么⇜。

      再过一些日子,他就要五岁了。

      삚 혯 而屋前的燕巢从他⫗出生开始,就在攁这里了。

      这五年好似只是弹指一挥间。

      如此单调的日子好似只过了一天而已。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

      想着先生教的诗词,华生喃喃地念了两句䕂。

      刘䥋伯一听,忍不住问道:“华生啊,看来这学堂的先生给你教了不少的诗句啊?是个合格的先生。”

      华生一听刘伯说到先生,顿时笑道:“先生自然是最好的,我学的诗都是他教的,还有几首是大姐教我读的。”

      刘伯쿒点头笑道:“那你把刚才㘃那首诗句给怵刘伯说说,벱反正这会也没客人。”

      华䞝生一听乐了,看着刘伯摇晃起了脑袋,学着先生的模样说道:“先生说此诗凭吊昔日东晋南京,秦淮河上朱雀桥和南岸的གྷ乌衣巷的繁华鼎盛。”

      “而如今野草丛生,荒凉残照,感慨沧海桑田✋,人生多变。燕子寄居的主人家已经不是旧时的景象,富贵荣제华难以常保,那些曾经烜赫一时的达官贵族,如过眼烟云,消逝在历史的长河싾里。”

      华生抬头看着屋檐下的燕巢,小小的心里却在想着,不知道自己的家会不会有一天也变成诗里的王谢之家?

      刘伯哪里知道华生小小的年纪,脑子里却想着如此多的事情。

      看着他笑道:“那你还知道更多的典故吗?还是说你先生还没教你?”

      华生一听,头也不回地笑道:“自然教过的。”Ѹ

      “旧时王谢堂前燕中的王谢是东晋的王导和谢安꣠。在东晋时期,王谢两家是主导书法地位的两大家族。”

      “谢安也是东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与王羲之关系要好,他们经常游山玩水,颇有文人斯雅与风度。”

      “先生说读了古人的诗文,一定要弄明白这首诗背后的故事,要不然会让人笑你是不知所以然的家伙。”

      华生学着先生的模样,耐心地跟刘伯解释起来。

      “这首诗解释的不错,꼧看来你在学堂里是用了些心思的,晚上奖励你一只鸡腿。”

      柜台外面,大门口햘想起了黄玉书的爽朗的笑声。

      刘伯看着华生笑道:“原来这獪首诗背后还有这么多的故事,看来刘伯当年的诗只读了一半啊。鋡我得好好谢谢学堂的先生,把这里面的故事땂讲给你们听。”

      华生看着刘伯和自己的老爹嘿嘿地笑了起来,说到读诗后诗词背后的故事,他可没麌有怕过谁,学堂里的ண小伙伴们数华生的记忆最好㿱了尘。

      黄玉風雨文学檐下的燕巢不禁感叹道:“好一个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在他心里想的何尝不是跟华生一凳般。

      “老爹回来啦!”站在柜台里的华生,看着门外的黄玉书微笑起来。

      .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