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AV色色

      看着电影,揉着肚子,楚尧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齻,高婧已经睡着了。

      睡得很香甜。

      梦줘中嘴角都带笑,也不知道美什么呢。

      这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姜灵韵发消息,说平安到达公司,行李箱先放车子后备箱了,下午她会去瑞信大厦调研。

      关雎儿发消息,说花收到了,谢谢哥哥,亲亲亲亲,你几点来看我啊?我今天工作都已经完成了,随时可以走。

      苏月婵发消息,说买了下午的机票,晚上回鹏城,你有事先忙,不打扰你了。

      褚瑾瑜发틶消息,说今天回鹏城,楚总什么时候有空,约个时间喝茶啊?

      萧潇发消息,说感谢你的礼物,可以给我个地址嘛,我爸爸说给你寄点东西。

      ……

      这还只是女人的消息。

      至于其它男人的未读消息,以及那些自己可能덋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縅的其它消息,也不在少数。

      此时此刻。

      ᑞ有那훸么一瞬间,楚尧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精神上的贤者模式。

      忽然觉得外面的世界好乱好麻烦。

      ㈼ 就这样清清静静,平平螈淡淡,窝在沙发上看个电影,似乎也挺不错的。

      但很快,楚尧就从贤者模式退了㶝出来。

      清心寡欲,偶尔来一下是挺好的。

      平静心灵,滋养灵魂。

      但久了也不成。

      家常小菜要吃,鱍生猛海鲜也得吃。

      鉻 不要高估自己的理智,也不要低估自己的欲望。

      㠡日子还长着呢。

      时间是这个世界上ㄨ最公平也是最残酷⍐的东西。

      楚尧还真不敢保证……

      几年后,十几䇑年꼍后,或者几十年后,自己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

      也不敢保证……

      倘若自己真的结婚了,系统消失了,手中的财富,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活到老吗?

      人一辈子,还是非常漫멻长的。

      一个国捁家用三十年的时间,都能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别ㇿ说人生了。

      居安。

      思危。

      宁思一步进,轙莫思一步停。

      想着这些……

      楚尧将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都详详细细做了个复盘。

      一个个迄今为止见到的有点分量的人物,纷纷浮썣现在脑海凡中。

      ℩驨陆奇峰,擅长资礓本运作的投机客,河殇一代的代表人物,又怂又贪,逃亡美利坚,枪战每一天。

      蒋一鸣,胆子是够大,可惜太大了,踩到法律的红线,最终唱铁窗筴泪去了,说봀不定还得屁股开花。

      江振华,有胆量,有本事,也有运气,踩到了风口,但似乎缺点造化,算是普通人的极限,但安稳养老是没问뒒题的。

      萧德隆,时代的幸运儿,比江振华多了几分造化,但人到五十,还是要被时代的浪潮拍死在沙滩上。

      燹虞美人,虞家,真正的豪门,稳稳把控一个领域뚹,巨商,生意做唦到这个份上,至少保子孙后代三世是没问题的。

      ……

      텦 顺着一溜看下来,真就跟打怪升级没什么区别。 

      从新手村的10级精英怪,到最大副本的99级大BOSS。

      自己目前的等级,大概还位于江振华这个层次。

      但社会关系、人脉和ꍏ影响力,或许还要比江振华差븦一点。

      不过,自己是个BUG。

      开挂的人生啊,有足够的㬐潜质,冲到虞家那个泃级别。

      华夏首富?

      全球首富?

      那么,又回到最原始、칳最核心、也是自己最近一直在考虑的问题上来了。

      ——选择哪条赛道?

      互联网、金融、地产、工业、医疗、科技、文化腵、教育……

      吃喝玩乐。

      生老病死䕚。

      但凡能想起来的东西,都在楚尧脑䶖海中浮现,凭本能做判断。 ً

      㕊 而这时楚尧便瞬间发现——퐐 ೫

      书到用时方恨少,知识储备不够了。

      造花钱痙我会。

      这ࡨ些,真的不会啊。

      看来还是得憫多学点东西。

      ——至少漂要在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成为专家级别的人物。

      这是一个元问题。 傴

      楚尧诀考虑了쌓很久。

      最终,总结出两诂个,自己最感兴趣的领域。

      簞两项大事业!

      一,是钱。

      二,是女人。

      ……

      背靠沙发,楚尧抚额长叹。

      学习?

      学习是什么?

      学个der。

      一想起学习,就分外不快乐。

      再说吧。

      亟 明天。

      明天一定。

      ……

      下㮸午五点多的时候,高婧醒了。

      长长的眼睫毛一阵颤抖,睁开眼睛,她便是看到ꪻ楚尧笑着,温柔的看着自己。

      也不由甜潛甜一笑。

      “睡得好舒服。”

      坐起身来,伸个懒腰,美妙而玲珑的曲线。

      “你倒是舒服了,我胳膊都麻了,废了,要变你爹了。”ᕹ

      쬵“说什么呐!趴下,我给你按按。”

      楚尧趴在沙发上,被骑。

      殤她十指连动,轻拢慢捻抹复挑,揉揉捏捏,⓬手法很专业。

      “我等下要出去吃饭,和银行的人。”

      楚尧脸埋在枕头里,闷闷的声音冒出。

      银行的人。

      一 这话也不算说谎。

      韩风是银行뚸的人,关雎儿也是ꦅ。

      跟人说好今天过去的,现在都快晚上六点了,再不去,她真要炸了。

      ʎ “嗯。”

      高婧轻轻应许:“那我正好就不做饭了,大概几点回来啊?”

      “还不确定,看情况吧,你不舒服就先睡。”

      “那少喝点酒。”

      “知道。”

      툺再次回归去三亚前的时间管理和相处模式。

      埃 ……ǒ

      在沙发上腻歪一会儿。

      楚尧当着高婧的面,给江振华打个电话。

      问他晚上是否有空,自己要和韩风聊事情,请他一起坐坐。

      江振华没什么박事,说完全可以。 褷

      地点就定在了鹅堡。

      鞌 䃴 挂掉电话,楚尧换好衣服出门。

      上了车后,才又给韩风打个电话,说晚上一⃑起天鹅堡吃饭,聊聊瑞信大厦的事。

      ᬸ韩风自然是求땭之不得,欣然同意。

       挂电话前,楚尧让他顺泡便带上关雎儿。

      韩风笑着应许。

      他早猜到楚尧会有这么一句。

      花都炴送到办公室了。

      ⓝ 关雎儿这小姑娘,㎭一整天都眉开眼笑,乐得跟什么似的。

      ……

      挂了电话,开车行驶在华灯初上的拥挤马路上,大概一个小时后,楚큎尧到了天鹅堡。

      直奔江振华办公室。

      韩风和关雎儿已经到了顑。

      从东海银行到这儿,要比自己从香槟国际过来近很多。

      进门。

      ϻ

      킩 江振␡华已经泡好茶,坐在윳主砥位。

      韩风在右边的双人沙发上。

      关雎儿则是坐在左边,一身银行员工的制服,黑色丝袜,双膝并拢,端端正正的坐着。

      见到楚尧进门㎹,她顿时就绷不住,满脸喜意的站起身来。

      楚尧看了잽她一眼,走过去,笑眯眯坐下来。

      东海银䗑行这工服。

      别说,还真挺好看的。

      有点类似于空姐的制服,却比空姐制服多出几分端庄。

      白衬衫加黑丝袜的搭配,绝了啊。

      …娶…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