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霆锋陈坤

      帝脉家庭的内部欢迎庆典,很快就开始了。

      众人各自落座饮宴大厅,在魔力灯具的照耀下,于美酒佳肴中,热烈的欢迎了罗姆尼的回归。

      同时欢迎的,还有格瑞斯·艾玛和玛格丽斯两女。

      甚至,连皮卡皮和小金鱼都被欢迎了一小下。

      庆典开心,大帝亲和。

      整个帝脉其乐融融,很是温暖人心。

      饮宴之中,有歌舞,有杂技,更多的却是聊天和嘘寒问暖。

      罗姆尼一一的跟帝脉亲人们交流,分享这前后接近三年的外出。

      说到了魔法学院内的事情,说到了出学院去洛多斯行省的事情,也说到了北上神圣教廷圣山的事情。

      众人虽然都有魔法传讯去获悉消息,但魔法传讯是比不上直面听闻的。

      许多次罗姆尼讲述到惊险的地方,或是动人心魄之处。

      不仅罗姆尼的兄弟姐妹和母亲会紧张在意,情绪起伏,连多洛哥大帝,也一副观众听故事的样子,跟外界尊崇的大帝模样,截然不同。

      这种身份极高,为人却亲和有力的样子,罗姆尼习以为常。

      但另外两女却是第一次见。

      原本还害怕会遭受刁难,或者过于繁杂的宫廷礼仪的约束。

      可没想到居然在帝脉可以看到如此其乐融融的一幕。

      玛格丽斯还好,毕竟土生土长,又时常接触各国勋贵,高层的消息都有耳闻。

      格瑞斯·艾玛就不同了。

      完完全全第一次见皇宫贵族是这个模样。

      上一世,不管是西方的宫廷,还是东方的宫廷,都有着最是无情帝皇家的说法。

      多少尔虞我诈,多少骨肉相残,每每上演。

      如今一幕其乐融融的帝脉景象,格瑞斯·艾玛真真在心中直呼不可思议。

      即使再如何不可思议都好,这家帝脉确实一派亲和喜人。

      所以这一顿欢迎宴,吃得很开心。

      甚至于,多洛哥大帝在听闻罗姆尼私下,已然跟格瑞斯·艾玛已经私定了终身,想都没想的就直说支持。

      那种爽快的样子,着实震惊了格瑞斯,连之前仪态端庄的玛格丽斯,也被这种开明的举止所惊到。

      不管如何反常,宴会还是过去了。

      众人欢庆过后,就是安歇休息。

      因为已经说破关系,罗姆尼的母亲,也就是特莉丝·玛沙皇后,亲自安排了罗姆尼和格瑞斯的同寝。

      这种极快速的接纳儿媳的做法,让格瑞斯反倒有些扭捏害羞。

      原先还害怕不接受,现在却是惊叹于接受得太快,简直是恨不得罗姆尼赶紧结婚的样子。

      这种快速的关系推进,让格瑞斯和罗姆尼同住到了一起。

      虽然拥抱着入睡,几乎再无任何隔阂。

      但两人还是留了情侣间的一丝甜蜜,要藏到大婚之时再揭破。

      躺在床上,依偎在罗姆尼身边。

      格瑞斯在晚上睡觉前,一直回想。

      想着想着,惊觉不对,突然翻身而起,大力拍了一下罗姆尼的肚皮。

      “快说,是不是你已经提前跟你爸爸妈妈沟通过了?就是瞒着我?”

      格瑞斯做起身子,狐疑的看着罗姆尼。

      “噢,痛。”

      罗姆尼本来已经要睡着了,被这一拍拍醒,怪叫一声。

      “什么跟什么啊?”

      “我不都跟你一起睡,我干嘛你不知道。”

      “我哪里有跟他们串通啊。”

      罗姆尼一头雾水,完全没明白格瑞斯到底是怎么了。

      “可是,可是怎么接受我接受得那么快?”

      “我有点接受不了。”

      “不都说儿媳妇进家,过三关吗?”

      “我一关都没过啊。”

      格瑞斯·艾玛一副我怎么觉得这其中有诈的样子,浑然没觉得现在的情况有多好。

      “你想那么多干嘛啊。”

      “我家人就是这样的。”

      “十几年都是。”

      罗姆尼一直面对这样的帝脉,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或许他自己也在小的时候疑惑过,可随着时日过去,他就习以为常了。

      “真的那么好?”

      格瑞斯·艾玛还是惊疑不定。

      “当然!”

      罗姆尼肯定到。

      “嘿嘿,那就好!”

      格瑞斯突然嘿嘿一笑,憨憨得,很是幸福。

      “好啦,别想那么多了!”

      “以后我们的关系就确认了,不用再想那么多了。”

      “未婚妻。”

      “快睡。”

      罗姆尼抱着格瑞斯的脑袋亲了一下,然后顺势抱着她躺下了。

      格瑞斯听到罗姆尼甜蜜的昵称,心里开心,也不再多想,整个人卷缩到了罗姆尼的怀抱中。

      两人不再分床而睡,这一下除了最后的男女之防,俨然已是夫妇。

      格瑞斯和罗姆尼安睡。

      两只小魔宠却突然精神十足,悄然的跑出了房间。

      不知道是由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们。

      两只小魔宠一前一后的乱跑。

      跑着跑着,来到了一处直下地底的楼道。

      左右看了看,皮卡皮率先往下走去。

      小金鱼紧随其后,两只小魔宠一前一后,来到了一处密室。

      密室的大门洞开着,里面坐满了人。

      小家伙们知道不对,靠在了门边,偷偷的瞧着里面。

      “他们睡下了?”

      一位戴着面具的中年壮汉坐在最高的位置上,看着下面安坐的其他人。

      “睡下了。”

      一位同样戴着面具的青年诉说着。

      “嗯。”

      中年壮汉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你真的决定要将他卖去污秽之地?”

      一位戴着羽翼蛇面具的贵妇,轻声的问到。

      “不是我决定的。”

      “系统要开启了。”

      “他只有死在别人的手上,我们才能够获得这个位面。”

      为首的中年壮汉继续说着。

      “可是十几年的感情…”

      贵妇继续问到,语气充满了迟疑。

      “别提了。”

      “这是早就决定了的事情。”

      “十几年前他突然出现,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

      “不让他死在污秽之地,我们谁都回不去。”

      中年壮汉冷酷的打断了贵妇的话语,显然是已然决绝决定。

      “唉。”

      贵妇叹息一声。

      “父亲。”

      “为何我们要戴着面具?”

      到得这时,一位年纪最小的小女娃,突然懵懂的拍了拍自己的面具,疑惑的问到。

      这一下可算是惊了在场所有人了。

      如此一个问题,真真是考倒了一直习惯戴面具的众人。

      “为了防止被别人看到。”

      “可是父亲,关门不就好了吗?”

      “关门空气不好。”

      “可是父亲,凿个窗户不就好了吗?”

      “这是地底,怎么凿窗户?”

      “就是这样咳咳扣扣,就凿开了…..”

      “这是钢龙岩,这样咳咳扣扣凿不开的。”

      “那父亲我们为什么不在上面的密室见面,一定要来这里?”

      “在上面容易被别人撞见。”

      “可是父亲,我们开着门,别人就不会顺着楼梯下来撞见我们吗?”

      “.……..别说了,继续戴着面具。”

      “可是父亲,我们戴着面具就不知道大家谁是谁了吗?”

      “.…….”

      “可是我明明就知道你是我的父亲啊,那为什么还要戴着面具呢?”

      “.…….”

      “父亲,你说说话啊?”

      “父亲,你怎么了?”

      “啊,母亲,父亲口吐白沫了。”

      “哥哥,快救救父亲啊。”

      “姐姐!啊,快点上楼…….”

      房间内人仰马翻,小家伙们趁机噔噔噔的跑回了楼上。

      没有惊动任何人,两个小家伙跟没事人一样,回了自己的窝里睡觉。

      就算有事,它们两个小家伙也听不明白。

      一夜无话,第二日早上一家人再次其乐融融的早宴。

      早宴过后,罗姆尼跟着父皇其觐见各位大臣,并且议事。

      格瑞斯和玛格丽斯则被盛情的邀请,去参加了宫廷的名媛茶会。

      茶会开在中央花园,来的都是勋贵夫人。

      最低的一位夫人还是子爵之妻。

      说一句这里就是帝国核心人物的后花园,枕边风的吹起地,毫不为过。

      茶会小隆重,格瑞斯有些不适应,但还在玛格丽斯游刃有余,从旁协助格瑞斯融入这个帝国贵妇圈。

      罗姆尼的母亲和姐姐妹妹们,也很接纳格瑞斯,所以一切都稳稳妥妥,大家也都是盛赞格瑞斯貌美如画,会是一位好儿媳妇。

      这次茶会过后,格瑞斯算是认了个脸熟,众人也算是半正式接纳格瑞斯未来王子的王妃的身份。

      一切都顺顺当当,并无阻碍。

      另一边。

      大臣们与罗姆尼议事,多洛哥大帝正中而坐,听着两边的讨论。

      主讲的罗姆尼高谈阔论,讲述了整个魔力轨道车的优点,能够带来的生产力提升,帝国的运力加强后会带来的国力增强等等方面,都仔细的阐明。

      虽然大臣们不是很能够接受如此崭新的事物,但基于此前罗姆尼做下过的所有划时代的功绩,并没有任何人表示反对推进这个新兴的魔力轨道车。

      甚至有些大臣还惊叹于罗姆尼的智慧,觉得罗姆尼展开的帝国未来,会是壮阔无比。

      这一下几乎是全票通过,多洛哥大帝也举双手赞成。

      魔力轨道车的落地。

      成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