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倒垃圾的人妻黑川堇

      李林收回注视刘货郎的目光,嘴角微微上扬。

      呵呵,有意思。

      看样子,刘货郎是巴蜀王的人了。巴蜀王,三王之乱后仅剩的两位王爷里的一位。乱世开启,谁都想来分杯羹啊。

      他妹的,这刘货郎也不是啥好东西,竟然勾引老子去找死!

      这作死的,还想白喝老子的酒水?滚蛋吧!喝老子的洗脚水还差不多!

      算了,乱就乱呗,关现在的老子何事?回家睡觉要紧,李木那猪呼噜声吵的我总是睡不好,最近感觉眼袋都出来了。睡觉,睡觉,想咋乱就咋乱吧!

      李林转身开门,刚要回屋,猛的一声大笑吓了他一跳。

      我去,哪个没素质的家伙?

      转身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站在李林身后。

      尼玛,这老和尚啥时候站老子身后的?

      “老和尚,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李林阴沉着脸,但还是客气的说着话。

      唉!和尚、道士、女人、小孩,上门准没好事!

      以前就听说江湖中最难惹的有三种人──乞丐、和尚、女人。你若想日子过得太平些,就最好莫要去惹他们,无论是想打架,还是想喝酒,都最好莫要去惹他们。

      “哈哈,小施主,一别多年,我们还真是有缘,今日又见面了!”老和尚笑着说道。

      要点脸行不?和尚不要脸,佛祖都挡不住。明明就是专程来寻我的,何必把话说的这么好听!

      “哦哦,老师父安好,确实是有缘!”李林敷衍道。

      懒得理你,没事别烦我,有事也别找我。

      不在你家寺院里好好拜佛念经,在外面瞎溜达啥呢。

      这乱象刚启,啥牛鬼蛇神都出来了!李林可是知道,每逢乱世这帮子和尚道士就出来瞎掺和,四处蛊惑人心。

      真他么的,一帮子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都闲得蛋疼吗?

      “有缘好,有缘好啊!”老和尚油腻腻的脸上笑出了花儿。又接着说道:“即与我佛有缘,不知道小施主可曾想入我……”

      “不想!”李林很干脆的打断老和尚的话。

      “小施主,看在你与……”

      “不看!”

      “小施主,听……”

      “不听!”

      么的,这天没法聊了。小施主你这样堵我话,真的好吗?老衲好歹一大把年纪了,你这样良心不会痛吗?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戒燥戒怒,眼不见心不烦。大事要紧,大事要紧。

      老和尚微微侧侧身说道:“有礼品……

      “不……啊?”李林差点被自己的话噎住,忙笑盈盈的问:“送我的?这多不好意思啊,您看您送我礼品,小子我又不好不收,那我就盛情难却,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咦,礼物呢?”

      老和尚心念“阿弥陀佛”,深呼吸两下闭上了双目。他怕一个忍不住破了杀戒,把这贪财的小王八蛋打杀了。

      唉!老衲空活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知小施主想要何种礼物?可说来一听。”老和尚缓缓道。

      “小子的要求也不多。那就成仙宝典随便给几本,神器法宝给几把,仙丹不死药也来几瓶吧,这么多东西总要有东西装吧,用储物戒指把这些都装起来就行。”李林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老和尚双手合十低下头。

      成仙宝典?世上有这东西吗?真要有,老衲也想要啊!

      神器法宝?仙丹不死药?神话故事里听说过,可这东西真的存在吗?

      储物戒指?这又是什么鬼东西?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老和尚擦擦虚汗,说道:“小施主,莫要开玩笑。小施主所说之物只是在故老相传的故事中听到过,但现世从无人得见!请恕老衲无能为力。”

      “这也没有,那也没有,那你有啥?”李林不耐烦的问道。

      “这个,老衲这秘典有《金钟罩》,嗯,还有《铁布衫》。”老和尚迟疑了一下说道。

      “《金钟罩》?高低端的样子啊!《铁布衫》都烂大街了吧,集会上练杂耍的也会吧!”李林皱皱眉不满意道。

      和你说话真的好心塞,不懂就不要胡说,好吗?老和尚无奈的解释道:“力不打拳,拳不打功。金钟罩为内功,铁布衫为外功。二者相辅相成,罡气护体,刀枪不入。练至极致,可入水不溺,入火不焚!金钟罩,铁布衫各三十六重,流传在外的只是精简后的十二重。秘本三十六重,轻易不会外传。”

      “嗯,这个还差不多。”李林点点头道。

      也能理解,这里又不是神话或者武侠世界,这些功法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已是神功秘籍了。

      老和尚还是诚意十足的,不知道还有没其他好东西了?应该还没到老和尚的底线吧!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再勒索,呸,应该再礼貌客气一下的。对,就是这样。

      “老师父,仙丹小子我也不强求,不知道有没有灵丹妙药啊?别和小子客气,有就尽管拿出来吧!”李林舔着脸说道。

      做个人吧!要点脸行不?老衲真的受够你了。唉!阿弥陀佛!就当行善积德了。

      “老衲这里还有三颗大还丹,五颗小还丹,今日就一并送予小施主了。”老和尚说着从宽大的僧袍里取出两本书,正是《铁布衫》和《金钟罩》。两只瓷瓶,上面分别写着大还丹,小还丹。

      李林抖着身体,乐呵呵的说道:“大师父,真是太客气了,那小子就不客气了。呵呵,呵呵,拿来吧!”

      话音未落,李林就从老和尚手中夺过了秘籍和丹药。

      “老肥羊……呃!嘿嘿!老师父,不知……”

      不等说错话挠头的李林把话说完。大和尚双脚分开,僧袍鼓起,正色道:“李施主,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凡事不可太尽,缘分势必早尽!”

      呦呵,看样子老和尚发怒了,底线到了?好吧,看样子也差不多了。可不能真的惹毛了老和尚,毕竟以后还要打交道呢。

      李林讪讪的笑道:“老师父,莫生气,玩笑一句!小子赔礼了!”

      老和尚盯着躬身道歉的李林沉默了一会儿,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修行几十年,竟差点嗔念横生。当自罚心经百遍!小施主,今日老衲多有打扰,日有必有相见之时!”

      老和尚转身行了几步,又回头笑道:“呵呵,小施主,确为一个妙人!还有,巴蜀,不是小施主该去之地!”说罢甩甩袖子,大踏步向村外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