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头像图片大全

      陆家的仆人前来帮忙搬运货物。

      陆文廷看见了朱氏,立刻抓住了陆元宁的手,高兴道:“宁娘,你看,母亲出来接你了,我带你去见过她。你别怕,母亲是个顶顶好的人,你们一定能相处得很好。”

      陆元宁下意识地跟着陆文廷往前走,眸光却落在了被兄长紧紧握住的手上。

      印象中,兄长从未待她如此亲密过。

      上一世,兄长的关心和呵护都给了陆元英和陆元敏,留给她的只有疏离和一丝歉疚罢了。

      直到后来,连这一丝歉疚都化成了厌恶和痛恨。

      原来,她仅仅只是做出了一点改变,有些东西就真的不一样了。

      陆元宁心中感慨万千,很快就走到了朱氏面前。

      如今的朱氏还是个三十出头,生活幸福美满的妇人,她穿了一件豆绿色的褙子、梳着圆髻,耳朵上缀着水头极好的碧玉耳坠,俊眉修目,顾盼神飞,一看日子就过得极为滋润。

      她身边站着两个如画般的小娘子和小郎君,那小娘子七八岁的模样,与朱氏和陆元英长得极为相像,都是如俊竹般的端正模样。那小郎君才五六岁左右,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像极了父亲陆蕴。

      这两个孩子分别是三娘子陆元敏和二郎陆文杰。

      “阿娘。”

      陆文廷和陆元英忙上前见礼。

      陆元宁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能垂下眸,屈膝行了一礼。

      好在没有人指责她,朱氏更是没当一回事儿。

      本来嘛,人家小娘子的生母亡故了,她这个便宜继母十三年来更是没有照顾过一天,哪有这么容易被接纳。

      “这就是宁娘吧?好标志的模样,若你阿爷瞧见了不定要怎么欢喜。”朱氏笑得温和,又对陆元敏和陆文杰道:“敏娘,小郎,快来见过大姐。”

      两个孩子乖巧地行了礼,十分规矩端正,显然教养良好。

      “大姐好漂亮呀!”只是陆文杰到底年岁尚小,忍不住惊叹了一句。

      “你这孩子,这么小就知道漂不漂亮的。”陆元英点了下他的脑袋,打趣道。

      陆文杰不服气地撅起嘴,“我知道,大姐比二姐三姐漂亮,我也比二姐三姐漂亮。”

      “你可真是不要脸!”陆元敏立刻伸手掐住了他的脸颊。

      “阿娘,三姐欺负我!”陆文杰连忙躲到了朱氏身后。

      众人忍不住大笑。

      陆元宁也不由莞尔。

      她想了想,从袖中掏出了一只巴掌大小的木头小剑,递给陆文杰道:“这原是哥哥留在延陵的,便借花献佛送给小郎吧!”又转向陆文廷道:“哥哥不介意吧?原是想带来给哥哥的。”

      陆文廷当年离开延陵的太匆忙,除了一些衣物,还有好些东西都没来得及带走。

      那些东西和王氏的嫁妆一起被陆氏族中长老收了起来,等陆元宁十岁那年,季姑姑以她长大可以亲自保管财物为由去讨要时,却被告知这些年来为了养育她,王氏的那些嫁妆早就卖完了,最后只扔给了陆元宁一箱子陆文廷早已经破旧的衣物和玩具。

      季姑姑气得红了眼,觉得那些嫁妆定是被族里独吞了,陆元宁却异常平静,轻声道:“他们养了我这么些年,拿走一些财物本就是理所当然,否则只怕我早就被赶出延陵了。姑姑,算了,将哥哥的这些东西拿回去吧!如果将来他看到了,能记起曾经和阿娘生活在延陵的时光,那就足够了。”

      季姑姑虽然还是很生气,但对她后面的话却很赞同,“小娘子说得对,这些东西必须要留着,留给大郎君看一看,看一看他从前是如何同玉娘子在延陵相依为命的。”

      于是,这次进京,她们便将那箱子旧物都带了过来。

      季姑姑和她是想时时刻刻地提醒陆文廷,他是王氏之子,是她的胞兄,绝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

      而上一世,她们的确利用这箱子旧物激起过兄长的愧疚之情,可若一开始就心存算计,注定得不到人心。

      陆文杰惊喜地接过了木剑,“谢谢大姐。”

      陆文廷则看着陆文杰手中的木剑,神情微微恍惚。

      陆元宁没有给他深想的机会,又俏皮地对陆元英道:“哥哥还有好多好东西留给我呢,二妹和三妹都有份儿,一会儿都去我那里拿,哥哥准不会心疼。”

      “我怎么会心疼的,我的都是妹妹们的。”陆文廷赶忙接话。

      陆元英和陆元敏也跟着打趣,兄妹几人笑做了一团。

      朱氏瞧见这一幕,十分欣慰。

      看来是她之前多虑了,还担心跟继女处不来。

      如今看来,这个继女进退有度,举止得宜,既不心胸狭隘,也不刁蛮任性,是个极有教养的孩子。

      她不由感慨自己命好。

      都道继母难为,她看她这个继母好当得很嘛!

      一家人簇拥着进了府。

      朱氏带着陆元宁一行人前往给她安排的住处。

      陆府并不大,进了二道门再绕过一个影壁,就进了内院。内院共设有东西两间厢房,朱氏和三娘子陆元敏住在东厢房,陆元英则住在西厢房。

      给陆元宁安排的房间自然也在西厢房,且陆蕴到京赴任不久,早知道要将陆元宁接回来,因此体贴大度的朱氏将正房留给了陆元宁,自己女儿住的则是偏房。

      “你阿爷日日盼着你来,屋子早就给你收拾好了,你看下喜欢吗?若有不喜欢的尽管跟我说,这里就是你的家。从今往后你就同英娘住在一处了,你们姐妹二人也好互相照应着。”朱氏一边笑着,一边领着陆元宁进屋。

      房间布置得很是温馨舒适,家具摆设一应俱全,窗台上摆放的白玉净瓶里插着几枝红梅,屋角处的异兽铜纹香炉里还熏着香料,整间屋子给人感觉干净又温馨,全然没有一丝敷衍的感觉。

      陆元宁眼眶微红,抛开了上一世的成见,她才真的感受到了继母朱氏对她的善意和用心,可恨她从前竟一次次将它们践踏在脚下,直到将人伤得心灰意冷。

      “我很喜欢,谢谢。”陆元宁望向朱氏,诚恳又认真地回应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