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视av

      这就是公生现在生活的环境。

      一个高级公寓内,比较拥挤与蜗居的生活,有专属的客厅、厨房、浴室,在加上大小两个单人间。

      放下背包,公生坐在电脑椅上才长长呼一口气。

      手捂着眼睛,消除着疲劳感。

      虽然夜晚会让脑细胞活跃,产生比白天更好的状态与思路,但是也是在透支着部分东西。

      从背包里取出笔记本,滑动脚下的电脑椅,靠近另一台台式机。

      黑色液晶宽屏,在一个蓝色的方框图标出现后,缓缓打开来。

      “对了,我需要再找一个鼠标。”

      旧的鼠标被兰拿走,用在她的新电脑上。

      公生拉开电脑桌最下方的抽屉,从一堆尚未开封显卡、主板中间,拿出一个小方盒。

      科技感,纯黑色,蝙蝠侠设计图案的鼠标。

      连接笔记本,滑动几下,调节一下鼠标的灵敏度,最后确定手感。

      “好了,开始工作吧。”

      夜深人静,安静异常。

      关闭房间的门,旁边的床还是十年前至今的床铺。

      门外听到水流淅沥......

      公生拿起耳机,切换上一首歌曲,再调出一份文档。

      以及在联网后,自己邮箱内再一次堆满的各种数据报表,从各个地方反馈的信息与情报。

      这些都需要逐步整理,最后再根据每一个项目的法律法规,结合两边区域的法律进行阐述,还有一些提及的政策保障。

      最后,决定权就是看大佬们的。

      时间缓缓过去......

      门外的水流声消失,类似于卷风的轰鸣声,以及电视里播放着东京新闻的声音。

      九点三十,十点,十点三十......

      慵懒的脚步拖沓着棉鞋的鞋底,没有丝毫节奏的频率,一直到公生房间的门口。

      打开来,脚步声缓缓向前。

      靠近这此刻全神贯注工作的男孩。

      “早点睡吧,明天就要开学了。”

      手指轻轻按住晴明穴的位置,很柔和的用指的肉面所接触,向一个方向回旋的揉搓。

      一点点的,一点点的。

      公生闭上眼睛,眼镜中黑暗没有任何文字,脑袋也一瞬间陷入空明状态。

      随着力的引导,向后靠去。

      很柔软的,整个后脑陷入其中,还有尚未散去的洗澡后的热温,从颈椎的地方传输,夹杂着一部分的潮湿感。

      还有淡淡香浓的味道,沐浴液的清新味道,玫瑰花的香薰味道。

      令人着迷的同时,却又带着让人难以窥探的妩媚,迷人的芳香才是最为高傲的伪装。

      “嗯,我等下就去洗澡。”

      缓缓睁开眼,瞳孔里浮现才出浴的丽人模样。

      只是披着简单的紫色睡衣,腰间系着一个结,包裹着玲珑曼妙的形态。

      垂下散落的及腰长发,公生伸出手来,有手轻轻抚住,却又很丝滑的滑落下去,柔润。

      只留下一抹沾染后的香味,残余手心。

      妃英理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儿子,眼神里露出一丝担忧。

      “别弄得太晚。”

      没有办法。

      妃英理知道自己根本劝不住自己的公生。

      再从男孩的脸上转移,看向电脑屏幕,一边是霓虹文的内容,上面慢慢列着法律条文,但是桌面上没有任何霓虹法的书籍。

      而在另一边,则是中洲文,纯手打的方式与阐述。

      “好的,我的母后。”

      帝丹的女王大人。

      公生垂下双手,再一次闭上眼睛。

      而后,在额头的位置,接触着一片温热的贴合,还有柔软蓬松的发丝遮盖面颊。

      妃英理弯下腰,额头与后仰的孩子额头所接触着,产生接触后的温存,头发也缓缓的落在公生的脸上。

      那种弥漫的洗发水味道,还有吹风机尚未吹散的热量潮气,浓郁无比。

      持续几分钟后......

      公生的嘴角裂出弧线,手指按下键盘上的自动保存键,而后熟练多次的行为,接触待机的按钮。

      电脑暂时陷入休眠状态。

      妃英理重新抬起头来,妩媚的眼线睁开,看着面前倒仰的公生。

      从自己身上诞生的男孩......

      世界上最好的两个礼物之一,一个是继承自己容貌的女儿,另一个则是超越自己能力的儿子......此刻被亲昵的靠在怀中。

      妃英理伸出手,两个手心接触在公生的面部。

      “晚安,儿子。”

      再到松手,面颊上的温暖也会逐渐降温下去,而房间内弥漫的暗香却迟迟未曾减弱。

      与公生对门的主卧,没有关门,而是就那样的敞开。

      再到被子掀开与合上的“噗”声,打开床头台灯的“咔”声,翻动书页的“唰”声。

      从椅子上缓缓起来,公生看向妃英理房间的暗淡台灯灯光。

      摘下已经没有声音的耳机,从衣柜里拿出换洗衣服,以及已经拿到手的帝丹校服。

      校服放在椅子上,等待着明天早上。

      ......

      “妈妈!妈妈!”

      警察局中,妃英理被犯人控制,一把手枪顶住太阳穴,空洞的黑色枪口。

      而对方的另一只手,死死的勒住妃英理的脖子。

      挣扎无力,呼吸苦难。

      “老公……救我……”

      妃英理抬起的手没有后续的力气,很快就落下来,而手指的面前。

      小五郎拔出自己的手枪,瞄准面前的凶犯,脸上汗如豆大。

      作为警队射击第一,但是这一次面对自己妻子作为人质的情况,枪口颤抖......

      身边的小兰被目暮警部死死抱住,阻止再次跑去凶犯那边。

      否则凶犯伤害妃英理之后,再将用孩子的小兰作为控制会更加方便。

      小孩做人质便于逃跑。

      “别过来,别过来,不要逼我,我不想进监狱!”

      村上丈疯狂的嘶吼着,同时压迫着妃英理的手更加的用力,手不断的颤抖。

      手指在指尖的位置疯狂颤抖,恐惧着面前小五郎的手枪。

      不断的僵持加速时间,被要挟而压迫呼吸管道,妃英理逐渐开始呼吸衰退,脸色青白。

      但是小五郎不敢放下手枪......

      默默地将手枪对准妃英理的腿部......

      “妈妈!妈妈!爸爸快点救妈妈!弟弟!快点救妈妈啊!”

      小兰的呼救让小五郎更加心乱,同时眼神夹杂痛苦,牙齿咬住舌尖,狠下心来。

      “对不起了,英理......”

      牙齿咬住舌尖,破除血腥,舌尖的痛感刺激脑神经的清晰。

      小五郎挣扎着,但是却坚定,瞄准!

      “叔叔,放开我妈妈吧,我来给你做人质,我是小孩子,比成年人更加适合做人质,也适合你逃跑。”

      一个声音打断了毛利的坚定,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拿手枪的手垂下来。

      “不要,公生,不要过来......快点回去......”

      妃英理迷糊之间,最后看到的是一个男孩走来,拼劲最后的力气说道。

      而后彻底陷入昏迷,逐渐没有知觉。

      兰与小五郎,在场的目暮与其他的警员只是看着男孩一步步的上前。

      “别,别过来,你......”

      “叔叔,把我的妈妈放了吧,我来给你做人质,你就可以挟持我逃跑。”

      “不要,不要......”

      “嘣——!!!”

      枪口开出去,男孩被直接击中,倒地,血泊之中。

      ......

      “啊啊————!!!”

      瞬间惊醒,整个做起来,毛利兰茫然的看着面前。

      又在做梦,小时候的梦。

      也或者说十年前的回忆,十年前的时候父亲还是警察,母亲还在家中。

      还有弟弟也总是在自己身边......毛利兰看向床头柜上的站立相框。

      一家四口人欢笑的样子,是十年前的照片,年幼的小兰与身边阳光的小男孩,被爸爸毛利小五郎与妈妈妃英理呵护着。

      “真是的,又做这个噩梦了。”

      捂着脑袋,忽然的惊醒导致的疼痛,毛利兰缓缓拉开被子,走下床来。

      这个只是噩梦,而倒在血泊中的情景并没有出现。

      十年前,那个凶手的确开枪了。

      当时差之毫厘的被弟弟躲过了。

      直至现在兰也是一种侥幸与担心。

      手捂着额头,全是汗水,再看身上也是虚汗遍布。

      真实的感觉让小兰感觉到难受,或者说难以承受那样的痛苦。

      如果,真的发生......

      看向书桌的方向,红色的笔记本电脑放在中心的位置,昨天弟弟才送的。

      还是觉得一丝担忧,小兰拿起床头边的手机,上面显示已经六点半。

      这个点,公生应该已经起床了。

      拨通,电话上面显示‘弟弟’的通话标注。

      ......

      双手揽月起势,虚空画上一个太极的浑圆。

      脚步轻太,向前缓跨。

      随着身体的前移,手中推掌的方式打出。

      以心随气,以气运身。

      内敛于骨,外行于意。

      一口气藏于丹田,游遍周身静脉,汇于气旋之内,由内引导,由外而发。

      太极————养气术。

      循环完一个小周天后,公生才结束,全身遍布汗液,冬日的早晨只有五度以下,只穿着一件白色寸衫,一件夏季短裤。

      颈子位置挂着一条毛巾,拿起来擦去脸部的汗珠。

      “叮铃铃,叮铃铃————!”

      旁边桌子上的手机响动,缓缓走过去,打开翻盖。

      ‘姐姐’的通话标注。

      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

      略带疑惑,公生按下接听键,手机贴到耳朵旁边。

      “怎么了,姐,需要我早上去接你吗?”

      对面的声音则是慌乱......

      “弟弟,我又梦见你被枪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