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进化变异>

      一路上宁臣远都一言不发。

      车载音响里播放着陈洁仪的《喜欢你》。

      女声甜美悠扬,倒是让陈佳佳颇为享受。

      她倚靠在真皮座椅上,闭目养神。

      脑海中不断思考着刚才的年轻女人所说的话。

      宁臣远前脚刚上楼,她便原形毕露。

      一句:“还真以为能攀上枝头变凤凰呐,不就是个有名的青楼头牌,有什么可得意的。宁臣远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自不量力。”

      将她的嫉妒之心展露无疑。

      陈佳佳懒得同她争辩,只是默默看着她的眼睛。

      随后从包里取出了一面化妆镜,无比同情地递给她。

      她莫名其妙地打开,镜中映照出了她的模样。

      “你什么意思?”

      陈佳佳皮笑肉不笑,“正人先正己,欲言先自省。你就不怕我将你所说的话一字不差地告诉宁臣远吗?”

      “怕?!”

      她笑的可怖。

      “我可是宁臣远的小妈,你觉得他敢来责问我吗?”

      “再者,他对我的感情你大概还不清楚吧。要不是同我长得像,你觉得自己有什么本事能让宁臣远看上你?”

      这个理由让陈佳佳来了兴致,她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虽然她不相信宁臣远会真的喜欢眼前这个整容脸,但至少,这个女人对他的感情绝对不简单。

      她正想深入了解下去,宁臣远便出现了。

      ……

      “一会儿想去哪儿?”

      宁臣远突然开口。

      陈佳佳睁眼,收回思绪,有些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你……是在问我?”

      “废话。”

      这让陈佳佳无比惊讶,宁臣远竟然会问她的意见。

      他从来都是决定好一切,并要求别人必须遵从的人。

      突如其来的转变,让人摸不着头脑。

      她认真想了一会儿。

      “回别墅吧。”

      “好。”

      两人前脚刚进门,吴妈关切的声音响起。

      “哎呦,你们要急死我了呀。彻夜未归,没有一点消息。你们两儿都还好吧?”

      陈佳佳主动握住吴妈的手,“吴妈,我们都没事呢。昨天宁臣远带我回了老房子,他有点发烧,所以睡得比较早。忘了告诉您,实在抱歉。”

      “什么?生病了?!”

      吴妈着急地凑近宁臣远,皱巴巴的手颤抖着贴上他的额头。

      在确定温度正常后,这才抚住胸口,“唉,我苦命的阿远啊。”

      吴妈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宁臣远害怕吴妈继续唠叨,急忙溜上了二楼。

      陈佳佳准备跟上去,结果被吴妈硬生生拽到了客厅。

      “囡囡啊,你知道昨天是什么日子吗?”

      陈佳佳老实摇头。

      “唉,昨天呐,是宁臣远母亲的忌日。她那一辈子啊,实在是太苦了。”

      陈佳佳将吴妈拉到角落里,求着她讲述宁臣远母亲的故事。

      吴妈轻叹一声,故事娓娓道来。

      ……

      又是一个求而不得的痴情女子,陈佳佳觉得宁臣远母亲骨子里的执念同梁欣十分相似。

      可她却不愿意梁欣的结局也会如此,毕竟,那样的结局着实让人心痛。

      怀揣着复杂的心情,她敲响了宁臣远卧室的门。

      “啪”,门从里面被打开。

      宁臣远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陈佳佳给了他一个安慰的拥抱。

      “以后你想要发泄情绪,可以来找我,不许再做伤害自己身体的事了。听懂了吗?”

      宁臣远目光闪烁,“吴妈同你说什么了?”

      陈佳佳摇头,“讲了些你母亲的故事。”

      他沉默着,走到电脑面前。

      气氛变得凝重,陈佳佳不想他再去回想不开心的经历,急忙转移话题。

      “对了,今天见到的那个年轻女人是?”

      “小妈,”顿了顿,补充道:“第6个。”

      ……陈佳佳觉得她是在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跟你说什么了?”

      宁臣远敏锐地察觉到她提到那个女人的原因。

      陈佳佳想了一下如何措辞,最终还是选择开门见山道:“她似乎喜欢你哦。”

      ……宁臣远脸上满是问号,不解地看向陈佳佳。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她进你家,是为了你呢?”

      宁臣远语气冷淡,“与我无关。”

      陈佳佳耸耸肩。

      也是,从小生活在复杂环境里的宁臣远,大概早已习惯这些尔虞我诈。只可惜他父亲付出的情感和金钱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