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井芽依福利免偻app下蒌

      陈惜和楚禾开门看见的就是荀橙靠在椅背上双眼无神的模样。

      听见开门声荀橙瞬间回神,揉了揉眼睛,“回来了。”

      陈惜、楚禾齐齐点头。

      楚禾把手里的手提袋放桌上,“大橙,过来吃饭。”

      荀橙:“我吃过了。”

      陈惜:“磨磨唧唧的,还给我装矜持!你饭量多大你不知道?吃了都过一个多小时了你不饿?你个马肠子我不知道你?赶紧给我过来坐下。”

      荀橙:“……”

      楚禾已经笑得不能自己了,趴在桌上,声音颤抖,“橙…大橙,赶紧过来,多少吃点,还有你爱吃的鸭脖、藕片、海带结…”

      荀橙乖乖的搬起自己的小板凳过去,决定吃饱了再收拾陈惜,这娘们太了解自己了!

      陈惜边吃边叹气。

      楚禾:“……不吃赶紧滚。”

      荀橙:“别光打嗝不放屁,有屁直放。”

      陈惜:“……粗俗!”

      “……”

      见楚禾和荀橙不搭理自己了,陈惜才悠悠道:“目光所及皆是狗。”

      荀橙和楚禾:“……”

      嘴里的鸭脖突然不香了。

      荀橙鄙视的看着陈惜,“你不也是。”

      “我比你们高贵!”还挺傲娇的语气。

      楚禾:“二哈嘛。”

      陈惜:“……”

      一个接一个的“鹅“从荀橙嘴里蹦出来。

      陈惜瞪荀橙,“鹅鹅鹅,你怕是要吟诗一首。”

      荀橙止住笑,“也不是不可以。”

      陈惜:“……”

      陈惜就是荀橙的快乐源泉。

      陈惜瞪荀橙,咬牙切齿,“赶紧吃,吃好打游戏。”

      荀橙:“……”嘴角突然有点僵硬。

      看着突然放慢吃饭速度的荀橙,陈惜不屑,“你吃再慢也要陪我打游戏。”

      “商量一下?”

      陈惜摇头,“你最好赶紧吃,早点打好游戏早点休息。”

      荀橙看了眼刚拿起的鸭脖,缓慢的放回盒子里,“好了别说了,干它。”抽出纸巾擦了擦手,还是有股鸭脖味,“等我洗洗手,手机在我桌上,帮我登录一下。”

      陈惜点头,“莫得问题。”然后起身去拿荀橙的手机,解锁、登录游戏,一气呵成。

      看了眼还没洗好手的荀橙,“荀橙你是搓皮么?赶紧的。”

      荀橙:“……”

      慢慢悠悠的从卫生间走出来,看了眼一旁塞着耳机,安静看书的楚禾,看看,这才是女孩子该有的样子!

      荀橙:“陈惜你就不能学学人家楚禾哟!你是看不见人家的优秀不是?”

      “别废话,没有我们的衬托禾姐的优秀展现不出来。”

      荀橙:“……”

      “开开开。”

      陈惜快速开始组队。

      荀橙操作着人物,看了眼一双眼睛紧紧粘在屏幕上陈惜,“整几局。”

      “五局。”陈惜毫不犹豫。

      荀橙吐血,一局毛估二三十分钟,五局不得两个小时过去了?!

      这自然是要反对的!“三局。”

      陈惜操作着游戏人物,头也不抬道,“不可能。”

      荀橙冷笑,“那这五局将是你我最后的友谊。”

      陈惜:“……”孩子长大了,还会拿友谊威胁人了。

      陈惜不得不妥协,“好好好!三局!”

      荀橙得逞了,也开始认真打游戏,这次匹配的另外三个队友,只有一个是猪队友,其他两位还阔以,第一局赢的很轻松。

      第二局有人发来组队邀请,发起人“漾里白条“。

      “……”

      荀橙:“小惜,有人邀请我…”

      陈惜:“也有人邀请我。”

      荀橙:“上次虐我们的其中一个!”手指捏的嘎嘎响。

      陈惜点头,颇为自豪道:“看吧!我就说,游戏里没有永远的敌人,上一局是敌人,下一局就是朋友!”

      荀橙:“……”

      好吧!我只想报仇~打扰了!

      荀橙正想点拒绝,陈惜声音就传进耳朵,“橙子,赶紧同意,就差你了。”

      “……”

      荀橙手指挪的格外缓慢…

      “荀橙,你是E网是不是!赶紧,麻溜的!”

      荀橙不服气的哼了一声,从心的点了同意。

      荀橙扫了一眼各位队友的ID,“漾里白条“、“你楠神“、“盛市美颜“,荀橙估计这位朋友想起个“盛世美颜“,可能被别人占了,只能退而求其次。

      旁边响起陈惜的声音,“大橙,救命!”

      “……”

      荀橙赶紧移动人物过去,晚了两秒,看着地图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

      “……”

      陈惜:“……”

      陈惜叹气,“算了,虽然他们仨有技术,但是架不住没脑子。”人物复活,“我还是离他们远点吧。”

      男生宿舍的褚漾几人看着躺地图上的“自己“。

      “……”

      白楠和盛何异口同声,“褚漾!我在听你的,我叫你爸爸!”

      褚漾毫不犹豫,“哎~儿砸。”

      “……”

      白楠和盛何放下手里的手机,走向褚漾…

      ……

      荀橙和陈惜看着挂机的另外三人:???

      五分钟过去了,那仨依旧没动静。

      荀橙示意陈惜,“好了,别说了,举报完事儿。”这打个屁!二打五?那还弄5v5干啥?自由组合多好!

      陈惜同意,边举报边感叹,“本以为是钻石,结果是堆废铁,罢了…罢了…”

      “出来,开始下一趴。”荀橙算了算,哟呵!两局过去了,赶紧通知陈惜,“大陈,最后一局。”

      陈惜哀怨的看着荀橙,“憋说话!”

      荀橙做了个封嘴的动作。

      这局算是今晚打的最好,体验最好的一局了,退出游戏,荀橙伸了个懒腰,起身找充电器,充好手机,爬上了陈惜的床…

      刷好牙出来的陈惜:??

      “荀橙,给我爬。”

      荀橙摇头。

      “滚你上铺去!”

      荀橙:“不,爬不上去。”

      陈惜眼神突然变了,“大橙,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荀橙:“……”

      “你喜欢我可以直说嘛~不用这么委婉的,我差点没看出来。”说着还对荀橙抛了个妖媚的媚眼。

      荀橙:“乖!胡言乱语是病,攒够票子带你去最好的医院。”

      “睡我的床还有理了?”

      “害~什么你的床我的床,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晚安!”

      “……”

      陈惜看了看上铺,算了,还是下铺好。

      陈惜躺好,手里捏着荀橙的玩偶,“荀橙,明天滚上去。”

      回答陈惜的是荀橙的熟睡。

      荀橙这人很奇怪,不怕蟑螂、老鼠、虫子,却怕黑、怕鬼,不敢一个人睡觉,一个人睡觉房间得开灯,家里还好…宿舍开灯会影响大家睡眠,好在宿舍有大家陪伴。

      可是…这样一个怕鬼的人,却学了医,或许…这就是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