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扒内裤全集播放

      游符识得厉害,身子一旋,往左侧一闪,避开燕衣的飞刺,再退开三步,双手交叉,从囊袋里进进出出,不停地急挥,使用毒雾和符箓,对燕衣展开一阵猛攻。

      燕衣嘻嘻笑道:“游符你就别挣扎了,乖乖的投降吧,我们保证优待俘虏,绝对不会先间后杀。。。。哈哈哈。。。!”一张本来不算难看的脸,此时却有些狰狞,一边嬉笑说话,手中的八荒却不停歇,一刀猛似一刀,往游符身上招呼。

      她的血量本来就高,尽管游符双手不停,使用毒雾和符纸击中她,一来血线下降得慢,二来方杰也不停地打出符纸,不停地给她加血,所以游符的一阵急攻,她不闪不避毫不在乎,只是大开大合的进攻。

      贾操戈看着不是个事,形势对‘我方’好像极为不利,大师兄游符这一招看似高明,但在实战中好像经不起验证,并未达成预想的结局,反而落入了下风!

      因为游符一颗石头打了三只鸟后,分散了对方的力量,然后集中自己的优势,专心专意对付地方一人!

      然而游符好像选错了攻击的对象,事实证明,燕衣真的不好对付,她显露出来的强悍凶恶,本就勇猛难敌,侧面的方杰又不停加血,如此下去,大师兄岂不是要陷入不利的境地?

      贾操戈刚念及这里,石墩却大叫起来:“喂喂喂,你们两个,怎么不去帮忙?”

      杜无久和辛之秀脸色苍白,身子哆嗦,他们也早看出了大师兄越来越被动,因为游符在燕衣的不要命不要脸的攻击之下,已经难以承受,头顶上的血线缩得非常之快,一边给自己不停加血,一边凭借自己级别高身子灵活的优势开始围着燕衣打转,兀自如此也是躲避的多攻击的少,往往绕得一圈半圈,才腾出手来,偶尔发出一团火球,或者勉强发出一蓬毒雾,而且不似之前的黄、绿同发,而仅仅发出一团黄雾,绿色的毒雾再也没有出现。

      所以杜无久听了石墩的喊叫声,只能苦笑道:“就我们这级别,勉强冲上去一招也接不了丢了性命倒也是小事,如果因此而让大师兄分了心失去攻击良机,那就犯下大错了!”

      石墩觉得他在胡说八道,但又不知道他的破绽在哪里,只能骂道:“放屁!”

      贾操戈也觉得杜无久这番话,不过是给自己的胆小懦弱找个借口而已,只能叹了口气,说道:“石墩,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我们根本就帮不上大师兄!”

      辛之秀看出了贾操戈的心思,勉强笑道:“大师兄很有本事的,你也。。。也别看轻了他!”他说话的声音略微发颤,这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所以也不期盼能够说服贾操戈,不过是活跃一哈气氛,心里却忧郁万端,因为大师兄打出的毒雾只有黄雾而无绿雾,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大师兄对敌方三人一阵连续攻击,绿毒已然耗尽,那么他携带的符纸还剩下多少,还能坚持多久?每一个修士身上携带的药品、符箓等等都是有限度的,每人的囊袋容量不是无限大,根据个人级别的高低来决定。尽管大师兄是眼前诸人级别最高,但他的囊袋也不是无穷无尽。

      正在这时,一道闪电毫无征兆地打向游符,正在游斗的游符,猝不及防被闪电击在头顶,一蓬火光闪过,游符身子一晃,脚步踉跄,仅仅滞得一滞,燕衣赶上,刷的一刀,正中游符。

      时才这一道闪电,却是余三被同伴加注了血后,血线陡升,便坏着极大的恨意,抬手就是一闪电,击打游符。

      游符大惊,燕衣的级别虽然不高,但一刀被砍实了,头上的血线即可缩短一大截,胸中气血翻涌,心知不妙,即刻纵身而起,跃出一大步,一边迅速飞奔,一边不停打符箓,飞速给自己加血。

      贾操戈心下惶急,焦急道:“快跑!快跑!”他对修士的本领一无所知,眼前形式危及,除了喊游符快跑之外毫无办法。而且他也看出了其中一个关巧,燕衣尽管气势如虹,追赶得也极快,脚下用力猛追游符,手中的八荒却一刀紧似一刀,刀刀都招呼游符的要害。但奇怪的是,游符虽然奔跑得并不是十分迅速,燕衣的八荒却极少坎中他,好似他们跑动在不同的路线上,形成一个难以合拍的节奏,燕衣几乎是刀刀落空,根本就砍不中游符!这是什么道理?

      但贾操戈却明白一个道理,只要游符不停地跑动,燕衣的招式再是厉害,却很难触及到他的一片衣角。

      果然,游符奔了大半圈,已经脱离了燕衣的刀锋,二人一追一赶,直如玩游戏一般,看不出有什么凶险之处。

      但游符并未就此轻松脱离险境,余三眼见一闪电打中游符,电得对方血线直下,见到了便宜,便一道闪电接着一道闪电,不停地往游符身上招呼。他距离隔得相对较远,方杰又不停给他加血,而游符疲于应对燕衣的追击,根本无暇顾及对付他,这样的现成好事,他岂能错过?

      方杰好像也看出了战局对己方极为有利,便也不加入战团,站在一旁掠阵,瞧也不瞧对方的贾操戈等四人,这四个低级选手根本不如法眼,只要他动了杀机,随随便便发出一蓬毒雾,不用第二次出手,这四人只有被慢慢毒死的份!所以,他轻轻松松地观战,时不时给余三和燕衣加点血,等着游符奔跑,他心知肚明,再等得一会儿,游符囊袋中的符箓消耗殆尽,不能给自己加血之后,别说自己和燕衣出手,就让余三远远地阴一闪电阳一闪电攻击他,要不了多久,游符只有死路一条。

      方杰轻轻瞥了一眼那四人,一个满脸胡子和一个瘦子的人,一看就是级别极低的修士,等会儿毫不费力地宰了他们,不比捏死一只蚂蚁更费力。那么,另外两个新人,自然就落入我们之手!

      这两人不知道内质到底如何,但据说‘骑着野猪闯天下门’自从收了这两人之后,居然将列队等着查探内质的数百人统统赶走,弃了招徒的木台,悄悄溜走了!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两人应该不错,至少适合修炼!

      哎,这世上的流民虽然极多,但真正适合修炼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本门人丁不旺,这次如果成功带回去两个适合修行之人,那是为本门立下大功一件!

      方杰一边观战、加血,一边打量着贾操戈和石墩,一人文秀如书生,一人健壮雄阔,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情况,只有等会儿打发了眼前的劲敌游符再说。

      游符不停地绕圈子,躲避燕衣的攻击,但身上却时不时被余三的闪电击中,每中一次闪电,身子都是一闪,但步子却没变小,只不过得不停地给抛符自己加血。

      为了拉开和燕衣的距离,他奔跑的圈子渐渐阔大,辗转腾挪一阵,回旋的空间也越来越大。

      方杰并不担心这一点,他知道游符奔跑的圈子再大,尽管燕衣不易砍中他,但余三的魔法锁定了游符,无论他怎么奔腾躲避,余三的每一道闪电都准确打中了游符。唯一的遗憾是,余三的级别实在是太低,携带的装备也极差,闪电的威力不是太强,给游符带去的杀伤力也不是太大!所以,现在他的战略方针只有一个字:拖死他!耗死他!累死他!

      游符又绕了一个大圈,眼看靠近余三,忽如起来低抛出一蓬黄毒,再甩出一张的符箓,都准确地击中余三。

      余三猝不及防,身子一晃,头上的血线猛然缩短一大截,忍不住‘哎呀’地惨叫了一声。

      就在他的惨叫声普落之际,游符迅速甩出一张淡黄符纸,符纸飘飘荡荡,既不向是攻击余三,更不像是给自己加血。

      连外行贾操戈都不忍心看了,心想糟糕至极,大师兄这是强弩之末,打出来的符纸毫无章法,连基本的准头都失去了,看来他这大师兄当不多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