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直播为什么会冻结

      昔日,有一妖狐作祟,此狐有九尾,动其尾则山崩落、海啸起。

      百姓不堪其扰,于是忍村召集所有成年忍者与其抗衡,把年轻忍者留在后方,保留新生力量。

      一忍者奋力将妖狐封印,最后力尽而亡,此人正是四代火影!

      村中盛传漩涡鸣人即为妖狐,虽然有绝对不能说的规定,但大家仍然对鸣人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这种态度也影响到村里的小孩。

      不受重视的鸣人,只好以恶作剧的方式引起大家注意,但总是适得其反。

      还好得到学校老师伊鲁卡的真心相待,而三代火影也体谅鸣人心中的苦楚,常常替鸣人的恶作剧善后……

      …………

      达达达!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打破了上午的宁静。

      奔跑之人正是漩涡鸣人,他手中拿着一个橙黄色的卷轴,而且后面追着两个人。

      “鸣人!你给我站住!”鸣人身后的人大喊。

      “今天绝不会放过你的。”这是另一位的人狠话。

      他们今天的目标就是要抓住那个鸣人。

      “你们太慢了!”鸣人转身倒着跑并取笑二人

      达达达!

      他们首先在地上奔跑着,可距离没有一点拉近。

      “可恶!”那两人愤怒地说。

      咻!鸣人咻的一声就跳到屋顶。

      “你们几个太逊了,根本追不上我!”鸣人在屋顶上嘲笑二人。

      “可恶!追!”

      咻!咻!那二人又跳到屋顶。

      三人连番跳跃,只留下几道残影。

      咻!咻!咻!咻!

      三人由一楼跳到二楼,又由屋顶回到地上……

      “认输吧!快抓到你了!”鸣人瞬间移到地上,可两人又马上紧随其后。

      咻!咻!鸣人见势不妙,又再化作残影,飞到屋上。

      “嘻嘻!”

      “我就说你们抓不到我吧。”鸣人出现在了二人刚离开时身旁的墙壁。

      他使用了四年级所学的隐身术。

      “他们真的太逊了。”鸣人收起变色布。“今天真的是太好了,遇上他们这两个笨蛋。”

      “太好了!今天又可以不用上课了。”鸣人托着后脑,悠闲地说。

      他不想听伊鲁卡的催眠,今天正好甩开了这两笨蛋,他又可以去医院找小樱了。

      “喂……鸣人。”正当鸣人美滋滋地想着,身后却出现了一道无奈的声音。

      “谁……谁。”鸣人转身一看,发现是卫宫皓和佐助吓了一跳。“原来是小皓和佐助啊!”

      “我说你的分身术为什么只能在这些时候才会成功呢……”卫宫皓吐槽。

      一年过去了,鸣人在卫宫皓和小樱的帮助下学会了三身术,不过分身术还是时灵时不灵。

      在考试时总是失败,可在逃课、恶作剧时却十分成功。

      今天要不是因为阿斯玛要和红老师约会,所以提早结束选修课,他和佐助也不会在回学校的路上遇见了鸣人,鸣人很可能就跑了。

      “他们只是三年级的学生而已,你也要用分身术才能甩开他们,真是吊车尾。”佐助嘲笑。

      “你……你们……”鸣人一脸震惊地说。“都看到了?”o.O

      “快去找他们吧,要是他们出了什么事,他们的班主任和伊鲁卡都不会放过你的。”

      鸣人身为毕业班的学生,今天要协助低年级学生进行追逐任务的训练。

      “快去找他们吧,要是他们出了什么事,他们的班主任和伊鲁卡都不会放过你的。”卫宫皓提醒。

      “他们应该没事的吧,只是找不到而已,又是什么大事。”鸣人没心没肺地说。

      想当初,他们三年级第一次练习的时候,除了佐助,大家都被那些六年级的学生作弄了。

      “快去吧……要是他们向伊鲁卡投诉,你就惨了。”卫宫皓没好气地说。

      虽然他们当初也被耍得团团转,可那些六年级学生模仿的是真正的敌人。

      而且他们最后也会稍微放一点水,让后辈们能够运用课堂所学的策略把他们捉住。

      “才不要呢!后天就是最后一场考试了,我才没功夫跟他们玩,我还有修炼呢!”

      “可是你还不知道题目……”卫宫皓吐槽。

      一般忍校的题目都会在当天才公布,就是为了不让学生提前练习,避免学生临阵磨枪。毕竟忍者学校的考试是为了测试学生们的常态实力。

      “就这样吧,我先走了。”鸣人向两人道别。

      “喂!鸣人。”

      啪!

      正当他转身离开时,却撞上了身后的伊鲁卡。

      “走!”卫宫皓和佐助对视一眼后,便心领神会地用瞬身术逃走了。

      “好疼!”倒地的鸣人揉了揉屁股说。

      “你突然跑出来干嘛?伊鲁卡老师!”鸣人看清来人,原是伊鲁卡。

      “我也要问你呢!你为什么丢下那两个三年级学生,害得他们手足无措,都哭了。”

      没等鸣人解释,伊鲁卡就把鸣人绑回学校。

      ……

      教室内,伊鲁卡对着五花大绑的鸣人大骂道。

      “后天就要考试了,你怎么还想着逃课!”伊鲁卡生气地说。

      “你是怎么想的!把两个学弟丢下!你知道那个班主任有多生气吗?”

      “哼!”鸣人把头转过去,撇了撇嘴,不看伊鲁卡一眼。

      “鸣人!”?_?

      虽然现在的鸣人已经不是吊车尾了,除了分身术外,体术和其他忍者技能的水平都已经不是当初的吴下阿蒙了,可他那捣蛋、爱逃课的习惯却没有改掉。

      咧!鸣人对着伊鲁卡吐了舌头。

      呯!

      鸣人爆开了,化为一堆烟雾。

      “替身术?什么时候的!”伊鲁卡根本没察觉到鸣人结印。

      “鸣人!你这混蛋。”

      不过他的进步主要体现在逃课的时候。

      ……

      咻!

      “你果然在这。”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鸣人身后。

      “啊!原来是你啊,小皓。”鸣人吓了一跳然后说。

      卫宫皓来到了火影岩上,然后坐在了四代火影头上。

      从小到大,每当鸣人孤单、伤心的时候就会恶作剧,希望引起身边的人的注意。而恶作剧过后,他都会来到火影岩上……

      “怎样了,鸣人。”卫宫皓看着鸣人惆怅的样子。

      “小皓,你觉得我……我能够毕业吗……”鸣人好像有点不安。

      忍者学校的毕业条件很简单,就是要学会三身术而已,又或是得到班主任对其忍者资格的认可。

      虽然鸣人已经学会了三身术,可对于分身术还是掌握得不太透彻,时灵时不灵的。

      从五年级开始,忍者学校在每一个半月都会举办一次三身术考试,一共十次。学生的成功率只要达到了七成就能够毕业。

      而每一次考试的题目都是随机的。只要不是分身术,鸣人都能够取得满分。

      即使他在每次变身术考试中,都会变出一名金发大美女,害得伊鲁卡鼻血直流,可伊鲁卡还是会给他满分的。

      直到目前为止,三身术都各自出现了三次。因为分身术的缘故,他目前的合格率只有六成。只要后天的考试不是分身术,他便能够顺利毕业,成为一名下忍。

      可这正是他要担心的地方。至今为止,他在课堂上都没有成功地使用出分身术。

      “要是我毕不了业的话……”鸣人悲观地联想着。

      “还记得你吗?二年级的时候,我因为查克拉消失了,所以去找你。你记得当时的你跟我说了什么话吗?”卫宫皓打断了鸣人的联想。

      “不记得了。”鸣人有话直说。

      “你说……”

      “无论命运如何,不管它是否改变,对于这种无聊的事,我从不哭哭啼啼!。”

      “我怎么可能比这些东西挡住?因为我还有非得实现不可的梦想!。”当时的鸣人对着卫宫皓比了比拇指,露出洁白的牙。

      而现在的卫宫皓也比了比拇指,露出洁白的牙。

      “小皓,别这样,这不是你的风格……”看到卫宫皓的样子,鸣人有点不适。

      “不过……你说的对。”鸣人站起来了。

      “因为……我是要成为火影的人!”鸣人伸展五肢,摆出了一个大字。“就算毕不了业,我也要成为火影。”

      然后鸣人对着山下大喊:“我是……”

      “我是漩涡鸣人!”

      一片浮云被风吹走了﹐再也挡不住身后的太阳。下午的艳阳洒在了鸣人身上,他那本来就是黄色的头发,变得更闪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