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的诱惑韩语中字

      关于土间总悟零花的问题,说起来,真不是土间桂龙偏心。

      毕竟,很多时候,土间总悟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得罪了老天,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顺风顺水,只有他,不是在病床上,就是在前往病床的路上,似乎,在病床上的日子还超越了日常,嗯,结论只有一个,他果然不是主角,苟住,别浪!

      自千叶神武小学事件发生后,土间桂龙发现,他越来越看不透自家的傻儿子了——不,应该说是怪物孩子。

      做事周密,行事疯狂,更让他感觉恐惧的是,土间总悟不仅脸上冷漠,似乎连心都是冷的。

      若非如此——导致全年级的学生患上心理阴影,一人人格大变,到现在还在精神病院住着,据说,很难有恢复的希望。

      而千叶神武小学从校长到年级负责人全部引咎辞职,至于老师,大多都已经社会性死亡了,一所名门学校的声誉被摧毁得一干二净,到现在都还招生困难,据说,已经到了废校的处境。

      千叶神武小学事件为什么会发生,没人清楚,只有土间桂龙隐隐有猜测,肯定跟土间总悟有关。

      虽然土间总悟也随大流的看了心理医生,但其他人是真的害怕,唯独土间总悟回家后,是一如既往的阴沉。

      有次土间总悟喝多了,土间桂龙顺口一问:“总悟,你对学校发生的事怎么看?”

      “怎么看,当然用眼睛看了!喂,老头,你问的问题真是愚蠢,嗝~!”

      强忍着抽自家儿子一顿的心情,土间桂龙继续试探:“我是问,你的看法,你不害怕?”

      “为,为什么要怕?”土间总悟睁着迷糊的双眼:“你不觉得,最后那一幕的画面,很像追逐着阳光的向日葵,最后却发现,自己只是朵雏菊,真是美得让人赏心悦目啊。”

      土间桂龙:“……”

      是自己儿子做的,没跑了!

      不知道为什么,土间桂龙心底升起一阵恶寒,他很想问问总悟,对土间家怎么看,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若是听到什么不好的答案,他怕自己的心脏受不了。

      不过。

      那一场酒后谈话后,土间总悟在病床上躺了一个多月,直到快开学,才勉强恢复过来。

      恢复过来的第一件事,土家总悟没有闹,而是找到了土间桂龙。

      “有事吗?”看着一脸阴沉的土间总悟,土间桂龙压下心中恶寒的同时,一脸平静道。

      这个时候不能慌,谁先慌谁就输了,他毕竟是土间总悟的父亲,要有威严。

      “话说回来,我也到了该领零用钱的年龄了。”阴沉脸的土间总悟更是平静,只不过,说出来的话比较市侩。

      土间桂龙:“……”

      怒(ノ`ー′)ノ???~~┻━┻

      你丫的一脸阴沉过来,老子还以为你要弑父,结果你跟我谈钱?

      “这些事会由管家负责,我……”要摆好父亲的威严。

      只是,话没说完,土间总悟就打断道:

      “我问过管家了,他说要你批准。”

      土间桂龙:“……”

      是不是要换个管家?这种小事还需要他批准?

      “告诉他,我同意了。”

      土间总悟阴沉着脸上前。

      “你想干什么?”虽然知道土间总悟应该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但那阴沉脸还是让他感到恶寒,人类,终究是害怕怪物的。

      土间总悟单手入怀。

      土间桂龙:“??”

      这逆子想干嘛?他在掏什么?枪吗?为什么他进来没人搜身——对了,他是我儿子啊,土间桂龙吞了吞唾沫。

      自从猜到土间总悟做了什么后,土间桂龙发现,他竟然在单独面对土间总悟时,会感觉到害怕。

      “这是字据,你签个字吧,否则管家不认。”土间总悟神色淡定的拿出纸条,土间桂龙觉得,要是不阴沉着脸就更好了。

      对于土间桂龙的反应,土间总悟并没意外,他知道土间桂龙的想法,因为酒后的他,并没有断片。

      人类害怕怪物。

      土间总悟自认为不是怪物,但是对于摧毁了刚转学的学校,还无所谓的他,会被认为是怪物,这也很正常。

      人们在臆想别人时,往往不会考虑被臆想者的经历。

      因为刚转学过去,就跟雪之下雪乃同桌,他被一群二货霸凌了,真是糟糕的经历,不过,也可见同桌是多不受欢迎了,所以,那么高傲干嘛?像他,多么低调,核善!

      当然。

      土间总悟也没兴趣跟他们玩抱团游戏,于是,震惊日本的千叶神武小学事件发生了。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抱歉,土间总悟做不到这一点。

      本身就是混乱中立,偏邪恶(此时,小埋还没保护他)阵营的土间总悟,只会说:“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只能回之以毁灭……”

      别怪他,要是你每天都能隐隐约约听到这些声音,你也会混乱——

      “我们睁眼时,随便抖抖,也许会杀掉不少人,但那只是无意,不需要心疼,因为啊!人类也不会在乎蝼蚁的死亡……”

      “我们从这路过,也许会毁掉城市,那也只是无意,因为啊!人类也不会在乎蝼蚁的巢穴被破坏……”

      “大声的呼唤我,引领我降临吧,进行生命的升华吧,我们才是同类……”

      “我在你身上闻到了虚空的味道……”

      “你的内心充斥着混乱……”

      ……

      幸好,土间总悟一向很稳——谁特么知道这些声音说的是真是假,他现在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他不香吗?

      这要是换了某些偏激的家伙,指不定这世界早毁灭了。

      当然。

      如果真的有珈百璃那只惰天使存在,还指不定怎么回事——但甭管有没有,只要这世界有反抗的能力,他大概会成为第一个被杀了祭旗的存在。

      还是稳妥点,再说,当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真香。

      ……

      土间桂龙一脸蛋疼的接过纸条,什么时候土间家连零用钱都要他批准了,不知道他很忙的吗?真该换个管家了。

      然后。

      他看了一眼纸条上的申请,嗯,很正式,还是一式两份,只不过,才五百日元的零用,都写得这么正规,他该怎么评价呢——果然,管家该换了啊!

      “哎……”土间桂龙叹了口气,不过,他心底还为土间总悟的小家子气松了口气,又想,他是不是错了,自家儿子毕竟才刚刚清醒过来,连要五百日元零用都那么正式,也许,该对他好一点,还有管家——必须得开除,土间家少爷要五百日元很多吗?

      不多!

      管家那是以客欺主,以下克上。

      只是正要签字时,又看了眼金额。

      “噗呲!”土间桂龙。

      那哪里是五百日语,而是五百万日元啊!只是万字写得小了点,他一时不查,差点被蒙混过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