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视频另眼相待

      “呐呐!说说看什么情况,感觉有故事听。”回到地曹庙中,那龙泡泡立刻凑了过来,一脸打算吃瓜的样子。

      “有个狗头故事,以后看见穿黑红色神服的神仙,就离她远一点。”放下手上的红灯笼,陈业缓了缓心神说到。

      没能套出什么,龙泡泡显然是不甘心,继续八卦的问到。“我刚刚回头看了一眼,感觉挺可爱的两个姑凉,她们是谁啊?”

      “阎王和孟婆”对此,陈业白了龙泡泡一眼语气平淡的回到。

      “怎么会!阎……呜呜呜呜!”对于陈业给出的神号,那龙泡泡两眼一瞪惊呼着,可还没说出阎王二字,立刻被陈业捂了回去。

      要知道五品神灵以上的神灵基本上都是有着独自的神号,不像与土地,门神,力士这些八九品神明一抓一大把。

      要是平时让老泡泡喊出那疯丫头的神号,倒也无所谓,毕竟是个阎王也忙的很,不会在意一个小角色呼唤。可现在陈业用脚指甲想,都知道那阎王现在肯定在暗中观察着现世。

      “呜呜,不是阎……嗯那位不应该是个男的么?”挣脱开陈业的手,龙泡泡低声说到,好似有人正在偷听是的。

      听见龙泡泡的话,那陈业笑出了声:“哈哈哈,你们书上是不是还写着,身高百丈,面黑,四角,眼如星辰明亮。照着人生疼”

      “嗯嗯,对对对”对于陈业的话,那龙泡泡连忙点头,要知道阎王可是每一个东方小孩,儿时的阴影,那句“你在哭,在哭就阎王爷就把你抓走”可比警察叔叔可怕多了。

      而想要成为儿时阴影,那阎王的形象自然是好看不到哪里去的。

      “哈哈哈,我可以和你担保,从人类诞生一来,所有关于四品以上神灵的记录。都是不准确的,至少大部分都是。”陈业开口解释到。

      要知道神灵从五品开始,便不居住与现世,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小空间。而那些神灵也不轻易的出现与现世,毕竟他们的力量太过庞大,每一个意外都有可能使上千人类消失与瞬间。

      于是乎那些平常的小事,神明就叫自己的神侍代为处理,而需要神灵亲自出马的时候,可就已经是大事了。

      就这样世人每一次看见的阎王,可都是她战斗时的法身。再加上阎王又不只她一任,各任阎王的特征累计,加上人类艺术传播,也就得到了你们高中书本上的样子。

      “哦,这样啊!”

      经过陈业的解释,龙泡泡恍然大悟,可刚刚明白过来的她又想起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那位存在,会认识你这个小小八品?你们有裙带关系?”

      对此陈业便是一巴掌拍在她的后脑勺上说到:“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裙你个狗头,都很说了,我是隐藏的大佬,认识个阎王,这再正常不过了。”

      “很痛呀!就知道大佬大佬,也没见过你牛逼成什么样,不还是在逃跑,还不是是个小小八品。”捂着脑袋,龙泡泡小声嘀咕到。

      “那还不是因为带着你这个拖油瓶,不然这地府算什么。我杀个七进七出信不信。行了准备一下和我一起去一趟安城孤儿院。”

      陈业本来想再上一巴掌,可见那龙泡泡的后脑勺被她捂的结结实实,于是换上了个脑瓜崩。这少女也是心大,自己和她说了多少次,在神明面前议论他,是会被神明察觉的。

      “去孤儿院干嘛?”龙泡泡有些疑惑。

      “当然是去解决一下,德叔善款的问题。”望着自己刚刚多出来的50大点的功德。陈业觉得既然答应了人家德叔,那一定是要做的漂漂亮亮的。不然对不起这功……不是,是对不起德叔。

      二人赶往德叔家中拿上了,被藏的隐秘的捐款协议,便赶往了那安城孤儿院。

      这里不得不说一句,这孤儿院虽然被叫做安城孤儿院,可它真正的名字并不是这个,而是“起点福利院”这种有些奇怪的名字。

      “晓秋姨,院长奶奶呢?”刚到孤儿院门口,那龙泡泡表现的很是兴奋,对着门位处的一位妇女打着招呼,显然是对这里的人都熟悉的很。

      “嗯,是泡泡呀,怎么有空来这里呢?小丫头谈恋爱了啊!这是带男朋友回来给院长奶奶看看么”那妇女闻声望来,看见龙泡泡身边的陈业,开口打趣到。

      听见那妇女的打趣,龙泡泡脸一下子红了上来,连忙解释到

      “没有没有,这是我的上神,我们来找院长奶奶是谈一下善款的事情。”

      听见善款二字,那位妇女明显热情热情了许多,如果说刚刚她也只是把陈业当成龙泡泡的朋友,那么现在在她眼里龙泡泡不过是个附带的玩意。

      “上神,我就说泡泡这丫头厉害,都当上神侍了,来来来这位上仙大人。我们院长正在给孩子们上课,您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叫她。”说着就想拽着陈业往内走去,生怕他跑了是的。

      “其实不用打扰孩子们上课,我可以等着。”躲闪过妇女的拖拽,陈业跟在身后,开口拒绝到。

      “没事没事,您等一会,泡泡对这也熟悉,要喝什么您叫她拿就行。”将陈业领到院长办公室后,那位妇女连忙跑去叫那院长奶奶了。

      “唉,陈业你别介意晓秋姨,她就这样,以前孤儿院穷,上面给的补贴并不多,晓秋姨生怕我们没饭吃,一听见有人要来捐善款,就热情的不得了。”说着那龙泡泡的眼睛也已经湿润了起来。

      “嗯,可以理解,她是个善人,虽然没达到德叔那种境界,可也比的过大部分的普通人了。”说着陈业起身熟练的打开柜子,拿出个一次性杯子,为自己装了杯凉茶。

      “扣扣扣!”

      而也在这时,一位满头白发,带着个老花镜的老妇人敲响了房门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正在和孩子们上课,让您久等了。”推开房门后,那位老奶奶和泡泡寒暄了几句后,就将话题转到了陈业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