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ios在线观看无限看-丝瓜ios视频丝瓜视频黄色

      房间中,孟墨轻轻拿出黑色书籍翻到渡阴船那页。

      在他身后,黑色的幼小身影艰难的抱着比它高太多的拖把,费力的拉着走。

      有些困难,她换了个姿势,双手背后攥着把子,像是老牛拉磨一样拖着拖把

      自从有了这水宝宝之后,孟墨终于不再需要干太多活了,以后刷碗,扫地,倒垃圾,这种家务活都有的安排。

      轻松啊。

      对了,倒垃圾不行……

      不然解释不了自家哪来的这么大的孩子。

      很难想象这个小家伙在恐怖序列了排名并不算低。

      她此刻显示的力量和累计恐惧值x0.01%相符。

      孟墨眼神微动,尝试着用精神力激活渡阴船,虽然不能刻录,不过作为他的本命卡牌按理说能激活的。

      没动静。

      孟墨皱眉。

      ……

      黑书图鉴。

      黄泉蛤蟆幻境。

      面容干瘦的老者悠悠的坐在小船上,看上去像是一位云淡风轻的世外高人。

      小船在清澈的江面上游啊游,波纹主动地向后浮动,他一身穿着脏兮兮的麻布衣,看起来年纪大了些,两腮微鼓,一只鲜红的长舌便从它口中吐出,弹射……

      岸边,一只老鼠努力的走位,弗朗明哥舞步,生死一线。

      老者收回舌头,笑呵呵的:“鼠儿,鼠儿,被我吃了你也死不了,你怕什么?”

      “怕什么?呵呵,你试试被吃的感觉”小老鼠紧张的看着老头的嘴,嘲讽着。

      “别逼我,再逼我,我就毁了这具骷髅。”

      江水下面的身影都悄悄的潜伏着。

      江里的肥鱼是最喜腐肉的,可自从这些腐肉开始有了本能,水里的鱼便少了很多。

      老者看向江边的蓑衣骷髅眼中有些哀伤。

      即便毁了也能再次凝聚,蛤蟆也不愿冒一丝风险。

      这也是为何此地弱小的鼠精还存在。

      幻境空间中,孟墨突兀的出现在小船上。

      他抬头看向正在和老鼠对骂的老者,手中握着黑书,皱眉思考着。

      “黑书中的幻境会自动发展?看样子在我来之前他们就杠上了。”

      孟墨没法不产生疑惑,幻境的话不用精神力激活是不会运作的,但现在的场景……

      “先不管了,这样更好,问问这蛤蟆吧?”

      “它显然知道一些……从上次看来……它好像记得渡阴船的事。”

      “咳咳……”

      轻咳声打断了在比比的老者,老者扭头心里一惊。

      活人他没感觉到?

      不太可能啊。

      扭头舔着脸:“主人,您来了。”

      孟墨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以后别叫我主人。”

      如果是个兔女郎还行,一个老脸皱成菊花的大爷嘴里“主人主人”的叫着,总让人感觉不那么舒服。

      “那叫什么?”

      “叫我公子。”

      他没等回话就晃了晃手上的黑书,问:“嗯……你脑海里还有关于渡阴船的记忆?”

      “主……公子这说的是哪里的话?老夫又不是锦鲤,不会只有七秒记忆,老夫的记忆力极佳。”

      “……?”

      “那你为何不在渡阴船上带着,又跑到了这?”

      “……公子……不是公子您的那个怪异的书籍……把我送到这来的吗?”

      孟墨微微一顿:“说的详细点。”

      “那天我被这书吸进去一个黑色的世界……那个世界里啥都没有……只有黑暗……刚开始我还能坚持,后来我发现连睡都睡不着……孤独和恐慌淹没了我……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都快要疯了……这时出现了一张契约,说什么恐惧值还有放我出去,给我生存的机会……”

      孟墨点头。

      为什么进不去渡阴船,他大概有点想法了。

      应该是精神力不够。

      他的精神力现在是65。

      因此能轻易的进入黄泉蛤蟆和诡图鉴。

      刚刚他进入过黑书中的水宝宝图鉴,发现幻境中并没有水宝宝,幻境中的水宝宝应该就是在自主劳动的……

      这说明黑书图鉴幻境的主体并不算普通幻境。

      更像是一处被拘禁的小空间。

      这样思考的话空间中一切应该是真实的。

      但听老鼠的意思,他们又可以在图鉴中不真正的死亡。

      那这里究竟是一处空间还是一处幻境?

      孟墨细细思讨。

      水宝宝和青蛙王子有什么区别?

      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差异?

      “是衍生卡牌的问题吗?”

      “渡阴船衍生卡牌的话……意思是渡阴船中也有着一只黄泉蛤蟆……假如黑书中是一个小世界,那么渡阴船的黄泉蛤蟆才应该是那个世界真实本体……”

      “不,不是衍生卡牌的原因。”

      “他们都是有实体的……他们存在的源头是什么?”

      “普通宠物卡存在是星纹力量具现……如果宠物被杀死卡牌星纹就会自动破损。”

      “他们死亡过……诡婴被我割下过头颅……老鼠被诡婴吃过……却都再次出现……怎么看都是无实体的幻境卡。”

      “诡婴却都以实体吃过家里的饭了。”

      “这么说来,构造他们实体的不一定是星纹和卡牌能量……”

      “是另一种层面的力量……可以用星纹呈现……”

      他曾经听舅舅说过,有些卡牌有着独特的力量,比如镇国卡牌《山海经》,自动演化世界的同时,里面的高阶宠兽都可以进行召唤,战死后,由山海经自身的力量修补。

      思索良久,孟墨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

      像诡婴,在掌握“力量”“速度”等普世属性外,还拥有着一种独特的诡异能量,也许是“阴气”“怨气”等。

      这些能量便是这一切的解释,现在看来,这种能量实际上是精神力的另类具现。

      恐惧值……或许是能量来源。

      恐惧本身就是精神衍生品。

      这样一来也能解释为什么青蛙王子的成长性需要付出5000的恐惧值。

      有成长性宠物卡以制卡师或御卡师的精神力为成长性的源泉。

      而黑书中这些卡牌的成长性应该就是以恐惧值为源泉。

      “你的实力如何?”

      孟墨没有继续思索,而是看着菊花脸笑容的老者问道。

      他觉得自己不能随便的寄给小夕一张卡牌应付。

      “公子有没有具体点的。”黄泉蛤蟆撇了眼黑书,有些难受,它觉得自己很莽,但在公子面前被秒了……实力现在还被黑书禁锢到不足一成。

      说自己不行吧,它又是制霸乌江的大妖,万一太弱主人看不上它,把这它一页撕了,它就凉凉了。

      孟墨也觉得自己这样问有点生硬,用手指捏了捏眉心:“你也能出来?”

      它老实的点了点头道:“得主人许可才行。”

      “出来吧,给你看段比赛视频。”

      拖地的水宝宝趁着孟墨不在,大字型的躺在地上,感受到黑书能量波动,瞬间立正,目视前方,握紧拖把,小脸是满身一丝不苟的认真神情。

      余光瞥了瞥跟孟墨一起出来的蛤蟆精,蕴含着一丝敌意。

      孟墨没理它,直接打开投影播放三级御兽师的战斗视频。

      良久……

      空气中穿来蛤蟆幽幽的一声:“就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