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志祥小猪视频app下载安装ios

      八月七日,时节明媚。

      蓉城的天气越来越热,一大早的才九点多,天上的大太阳就跟个火炉似的,晒的人头脑发昏。哪怕是在屋里待着,要是不吹风扇的话,干坐着都能流几斤汗水下来。

      见时间差不多了,李燕歌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朝着端坐在下面老老实实听课的一群孩子们笑道:“好了,大家稍微休息一会儿,等下各自去各自的班上乐器指导课。”

      “终于下课了!”

      “高伟,我们去上厕所吧。”

      “走,一块去。”

      “……”

      学生们三三两两的走出厂房隔离出来的教室,有的去后面上厕所,有的则是跑到俞老师那要果茶喝,还有比较调皮的,就下课这十几分钟,也要到外面跑一圈转一圈,弄得满身大汗才舍得回来。

      “不好意思芍君姐,等急了吧?”

      李燕歌收拾好课本走出门,就看到程芍君站在阴凉处等他。

      “没!”程芍君摇摇头,她也是刚到没多久,就等了几分钟而已,自然不会觉得着急,只是内心好奇的询问道::“燕歌,你什么时候办的这个音乐辅导班?”

      李燕歌道:“上个月高考结束后就办了,本来是想跟你说的,只是那会儿你每天都忙着排练,刚好我也要教孩子们上课,就没来得及跟你说。”

      “我刚刚看你教的有模有样,不愧是能考上京城中央音乐学院的大才子,以后成了大音乐家可别忘了我。”

      看着她笑容灿烂,李燕歌想起那份计划书,忍不住说道:“其实你也可以的芍君姐,你不是从小就喜欢舞蹈吗?完全可以重新再报考舞蹈专业的大学。”

      “我?还是算了吧,我都这么大了,考也考不上的。”程芍君一怔,随即嘴角微微一笑,只是这笑容看起来那么的苦涩。

      “你才23岁而已,怎么就年纪大了?李冬青连续考了四年,尽管四次都失败了,但至少他努力过奋斗过,芍君姐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就轻言放弃!”

      李燕歌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还记得小时候去找你,你在院子里跳舞,那时候你跟我说长大了一定要去全国最好的学校学舞蹈。”

      “是啊,我还记得那时候你只到我脖子,现在长的都比我高多了。”

      仿佛是忆起年少时的梦想,程芍君深深地叹了口气,她高考落榜的那一年很伤心,本来是想来年继续复考的,但那会儿她们家还没有完全平反,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让她彻底失去了复考的想法。

      “芍君姐……”

      还不等李燕歌再劝导,程芍君摇摇头说:“就算我想复考,高中的知识我早就忘记了,加上文工团的工作,我也没那么多时间去重新复习。”

      “可是难道你没想过以后文工团解散了怎么办?”李燕歌记不太清蓉城文工团具体解散的日子,不过反正肯定是没活过89年,1990年他大学毕业回来的时候,文工团就已经解散了。

      程芍君一怔,“文工团解散?!”

      李燕歌道:“对啊,现在很多地方文工团都已经解散了,我们蓉城文工团解散也是迟早的事情。芍君姐我觉得你跳舞跳的很好,完全可以去更好的地方发展。”

      她思虑了一会儿,摇摇头轻笑道:“如果真的要解散的话,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好了,不说这事了燕歌,我今天过来找你,是跟你说一声,明天上午我就不能陪你去杜甫草堂了,团里让我们明天就回去为接下来的慰问演出排练。”

      “演出?去哪儿演出!”李燕歌心一揪,如今已经八月七号了,距离那件事好像越来越近。

      程芍君道:“上个月我们去了第一毛纺厂、治金厂、缝纫厂、机械厂……这个月应该就是去剩下的几个厂演出。”

      “是不是有第二毛纺厂?”

      “应该有吧,上个月只去了第一毛纺厂,这个月应该是去第二毛纺厂了。”

      要去第二毛纺厂演出?!李燕歌急切的脱口而出,“能不能不去?”

      “不去?这怎么行,团里的任务,我们肯定要完成的。”

      李燕歌也觉得自己问的是废话,不生病不有事,正常工作怎么能不去,迟疑了会儿问道:“那…那确定演出的日子了吗?”

      “不太清楚,还没有说,不过我估计应该是8月15号左右。”

      “8月15,8月15……”

      李燕歌嘴里低声念叨这个日子,脑子飞速旋转该如何去破解这个困局。

      程芍君看了他一眼,嘴里叨叨的也不知道说什么,给人感觉怪怪的。

      “燕歌,我先回去了,这几天要回团里排练,可能要等到演出结束才能陪你去杜甫草堂了。”

      说到这,程芍君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的礼物我也准备好了,不过等我演出结束之后再给你吧。”

      李燕歌诧愕道:“礼物?什么礼物?”

      “祝贺你考上心意大学的礼物啊!”

      程芍君伸出白嫩嫩的右手,竖起小拇指,嫣然一笑道:“你难道忘记我们拉钩钩了?”

      “当然没有忘记。”李燕歌怎么可能会忘记那天中午两人跟小孩子一样的拉钩约定,刚刚只不过因为慰问演出的事情,搞的脑子有点糊涂,一时没反应过来。

      “没忘记就好。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等我慰问演出结束,想来你也应该拿到录取通知书了,到时候再正式的给你。”

      “你先忙,我走了,再见!”

      看着程芍君那逐渐离去的背影,那拉的又直又长的影子,李燕歌脸色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原地站了一会儿,他回了教室,就看到俞成礼跑来说明天可能要下暴雨。

      李燕歌诧愕道:“你怎么知道明天下雨?”

      “昨天晚上央视天气预报说了,从后天开始蓉城周边城市会有强降雨,可能会持续三到五天……”

      俞成礼突然楞了一下,又道:“我想起来你家电视送到你舅舅那了。”

      “你确定天气预报说明天会下雨?”

      “天气预报是这么说的,至于准不准我就不知道了,反正经常是不太准的。”

      80年代的天气预报受技术条件等因素影响,准确率还是很低的,不过就算是几十年后技术进步了,天气预报有时候还是不太准,毕竟天有不测风云,变幻无常。

      “你过来就是跟我说明天下雨的事?”李燕歌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俞成礼解释道:“不是想着要是明天下暴雨的话,学生们过来上课也不方便,要不要等会儿跟他们说一声?”

      辅导班的孩子,大部分都不住在这附近,还有几个家里住的远的,经常要走半个小时的路。

      明天下大雨的话,的确是不太安全。

      “可以,那你等会儿跟孩子们说一声,明天要是下暴雨的话就不用过来上课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