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绳艺

      第4章 病去如抽丝

      涓娘这个女人,虽然深陷勾栏,但真是留存着一股天真与娇憨,短短片刻就让尹慕棠心生欢喜。

      这样鲜活的人儿,是她这些年来从未遇到过的。

      “慕棠!这药擦着冰冰凉凉,真的一点也不痛!”

      涓娘拿着药坐在铜镜前面擦着,语气就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惹得尹慕棠也跟着微笑。

      看着那面被砸得千疮百孔的铜镜,只有边缘一点能用,她也能够想象涓娘之前大概经历了什么。

      “你省着点,我身上就这么多,你起码要擦个七天。”

      有些没气的说着,但不至于像刚才那样冷得发抖了。

      因为刚才涓娘用一百两银子,跟外面的人为她换来了一张床。

      “你需要什么材料?我都可以让人去买。”

      涓娘说的不在意,尹慕棠却是心疼钱了!

      “等我能走动了,我自己去药铺抓药,本不值钱的。”

      那王妈坐地起价的本事可不小,一张破旧的木床敢要一百两,一壶热水都要十两银子!

      若不是涓娘以前有个恩客的余威还在,恐怕王妈会直接抢钱。

      当晚,涓娘又狠狠的哭了一场。

      只因她多日不退的癞疮开始愈合了!虽然依旧红肿着,但是也不像之前血糊一片、又痛又痒。

      尹慕棠也被她悉心照顾的能坐起身子,不至于瘫在床上。

      晚上两人叫了一些精致的饭菜,却贵的让她心痛!

      尹慕棠含泪喝了两大碗肉汤,发誓要快点恢复力气给她医治,不然纵有金山也会被吃空。

      而她恭王摒弃沦落至此,更要筹谋一下。

      如今她身上除了药瓶什么都没有,醒来时连发钗都不见了,不用问也知道是王妈拿的。

      “来人!进来把东西撤了!”

      涓娘喊人进来收拾,不多时,外面就进来了一个手脚麻利全身武装的丫头。

      看着她掩住口鼻的艰辛模样,尹慕棠很想告诉她不必这么提防,但却没有开口。

      瞧着那丫头端起托盘一溜烟的出去,就像是逃命一般,涓娘都懒得瞧一眼,刚想关门,却听到一声尖叫——

      “哎哟!你长没长眼啊?都洒在我身上了!”

      一豆蔻之年的女子大骂,污秽粗鄙之语倾泻而出。

      涓娘看到她时,愣在当场,宛如木雕一般。

      尹慕棠也打量了这个女子,年岁也就十三四,容貌不说多精美,但是打扮的却也俏丽,更胜在青春正茂。

      “环儿,你终究是做了窑姐!我给你的钱,难道还不够你用吗?为何要如此轻贱自己!”

      涓娘心痛无比,可那环儿却得意的用手拍了拍肩上的狐狸毛皮。

      “小姐,啊不,涓娘!人各有志,我伺候你的这些年也学了不少本事,离了这儿,哪地方赚钱这么容易的?”

      “花魁姑娘,您还是赶紧脱了这狐皮吧!沾了这屋子出来的汤汁,怕是要染病的!”

      之前那毛手毛脚的丫头,此时已经怕得抖成筛糠。

      “不必,我这狐皮可是贵人赏赐!金贵的很呢!”

      她又得意一笑,随手擦了擦就摆着腰肢走了。

      娟娘关了门后一脸失魂落魄。

      她没想到自己一手带起来的丫鬟,最后还是走了这条路,还代替她成为了新的花魁。

      “涓娘,这环儿可会医术?”

      尹慕棠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却是察觉不对。

      “她自小跟着我,从未接触过,怎么了?”

      不懂医术?

      尹慕棠的心里渐渐泛冷,抬起眼睛望向涓娘,“她有问题!我懂医术所以知你不会传染,旁人都避你不及,可她刚才未免太不在意了!”

      “你是说……”

      听闻这话,涓娘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瞬间想到某些可能,但却完全不敢去相信!

      如果自己出事是和环儿有关的话,那事情就太可怕了!

      “而且,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她的脸上虽然涂了大量的胭脂水粉,可还能看到她脸上起了点东西,看着更像是脏病的表象。”

      “怎么会……”

      尹慕棠再次丢下一个重磅消息,惊得涓娘险些站立不住。

      而看着她接连受了如此大的冲击,尹慕棠也有些于心不忍。

      于是劝慰道:“也许是我看错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如今咱们两个首要的任务是让自己身体痊愈。”

      涓娘不蠢,她自然能听进去尹慕棠的话。

      之后的几天里,钱花的如流水一般。

      购入了不少补品给尹慕棠补身子,还顿顿不落下鸡汤,倒真是把尹慕棠补的活蹦乱跳、健步如飞了。

      “幸亏我伤的是左手,不然还真没法给你针灸。”

      一边收针,尹慕棠随口聊着。

      几日相处下来,她当真把涓娘当了朋友,相信涓娘也是如此。

      “我癞疮的结痂都脱落了,为何还要戴着这斗笠?面前的黑纱罩得我看不清东西,脖子都疼。”

      娟娘用手呼扇着面前的黑纱,她平时最为娇气,针灸嫌疼,戴斗笠还嫌累。

      但如今脸上癞疮消退,结痂也脱落,长出了新的皮肤,而且比没破相之前还嫩滑,她脸上也终于能看见笑模样了。

      “你身上余毒未清,不给你逼出来,日后复发你可别找我。”

      两人性格相投,也算是有了过命的交情,拌嘴打趣是日常。

      而这段日子里她也了解到,被那渣男王爷接走的柳瑜,本不属于蕊红楼。

      据说是家里株连九族,男丁全斩,女人为娼,她才被流放至此。

      但她在这还不等接客就被恭王晏北寒找到,一直想为她赎身,可原主为此日日大闹不肯,还抬出家族势力威胁。

      尹慕棠哀叹原主傻的可怜。

      她有这一身绝世医术的同时,更是制毒的高手,若真想留住这男人,恐怕也有一千种方法。

      可她偏不舍得下手,反而以最蠢的方式,挑衅这渣男的容忍度。

      最后落得个心灰意冷甘愿自杀的下场,也是个可怜人。

      “涓若岚!你给老娘滚出来!”

      门板被猛然踹开,王妈独有的粗噶声音传来,但她口口声声的咒骂着,整个人却是不敢踏进一步。

      “你抽什么风?我的钱扣光了?”

      涓娘性格本来温和如山间清泉,硬是被近日磨难给逼成了滚烫的开水,特别是看见王妈,更是不肯让了半步。

      “该死的贱人!你就是这么跟老娘说话的?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