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传媒看片app苹果

      任思瑶忙了一上午,中午吃外卖的工夫,玩着手机,忽然发现朋友圈里很多以前的老同学,都转发了一篇文章。

      标题是——热烈庆祝本校杰出校友楚尧先生捐资一个亿成立助学基金!

      点进去看了一眼。

      她目瞪口呆。

      忽然感觉,世界都不真实了。

      难道今天是愚人节?

      楚尧?

      真的是楚尧?

      自己认识的那个楚尧?

      那个追了自己很久的楚尧?

      那个没车没房的楚尧?

      他……这么有钱?

      之前楚尧离职时,说要回去继承家业,任思瑶只当他装逼,压根不信。

      而现在……

      此时此刻。

      平日里最喜欢吃的这家饭菜,任思瑶感觉自己一口都吃不下去了。

      胸口堵得难受。

      ……

      “瑶瑶,今晚回家吃饭吗?”

      任思瑶有些思绪恍惚的回到工位,手机忽而收到一条消息。

      是老妈发来的。

      一看回家吃饭这种事,她就知道,肯定是又安排相亲了。

      看了一眼消息,任思瑶也懒得回复,瘫在座椅上,闭着眼睛,默默想着心事。

      忽然觉得极其的荒谬和可笑。

      想不到,有朝一日,“莫欺少年穷”这种剧情,竟然会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都说选男人就像挑潜力股,可大部分女人都不是股神啊。

      反倒更多是绿油油的韭菜。

      等到青春没了,发现选错人了,自己却已经变黄脸婆了。

      也有人说,遇贵人先立业,遇良人先成家,遇富婆(富豪)成家立业。

      但任思瑶觉得,自己极其矛盾。

      既渴望物质充裕的生活,又渴望天作之合的甜甜爱情,享受被人宠在手心的感觉,成为某个人生命中的唯一。

      我是不是个太贪心的女人了?

      这个时候,她才真正受到了触动,开始来反思自己身上的问题。

      想了好久……

      她得出结论。

      ——不,我并不贪心,我配得上我理想的优秀的男人,我只是……不够幸运罢了。

      ……

      “领导,下午请一下午假,我家里有点事。”

      想着这些,任思瑶找主管请了假,匆匆离开公司,直接回家。

      “瑶瑶?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妈,没事,我找点东西。”

      任思瑶若无其事的说道。

      回到老房子,自己的卧室,打开书柜的最底层,她开始翻找。

      片刻后。

      翻出了一堆零零碎碎的玩意儿。

      一个本该晶莹剔透的水晶球,会布灵布灵的发光,还会放出悠扬的音乐。

      只是现在已经落满了灰尘。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楚尧大一时,在自己过生日的时候,送来的生日礼物。

      但,说实话,很……土。

      那个任思瑶就觉得很土。

      继续翻。

      一件件东西被翻出来。

      一个八音盒。

      一套谭木匠的梳子。

      一个楚尧用陶泥亲自捏的,然后再让专业匠人加工上色的自己全身陶塑。

      一对古铜色的造型极其精美的龙凤铃。

      一栋楚尧用木块自己打磨,自己搭建的房子模型。

      ……

      各种各样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从大一到大四,这四年,楚尧固定会在每年的各种节日,主要是自己的生日、情人节、七夕节、圣诞节这四天,默默送上一份礼物。

      这些东西,都是那时候攒下来的。

      不知不觉,原来有这么多。

      以现在任思瑶的眼光看来,这些东西,依旧很土。

      只是,比起上学时,她到底见识了更大的世界,也对男人这种生物有了更多的认知。

      是土。

      但,还是挺真心的。

      毕竟这些小玩意儿,以楚尧当时的生活费标准来说,还挺贵的。

      送一个礼物,他在食堂吃饭得省很久。

      虽然那个时候的他很土,但现在,他真的……好有钱。

      ……

      继续翻下去,任思瑶看到了一沓信。

      哦,对了。

      那个时候,楚尧还会写信。

      只是没什么文采,写都都是很絮絮叨叨的东西,流水账一样,隔三差五的送一封,像是交作文。

      四年下来,也攒了有近百封。

      随手打开一封,任思瑶默默看着。

      “任同学,今天你穿的裙子真好看,发卡也好看,特别漂亮。刘飞说你打扮的这么好,一定是谈恋爱了,我不相信,和他吵了起来,还差点打一架,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这些,是否合适,但我真的憋不住了。所以你真的谈恋爱了吗?你不是说,大学四年,立志考研,不谈恋爱的吗?”

      看着这些稚嫩的文字,任思瑶不由笑了笑。

      再打开一封。

      “今天在图书馆看到你了,人群中你始终是最漂亮的那个,看书的样子要多女神有多女神。任思瑶,你怎么会这么好看?我觉得我是一只癞蛤蟆。我都不敢走过去,只觉得远远看着你,就很美好。”

      ……

      “今天看到你和一个男生在操场散步了,晚上风那么大,你穿吊带不冷吗?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作为朋友,关心一下。希望你不要生气。”

      ……

      “任思瑶,我爱你!这辈子我只会对你说这三个字,其它任何女人都不配!虽然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但你相信,以后,我什么都会有的!等我!五年,我就能干翻这个世界!”

      ……

      这都是以前楚尧写的东西。

      尤其是最后一封。

      任思瑶清楚记得,那时在女生宿舍楼下,给自己送这封信的时候,楚尧都是喝醉了的状态。

      估计是不敢,得喝酒壮胆。

      想想,他那个时候,是真的怂啊,又青涩又胆小。

      后来工作了以后,才慢慢油了起来。

      看着这些东西,看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任思瑶坐在床上,想了很久,深吸口气。

      她把柜子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拍了张照片,发给了楚尧。

      顺便附带着一条文字消息。

      “今天家里大扫除,无意中发现了这些,本来想丢掉的,只是,想问问你还要不要?”

      发完消息。

      任思瑶就坐在那里等回复。

      只是,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楚尧都没回复。

      这样的待遇,让她感到很不习惯。

      以前可都是秒回的。

      任思瑶没有再追问,躺在床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任由思绪和回忆流淌。

      一直过去两个多小时。

      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楚尧的消息才回了过来。

      ——“想丢就丢了吧,你的东西,你处置就好。”

      看到这消息,任思瑶暗暗抿了抿嘴唇。

      却是回复道:“我怕丢了被别人捡到,发现你楚大老板的黑历史怎么办?那不就身败名裂了?”

      楚尧回——“无所谓,谁小时候还没傻逼过呢?”

      看着这条消息,任思瑶再次沉默了好几分钟。

      “能见个面吗?有些话想和你聊聊。”

      楚尧那边也是沉默了十几分钟。

      然后发过来一张截图。

      是两个小时后,从鹏城飞往三亚的航班机票,头等舱,任思瑶的名字。

      他帮自己买好了机票。

      任思瑶恍惚了一下,才发现原来他连自己身份证号都知道。

      “我现在在三亚开会,想来你就来吧。”

      任思瑶迅速回复。

      “好,那你等着我,我现在就去机场,不见不散。”

      聊完。

      她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呵。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