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秋葵

      等足利家小弟弟缓过气来,两人这才向里面走。

      一路都是花草亭树,无非是笼中之鸟折腾的小天地。比起这些精致,义银反而觉得战阵之上的磅礴大气才是他向往的自在,如果能不被人砍就更好了。

      今个儿来的贵人有些多。房间里已然坐不下了。外面天气又好,大御台所索性让人在园子里摆了开,饮茶赏花,与亲近闺蜜低声细语。

      这天气入了夏,园子里却不见太热乎。一面是树木繁多遮了阳,另一面是各方设计取了巧,多有风来。

      徐徐夏风之下,自家儿子带着一名姬武士打扮的英俊少年入了园子,让大御台所眯起眼想要看个仔细。

      此处他地位最高,周围贵人都看着他呢。顺着眼光瞧去,那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少年莫不是传说中的斯波御前。

      这斯波家的公子在京里传得可邪性了。御前一般是对年长老丈夫的尊称,历史上能在战阵上得此称呼的男武士就那么一个。

      这斯波御前凭着本事上阵杀敌成了第二个不说,还有说是长得天仙下凡的模样。

      和泉细川家的少主据说被迷到神五神六,惹得细川家督不悦,骂出了红颜祸水的名头。

      还有说是浅井家的家督为了他,起兵反了六角家。

      就是御所里,也传着将军似乎对他青睐有加的意思。

      你说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可人儿,让天下武家为之倾倒。

      男人们可不管什么军政大事,满脑子都是情情爱爱的悲喜剧。说起其他可能一问三不知,可说起八卦,没一个省油的灯。

      这会儿求得大御台所出面,不就是为了一睹真容嘛。齐刷刷的目光射过来,让战阵里冲杀往来的义银都有些吃不住。

      万众瞩目,就是如此。

      可心里慌,面子上却不能掉价。龙行虎步,不卑不亢,显出了魅力10的威力。

      不谈身段,那是这世界男人怎么都练不出来的倒三角,要是露出六块腹肌能吓死他们。

      只说相貌就是天下第一,不然怎么对得起系统的评价。换个用烂的说法,我不是针对谁,在座的各位都是乐色。

      更别提让义银心头一囧的特效,生涯不犯。只要别结婚,苟合的时候在上面都能看成是被强啪的。

      哪里是什么圣洁,就是玩游戏锁了好感度,把人当傻子npc处理了。

      斯波义银这一出场,顿时艳压群芳。古时候迷得君王不上朝的妖孽,大伙儿可算是见识到了。

      一时间,四处窃窃私语。这要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公子,指不定暗地里呸上一句小贱货。

      可义银是英武姬武士的版子,引来待嫁小公子们满眼的小心心。好帅好帅,我未来的妻子如果有他一半的颜值,死也值了。

      主座上的大御台所咳嗽了好几声,才把底下的莺莺燕燕给压下去,心里有些不满。

      一个个成何体统,没见过世面的模样,给京都的武家丢人。

      震慑住各家的公子丈夫,大御所台温和地与义银说话。

      “你是斯波家的孩子吧,当年义统还带着丈夫前来拜会过我。哎,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谁想到一别就是永别。”

      义银听得这话,眼圈一红,给这位看似弥勒佛一般的痴肥老人家跪了下去。

      一半是因为斯波义统夫妇对他的确是好,让他安度了童年。另一半是为了感动这些武家男子,所谓哭诉,不哭哪里诉的出来。

      只见他眼眶里的泪珠子顺着角就往下滴,双肩耸动,语气哽咽。

      “斯波义银见过大御台所。先母先父经常提起您老人家,只恨那逆贼织田信友犯上作乱,灭我斯波一门。”

      说着,用衣袖抹去了泪痕,双目杀气腾腾。

      “当晚我就砍下了这逆贼的首级,以慰父母在天之灵。”

      这一变脸,看得大御台所也是一时气促。

      他是个见过世面的。当初十二代将军几次被逆臣赶出京都,他随着东奔西走也算是个坚韧的男子。

      可凡事就怕有了比较,这全园子上下,哪个男子遇上这等事不是哭天喊地,听天由命。

      斯波义银当晚就反杀了逆贼,果然一身是胆,白费了这尤物的料子。要是个女孩子,斯波家可真要不得了了。

      不只是他,在场的贵夫公子无不被他的杀气威吓,心有余悸。有些个贵公子手里还捏着帕子,绞得一塌糊涂。

      世上怎么有这么英武帅气的人呢。有了嘛,为什么不是个女孩子。真是气煞人了,连个娶嫁的机会都不给。

      “可怜的孩子,来,到我边上来坐。”

      一旁的贵夫一个鞠躬挪开了位子,义银还礼,再向大御台所鞠躬致谢才坐了下来。

      大御台所温言介绍起在场的贵夫公子,义银面带微笑,语气温柔一一招呼过去。

      本就想着要乖乖做人,自然如沐春风。人又长的俊俏,让人看着喜欢,一圈话说下来,好感噌噌得往上涨。

      看得大御台所连连点头,这孩子有礼貌懂规矩,怎么也不像外面传得桀骜不驯。

      他朝下首不远的两个贵夫点点头,其中一人笑着和义银说起。

      “义银君,男孩子家住在东福寺真是不合适,不如还是来我家住吧。”

      “您是?”

      “这位是三渊丈夫,你父母与他家可是世交。”

      大御台所略带深意地看了义银一眼。义银明白过来,这是三渊晴员的丈夫。

      上次在京都才住了几天,正好三渊丈夫回了爹家。这次回京上门被拒,肯定是怕受了自己的牵连。

      说起来,义银不怨三渊晴员,反而有些愧疚。一个老好人,这次被自己坑惨了。要不是与和泉细川家的关系,恐怕不好过关。

      足利白旗可是此次自己在近江大杀四方的最重要依仗,这人情其实是他欠得不轻。

      更别说三渊晴员与斯波义统的手帕交,她算是幕府中最亲近自己的幕臣,这等关系一定要好好维持。

      义银脸上的笑容越发诚恳,先是鞠了一躬,然后说。

      “原来是三渊叔叔,这次回京匆忙,尚未去给三渊叔母请安,义银惭愧。”

      三渊丈夫一愣,义银不是上过门被三渊晴员拒而不见了吗,怎么说还未来见。

      他身边坐着的是细川元常的丈夫,两家姐妹实为一家人,他俩自然也是叔伯关系亲密。

      这时候见三渊丈夫犯傻,底下用手轻拍了他。三渊丈夫这才反应过来,看着义银的眼神越发喜爱。

      这孩子会做人呀。

      不单他这么想,上首的大御台所也是这般认为。该糊涂的时候就得糊涂,如此明事理的男孩子,实在讨人喜欢。

      看着义银英俊的侧脸,见他应付得体。大御台所脑海中忽然起了一个念头,这孩子配给我家义辉如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