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衣系列的av推荐推荐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田野里到处野果累累,常常馋的我们小孩子垂涎欲滴。

      逮马知了那件事,康素贞把我俩拽到教室外面晒太阳,那样的体罚根本阻止不了我俩中午不睡觉的好奇心。

      一个中午,我俩又趁父亲睡着偷偷地出来了,这回是商量好中午去摘红柿子吃的。

      出来校门,西面三百米的沟边长着四棵面柿树,那面柿吃着面甜面甜的。

      柿子正要成熟的时节,红燈燈的一树柿子在黑黝黝的柿叶衬托下红的很耀眼,一出校门就能闻到那红柿子的香甜。

      来到树下,看着那一排红燈燈的柿树,我对他说:“你上最北那一棵,我上最南那一棵,动作要快,捡那最红的摘·····”。

      其实也不是单单为了吃那甜柿子,主要是费气力,不安生。

      苏老二上树是高手,水泥电线杆他都能爬上去。他脱掉鞋子,猴子一样往那树的高处爬,刚到树的分叉处,只听“娘呀……”一声叫唤,“扑通”一声他可从树上掉下来了,我扭头一看,见一群马蜂正围着他的身子乱飞。

      “快跑,快跑……”,我知道他碰住马蜂窝了,并且惹恼了马蜂。他跌跌撞撞往前跑,一群马蜂围着他的身子在后面追,好长一段距离,马蜂才停止追赶。

      苏老二抱着头爬在地上打滚儿,“娘呀,大呀·····”地叫唤着。

      我连忙赶过去对他说:“你的声音小一点儿,要是叫康素贞听见了,后晌咱俩又该晒太阳了”。

      趴在地上的苏老二一把鼻子一把泪地对我说:“晒太阳晒死也去球,也比这马蜂蛰住好受的多······”。

      我愣在一边一点也没办法,任凭他在地上打着滚儿,嘴里吆喝着:“老疼,老疼呀·····”。

      好大一会儿,听见学校里预备钟声响,我问“还疼不疼了”?

      他说:“疼的很,只是还没有疼死嘞,你老栓儿咋不上北面那一棵嘞?”

      ······

      和上回一样,我躲在校门外让苏老二先进学校里去,那天康素贞照例站在教室门口检查午休。

      “抱着头弄啥嘞?怕我打你?响午睡了没有?”见他走来,康素贞没有好气地问。

      “睡了”,他怯生生地回答。

      “布袋儿装马知了没有”?康素贞又问。

      “没有”,苏老二低头回答,他不敢抬头,恐怕康素贞发现他被马蜂蛰住了的事实。

      康素贞报仇一样在他的膀子上用食指的指甲狠狠挖了一下,没有发现白道子,就放他进了教室。

      那天下午康大妞老师讲“锄禾日当午”,正朗读课文。

      “娘呀……”,苏老二肯定受不住了,他带着哭腔喊娘。

      全班同学的眼光又齐刷刷地看他。

      康大妞老师立刻停止了朗读,快步走到他跟前,见他抱着头,心里也害怕,忙问康素贞:“你打他的头了”?

      康素贞说:“没有,他进门时抱着头没打住”。

      还没等康大妞老师再问什么,苏老二发怒似的吆喝:“马蜂蛰住了,甭问了,晌午没睡……”。

      大概真的是掩盖不住,他自首了。

      结果,我俩还是被康素贞撕着嘴拽出了教室。苏老二被钟叔领回去看医生了,我一个人站在教室门前的太阳底下,午后的太阳格外毒,一会的功夫就把我的两个肩膀上晒得脱了一层白皮。

      经过这件事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越是红燈燈的柿子树,上面没有马蜂便有长虫。

      以后很多年,凡是从那红燈燈的柿子树下路过,或者是驻足在那树下,那红燈燈的柿子使我垂涎欲滴的时候,一想起苏老二那一次被马蜂蛰的在地上打滚儿的情景,我便立刻走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