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在线看免费版ios版下载

      老僧坐在巨龟身上,慢慢靠近,很快便距离张子歌等人几米之远。

      巨龟似有灵性般,伸出小船般的前掌供老僧下岸。

      远处时不觉得巨龟有多大,离近一看才觉得惊乎。

      清姬:“好大的乌龟,地狱的牛头马面也没有这么大”

      巨龟身长数十米,宽六米有余,宽大的龟壳上坐上十来个人错错有余。

      木桶般的眼睛灵性且慈祥,像一个慈祥的老者看着一群孩子般。

      “阿弥陀佛,打扰了施主的雅兴,贫僧这般赔罪了”

      老僧双手合十,虔诚的话语不见任何轻蔑的意思。

      张子歌也连忙还礼观老僧面目无胡须,眼神明亮且睿智,年轻时想必也是个大帅哥

      “大师骑巨龟而来,想必是佛门高僧,晚辈能见一面,实属有幸”

      老者依旧保持不变的慈祥微笑,提着素衣,布鞋,围着张子歌转了一圈。

      “嗯……善哉善哉……”

      张子歌不知老僧是敌是友后退一步说道:“大师,我身上可有问题?”

      “小施主无需担心,我只是个潜心修佛的普通人,不会对你有敌意”

      张子歌心中暗道:“信你才怪,能骑着佛门顶级神兽,叫谁不担心。自己又不信佛,怎么可能得到佛家眷顾”

      老僧似乎看出了张子歌的担心,“呵呵”一笑。

      “小施主多虑了,出家人不打诳语老僧确实是一届凡人,手无缚鸡之力,不过对佛经论文倒是小有见解”

      张子歌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了,毕竟如果真想杀你,还用得着解释半天

      “不知大师找在下何事”

      老僧笑脸依旧:“老僧是奉命前来传颂一下小施主”

      “大师有礼了,不知何人要传颂我?”

      “老僧奉释迦摩尼佛陀真身之命前来传颂”

      一声漫不经心的回答让张子歌如同晴天霹雳愣在原地。不光张子歌,就连清姬也一样。

      释迦摩尼佛门之祖,拥有这世上三分之一的信徒,平时只要看到佛祖的泥像或者金像便心生虔诚。

      而传说中的佛祖竟然亲口对他这个流浪小民传颂。

      这种意外就像苦了几十年,突然有天有人告诉你,你爹是皇帝,现在他死了,你要去继承一样意外,有可能比这还意外

      张子歌这次没有任何反抗便跪倒外地。双手合十:“大古皇子张子歌愿听佛祖传颂”

      留下不知所措的清姬尴尬站在原地。

      “哼,姐姐我向来只跪阎罗大人,佛祖我可不跪”

      “清姬不得无礼,佛祖与冥帝同一时期人物,怎可轻视”

      老僧一摆手说道:“无妨,无妨,世间万物,一切随缘,佛有可能成魔,魔也有可能便佛,无非是因果报应而已”

      “大师,教诲晚辈牢记在心,看大师刚才轻轻一声。最少要是武尊后期才能有到的境界,晚辈能得见也算荣幸”

      “小施主言过了,心至虔诚,说出的话也会让人信服。”

      凡人修武到武尊渡劫成功便可飞升成仙,因一人成仙常有数万人为之陪葬,小施主可有看法?”

      张子歌不知如何是好却硬着头皮回答:“这个晚辈尚小不知,晚辈只知道有些东西存在既合理,就算凡人没有修武这一事情,这数万人也会因为各种原因而死亡”

      “嗯,……妙哉,善哉……”

      老僧满意的点点头

      “那贫僧在问你,你若成了仙,可有何打算”

      “我若成了仙定要为父母报仇,将我大古重回巅峰,定要将那逍遥文君碎尸万段,”

      老僧没有反驳接着问道:“如果这些你都完成了如何”

      张子歌:“这,晚辈要下凡铲平一切不平之事”

      “嗯……意气风发,正是男儿闯荡的年纪,颇有贫僧年轻时的模样”

      张子歌:“大师缪赞了,对了大师,佛祖的传颂到底是什么?”

      老僧笑了笑:“施主何必着急,小施主如今是中武五段,是不是觉得难以在上一个段位”

      张子歌连忙说道:“大师所言极是,自从上次和夷人大战过,得以这段时间不管是怎么运作丹心,还是购买名贵丹药都是不起作用,”

      老僧:“小施主无需心急,你今年方才十六,已是中武五段很多人修炼者即使从萌芽懂事时开始修炼,也就初武中期差不多,是不是曾经使用过密们法宝”

      张子歌:“正是十五岁那年我也就初武三段,有天大祭师师傅不知道让我喝下什么东西,短短一年竟然达到中武四段,上升了整整一个段位”

      老僧不以为然淡定说道:“那是龙王的血液,而且还是紫气龙王的血液,如今最后一滴带紫气的龙族血液已被你喝下去了”

      “龙族血液?”

      “嗯,紫气龙王的血液是所有修武者最渴望得到的极品丹药”

      “食用一滴可使体内丹气如同神来运转,迅速膨胀,稳固丹心的不稳定性,而施主体内可不止一种神物吧”

      “大师所言极是,晚辈体内还有一颗混元珠”

      清姬:“混元珠?”

      老僧并无惊讶说道:“紫气龙血。混元神珠在一个中武的体内不久便会爆体而亡,我想施主还有贵人相助吧”

      张子歌双手合十说道:“大师,这个确有老前辈相助,只是实在不方便叙说”

      老者没有因为张子歌的隐瞒而生气反而哈哈大笑

      “敢问大师笑什么?”

      老者又用睿智的眼神看了看张子歌说道

      “你和那猴子倒是挺像”

      张子歌心中一震,不明白此话何意。

      老僧望望天回忆般说道:“施主体内拥有三股力量,都是这三界顶级法宝”

      “东海的紫气龙血,道门的北寒仙气,仙界的混元神珠,他们在施主体内互相冲撞,让施主修炼难以上进”

      张子歌紧忙说道:“烦请大师赐教”

      老僧不紧不慢的从怀中掏出一颗朴实无华类似于河中碎石般的东西。

      “拿着,将此服下,这是佛门舍利子,莫要问来处。舍利子至阳之物,可使你体内阴物形成对立环形流畅,不会再互相冲撞,不然你将永更大修为”

      张子歌看着这丑陋的石头,毫不犹豫吞下,这可是舍利子啊,多少王侯将相,富人显贵,万金也求不来的东西。

      舍利子吞下后,体内感觉一股暖流环绕全身,随即感觉怀孕孕儿乱撞般,各种力量在体内乱撞,紧接着席卷全身。

      片刻便消化下去,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席卷全身。

      张子歌深呼一口气:“离高武就差最后一步了,”

      清姬惊呼:“这么快,这才短短十天,就已经快高武了”

      张子歌紧接着问:“大师,我想说……”

      老僧一摆手打住了他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为何短短时间,这些平常人都察觉不到的东西会发生在你身上对不对”

      “对”

      “那是因为时间快到了,我知道你要去何处做什么,很多人都知道,就算你没有遇到他,也会遇到别人”

      “大师说的是谁”

      “你只需记住,你的血脉贵不可言,将来将这四中力量满次之时,万万不可大开杀戒,要给人间留点后代”

      张子歌双手合十:“晚辈是君王后代,怎会对无辜百姓下的了刀子。大师讲的血脉可是我大古皇族”

      老僧睿智的看了看张子歌说道:“很久之前有一户人家住在世界边缘,但是这里不同于别处,这里是一半时间是****,一半时间是鲜花鸟语花香。”

      “后来这户人家受够了这种生活,就拿起工具把房间死死盯住,再无天日,虽然躲过了****,也失去了鸟语花香,施主如何看?”

      张子歌无奈的说道:“这个世界本身就有痛苦的,没有例外的”

      老僧:“祝贺施主悟成!”

      “我悟到什么了?”

      老僧笑了笑:“一切皆流,无物永驻。凡人就是太在乎自己的感觉、才会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这是第一课,日后我们还会想见”

      随后提着衣摆慢慢的走上巨龟身上。

      张子歌连忙说道:“大师,佛祖要给我传颂什么”

      巨龟已经掉头,老僧没有回答他,面向夕阳缓慢离去。

      看着巨龟越走越远张子歌大声喊到:“大师,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巨龟突然停住,老僧愣了愣,望向金黄色的夕阳。

      “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呵呵…贫僧名“陈袆”,法号“玄奘”施主不介意就叫贫僧三藏吧!”。

      随后越来越远,消失在巨大的阳光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