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么直播怎么注销账号

      朱棣不傻啊。

      这样一本全书编修出来,它的书名和序都极其重要,其作者都能跟随这本全书千古留名,赐名题序这种资格,除了当朝天子,只能是注定要名垂千古的大儒。

      转念一想。

      黄昏出了钱,不给他一点念想似乎说不过去,于是笑道:“倒也是可以,到时候再议?”

      再议你妹。

      黄昏毫不客气的怼回去,“不议了,陛下你恩威海内,想必不会担心这个事,微臣还有很多事,还得准备明年的科举,就不添乱了。”

      老子不干了。

      最大的冠名商你当了,让我当个小冠名商都不行,那没法合作了。

      朱棣一脸黑线,好小子,你敢威胁我。

      却没有脾气发作。

      犹豫了一阵,“也行,朕便允你题一序。”

      黄昏秒懂。

      朱棣打的好算盘,他也不想失去题序的好事,也行,就算有两篇序,我黄某人的大名也能跟着《永乐大典》名垂千古。

      讨论了一些细节,左后斟酌定下,在文渊阁设立编修部门——方便谢缙。

      毕竟谢缙还要在文渊阁当值。

      眼看天色将暮。

      朱棣看了眼外面的日光,笑道:“不叫你白出钱,今儿个赐你御膳,吃了饭早回去罢。”

      黄昏满眼都是星星。

      看过铁三角演的乾隆、和珅、纪晓岚那部电视剧,对皇帝吃的那些东西说没有想法是自欺欺人,各种山珍海味啊。

      然而略略有些失望。

      别看朱棣身为千古一帝,吃这玩意儿和普通富贾差不了多少,只不过要精细一些,还有一些民间少见的特色菜。

      味道真心一般。

      食不言寝不语,在天子这里是不成立的。

      朱棣本就算不得读书人。

      黄昏吃着饭,趁机抛出今儿个来求见朱棣的本意,举杯说道:“陛下,走一个?”

      千万别被电视忽悠。

      天子也是人,吃饭也和普通人一样,尤其是钢铁直男朱棣,驰骋沙场的人,每天不喝二两小酒心里能得劲?

      既不在朝堂,那么和黄昏的相处便自然了许多。

      举杯笑道:“你能喝酒?”

      黄昏哈哈一笑,“微醺微醺,饮酒之美,恰在于这微醺两字。”

      微醺者,浅醉也。

      花开半好,酒饮微醺。

      微醺,略有醉意,是介于沉醉与清醒之间的一种状态,唯有进入这种生存状态,李白才成其为李白,潇洒一词,才有了依附,曾有诗曰:寂寞的、又不甘寂寞的来客,只在我沉醉与清醒之间叩门……

      朱棣爽朗大笑。

      黄昏浅啜一口,放下酒杯,抛出正题,“陛下,虽然时下世人对商人颇有轻谪之意,不过微臣不介意,关于读书的闲暇经商,有点事想先给陛下透透气。”

      朱棣丢了颗豌豆在嘴里,“说。”

      下酒,还是豌豆米好。

      黄昏看着朱棣桌前盘子里的豌豆,脑海里忽然想起一件事:头几日还在想沐浴露的增稠剂问题,最早设定的是用玉米淀粉发酵得到的黄原胶,可大明现在还没玉米,也没红苕。

      豌豆淀粉能用不?

      可以一试。

      收敛心思,道:“微臣已修建工坊,且将组建商号,然而微臣要准备科举,为求将来能在朝堂之上为陛下之永乐谱曲,为大明之煌煌添柴,实在分身乏术,所以微臣物色了一位经商人才,欲重用他全权经营、管理,但此人身份敏感,所以想征询一下您的意思。”

      朱棣哦了一声,“有多敏感。”

      黄昏也不隐瞒,将沈熙礼的事情说了后,“此人毕竟涉及当年大案,微臣怕今后仕途争斗时,有人拿此人的身份做文章,到时候微臣便要万劫不复。”

      朱棣放下筷子,脸色凝重。

      涉及蓝玉案,确实有麻烦。

      沉吟半晌,道:“无妨,此事是太祖时期的事情,蓝玉等诸多罪魁祸首早已伏诛,且沈熙礼仅是沈万三的重孙,区区一没落商贾耳,你尽管用之。”

      黄昏眨巴着眼睛,“陛下,您贵人多忘事。”

      朱棣:“……”

      没明白黄昏的意思。

      黄昏呵呵贼笑,“要不陛下给微臣个保障,免得将来有人拿此事做文章时,微臣提及今日话谈,陛下忘记了可怎生是好。”

      朱棣没好气的挥手,“吃完饭再说。”

      快要吃完时,一个瓷娃娃狂奔而来,还没进门声音先到了:“皇兄皇兄,你是不是给黄昏赐膳了,是不是喝了酒就要让他净身了!”

      黄昏见状不妙,对朱棣说了句陛下莫忘了,放下转身就跑,却礼都顾不得。

      一溜烟不见人影。

      留下小宝庆瞠目结舌,讷讷的道:“皇兄,他失仪了,该罚。”

      怎么罚?

      当然是净身咯。

      朱棣哭笑不得,“宝庆,休得胡闹!”

      黄昏还没走出紫禁城,狗儿太监气喘兮兮的一路小跑追上,递给他一卷黄绸布,说这是赦免沈熙礼的文书。

      黄昏大喜。

      和狗太监商业互捧了一阵,各回各家。

      要用沈熙礼,首先要对这个人有充分的了解,毕竟这事设计到黄昏欲要打造的商业帝国,从洪武门出来,黄昏直奔徐府。

      徐辉祖下午喝醉了,还在睡觉。

      徐膺绪官场应酬,亦不在家。

      徐妙锦正在吃晚膳,听门子话说黄昏又来了,哭笑不得的说了句让他先等着,话音没落地,身畔就坐下个人影,“锦姐姐还在吃晚膳啊,哎哟,鲫鱼豆腐汤,嗯嗯嗯,这个汤可以多喝点,天天喝都行。”

      黄昏一脸无耻的坐下,自来熟的对绯春说,“看什么看,去拿双筷子。”

      又嘀咕着说和朱棣两个大男人吃饭真没意思。

      都没吃饱。

      绯春黑着脸就要撵人。

      徐妙锦无语,又不能失了礼数,让绯春去拿筷子,绯春还就不去,看着黄昏咬牙切齿,就差没破口大骂说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了。

      徐妙锦只得扭头让房门外的许吟去厨房拿筷子。

      看向黄昏,“又有什么事?”

      黄昏伸手从盘子里抓了一块排骨,边啃边说,“准备组建商号,可是钱不够,来找锦姐姐拉风投,顺便请许吟去办点事。”

      徐妙锦贴心的递了棉帕给他擦手。

      有些意动。

      当家才知柴米贵,她现在也有些发愁,偌大的徐府,仅靠二兄徐膺绪的俸禄,着实有些进出失衡,迟早坐吃山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