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短视频app官方

      呦呵,有点东西。

      萨瑟纳斯示意迪丝汀娜放开手,让维琳把故事讲清楚。

      维琳也没想到这样会打动这只令人恐惧的龙,坐起身后也顾不上整理衣服,就将开始讲述自己的来历。

      故事细节很复杂,简单地来说就是维琳十岁的时候带着两名随从到附近树林里游玩,遇到了魔物,随从保护她成了魔物的粪便,她在树林里跑丢了。

      本来在苍岩公国的境内她有机会回家的,但遇到了一群流寇强盗把她抓了,带到了这个偏远的小城里面。

      木桶酒馆就是那些强盗洗白身份开的,强盗的首领是一名被称为黑手马克萨中年男人,他统治着那条老街所有的地下产业。

      起初的几年里,维琳也试过逃跑,但无一例外地全都被抓回来了。

      然后她就会挨上一顿毒打,被关在阴冷的地牢里几天没有饭吃。

      对于逃跑的惩罚这是最轻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美丽,老街的首领想要一次卖个好价钱,那她就会受到非人的凌辱。

      维琳也向酒馆来的人求救过,但大部分人都不会相信她,剩下的那几个没有一个不馋她的身子。

      最后她只能祈求苍岩大公会派人找她,但等了四五年也没有一丝音讯。

      后来维琳想明白了,女儿对于贵族来说根本不重要,就算再漂亮也只是联姻的工具而已。

      更何况她父亲有五个儿子,八个女儿,根本不缺她这一个。

      所以她才将最终的希望寄托在恶魔召唤——她小时候无意间在苍岩大公的阁楼中某本册子里发现的邪恶仪式。

      这件事她已经筹划了接近半年,却因为没有记住繁杂的咒语从未成功,直到遇到了吟游诗人。

      其实维琳根本不知道这个仪式会召唤出什么恶魔,拥有怎样的约束力,时限是多久。

      她已经完全被复仇的执念所吞没,潜意识地忽略了其他的风险。

      这也是她能够成功的原因之一。

      不过维琳清醒过来了,找到了新的救命稻草。

      “您的眷属这么漂亮,您应该也喜欢我这样的,收下我吧,我什么都能做!”

      她努力整理好脸上的狼狈,尽量把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

      萨瑟纳斯对她身体的兴趣倒是没多大,毕竟迪丝汀娜站在旁边,她顶多算另一个口味。

      不过她眼中快要溢出的欲望让萨瑟纳斯很满意——有欲望,才会被掌控。

      但萨瑟纳斯并没有痛快地答应,起身围绕着维琳不住地打量着,像是看牲口般在她身上捏了捏。

      完后,萨瑟纳斯怀抱着胳膊,龙爪在下巴轻轻揉搓,做出了个类人思考的动作。

      “迪丝汀娜,你觉得该怎么办?”萨瑟纳斯突然对魅魔问道。

      迪丝汀娜有些意外,“啊?我?”

      “嗯,这件事你来处理吧。”

      萨瑟纳斯的命令下达之后,迪丝汀娜的眼中闪出了一丝寒光,有明显的杀意。

      但她还是忍住了,开口道:“主人,我觉得可以留下她,您暂时需要这样一个人。”

      说着,迪丝汀娜停顿了一下,审视着维琳,“至于以后留不留她,就要看她都能做什么。”

      “好,那就留下。”

      萨瑟纳斯没有丝毫犹豫地应下,就像是完全听了迪丝汀娜的建议一样。

      然而,实际上这是他对于魅魔的一次考验,看看她到底能不能克服恶魔的本能,让理智和利益排在首位。

      如果迪丝汀娜跟深渊那些满脑子都只是杀戮的家伙一样,就算多么妩媚妖娆,多么赤胆忠心,最终也不过是工具而已。

      幸好她克制住了,萨瑟纳斯对现在的结果还算满意。

      听到对自己的审判结果后维琳也松了口气,差点瘫倒在地上。

      只要不死,她就还有希望。

      就在维琳为保住性命庆幸的时候,通向地下室的楼梯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

      “咯吱,咯吱……”

      富有节奏的摇曳声从木桶酒馆的二楼客房传出来,这个老旧的酒馆很多家具都已经被岁月侵蚀,动起来发出的声音甚至会将含蓄的女声掩盖掉。

      值夜的酒保已经习惯了,这并不能打扰他的昏昏欲睡。

      咯吱声没有持续太久,不到半刻便随着男人的低吼而结束。

      随后二楼最里面的客房木门被推开,一个精壮的中年男人,露着上身,叼着烟走了出来,靠在木栏杆边上吐着烟圈。

      他就是木桶酒馆的幕后主人,整条老街的首领,黑手马克萨·维克多。

      “这些sao货的味道越来越差了,真是扫兴。”

      每个女神背后都有一个玩腻她的男人,更何况酒馆里的这些侍女都是马克萨的财产,所以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早就厌烦了。

      除了那个他从苍岩公国捡来的小女孩,一直都没动手。

      “等到维琳初夜卖完之后,一定得好好尝尝。”

      想到维琳,马克萨向着一楼扫视了一圈,发现他的金币树并没有在酒馆。

      而更重要的是,派去跟踪她的那名手下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这个废物!”

      手里的烟直接扔向那名手下,马克萨翻过栏杆跳到了一楼。

      “嘭!”

      木椅直接在他脚下变得细碎,巨大的声响让酒馆里除了烂醉如泥酒鬼外的所有人都从梦中惊醒,包括他的那名手下被声音惊醒。

      但没有任何人敢抱怨废话,因为都知道他是黑手马克萨。

      睡眼惺忪的手下挠了挠头,不解地问道:“头儿,你怎么起来了?”

      马克萨随手给了手下一巴掌,“我不是让你看着维琳吗?人呢?!”

      “不用这么小心吧,头儿,都这么长时间了,她不会跑的,而且晚上城门都关了……”

      没等手下说完,马克萨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你懂个屁,不看着你知道她能做出来什么事!”

      马克萨也承认手下说的话,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放松,因为谁也不知道维琳心里真实想法。

      “现在,立刻,带人把维琳给我找到!”

      “是,头儿。”

      手下看马克萨动了真怒,不敢再多说什么,迅速叫了几个兄弟,快步跑出了酒馆。

      找维琳的踪迹不过三个地方,城门口,她家里以及她经常去闲逛的贫民窟。

      天还没亮,城门没有打开,所以马克萨只要派人去城门守着就可以。

      而他的那名手下则直接去了维琳的家里,但并没有看到人影,于是直奔那个贫民窟的小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