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小说合集藏经阁

      太阳高高挂起,有人挖出两名老参客尸体。

      “老大,陆三和望海毙命。”

      身材高大中年人拿起酒坛,朝着前方洒了少许烈酒,眼神带着无尽冰冷问:“看出什么了?”

      “据属下检查,陆三挨了一记重拳,脏器破碎立刻倒地。至于望海,身上布满剑痕,对方像是在拿他练剑。”

      “哦?这么说,一个是高手,一个是拖油瓶?”

      “不能这么说,练剑者进步很快,超乎想象的快,功力大概在通明境中期。”

      高大中年人执着的说:“这就是拖油瓶。另外,对方还把人埋了,真是愚蠢得可笑,我甚至在想他们是不是江湖客?”

      话音刚落,“扑通扑通”两声响,挖尸体和检查尸体的贼配军中毒身亡,这是一种厉害到令人发寒的剧毒。

      中年人定在原地,良久才转身说:“我收回刚才的话,这是一个狡猾到骨子里的敌人,不是他蠢,而是我蠢。”

      片刻后,数十匹战马疾驰而去……

      再说陈星河和罗婵儿,身后跟着四匹骏马。

      本来有八匹骏马,可惜状态不是很好,之前一个时辰换着骑,发现它们不适合奔跑就放掉了。

      身后这四匹骏马大概能挺到中午,然后还是灰毛和影缠上阵。

      午饭得在马背上吃,距离郡府大兴城还有一天路程。

      陈星河的想法是,尽量缩短这段路程,然后依靠轻功开路。

      身后传来马蹄声。

      不到午时,他们两个便被追上。

      罗婵儿握住剑柄,浑然不知爱郎正在满心嫌弃:“那两个老头身上只有几根参须,可能全部身家都用来买马了,穷得完全没有打杀玉望,真心希望后面这些追兵阔绰些。”

      “嗖嗖嗖……”箭矢飞来。

      陈星河和罗婵儿心头一沉:“骑兵?”

      身后十三骑汇聚到一起好似洪流,单单这个气势就令人心惊肉跳。

      “师姐继续向前,我来阻挡他们。”陈星河飞身而下,路旁有一棵七八丈高大树,他躲开带着啸音箭矢,“嘭嘭嘭”一连串拳劲甩了出去,竟然硬生生轰断树干。

      “轰隆隆……”大树倒塌瞬间陈星河就撤了,只见他的身形一步五丈,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便追上马匹。

      “吁……”十三骑停在倒塌大树前,对于此等情景难以置信。

      “老大,这小子不好对付。”

      旁边有人直咳:“那是不好对付吗?那简直就是棘手到极点,我们还追吗?”

      高大中年人翻身下马说:“这是警告,我们自然还要追下去,只不过不会身先士卒了!”

      “哈哈,这个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些骑兵很少临阵退缩,实在是对方不能以常理度之。

      陈星河有把握战胜十三骑,却不敢保证自己毫发无损,所以权衡利弊之下以警告为主,对方似乎接受了这份“善意”,下午没有受到打搅。

      不过晚上还是被拦了下来。

      官道中间站着一人,蓑衣,芒鞋,竹竿,鱼篓,年纪大概四十岁上下,皮肤晒得黝黑,双眼有些浮肿。

      “喂,你这种打扮应该在江上垂钓,一个人晃悠到路上钓人,再晚些会被人当成水鬼上岸。”

      陈星河下马,拍了拍灰毛的脖子说:“今天辛苦你了,去山间休息吧!尽管很不舍,却没有办法,好走。”

      马鞍落地,马匹不声不响去旁边吃草。

      背包落地,陈星河撤掉宽大罩袍,接下来要轻装上阵了。

      罗婵儿也丢掉一切不必要物品,手握白骨短剑慢慢移动,做好与蓑衣中年人动手准备。

      双方没有废话,手底下见真章。

      鱼线带着丝丝晶莹极速滑动。

      渔夫有些诧异,对方任由锋利鱼线缠住右臂,难道以为这根鱼竿很普通?

      然而接下来没有血肉飞溅情景,向来无往而不利的鱼线奇怪颤抖。

      陈星河只觉得脑海生出亮光,然后看到一条崎岖小路延伸,正是那晚进入沙清河长老躯体前的征兆。

      “这?”不等他做出反应,鱼线断了,脑海中亮光偃旗息鼓。

      “断了?”渔夫不敢置信,突然感觉有一缕清风靠近,他急忙挥舞鱼竿迎了上去。

      “叮叮叮叮……”罗婵儿一共刺出十六剑,每一剑都被拦截下来,证明这是一个不好对付大敌。

      陈星河看向右手,有些了悟。

      刚才那种状态无疑正是“借尸还魂”,不过消耗极大。这些天右臂吃了好几件武器,至少可以镇压怪病大半年,然而刚刚脑海亮光那么一闪,立刻缩减一个月。

      传闻围攻擎源第三真传战场上,大量武器布满锈蚀痕迹,想来那正是“借尸还魂”的可怕消耗搞得鬼。

      “还好鱼线断了,要是魂儿真跑过去,右手还不得疼上天?到时候只能一掌拍在脑门上自绝身亡。”

      陈星河心里嘀咕:“奇了怪了,前几天抓住那个女装大汉的短刀怎么没反应?这借尸还魂的发动要素是什么?”

      眼前正在对战,没有时间瞎想。

      他急忙取出那块玉珏中找到的鳞片,夹在手指间默念:“三魂剑第二剑坐忘。”

      “叮……”

      白骨短剑与鱼竿碰撞,渔夫双眼爆发戾气,他提聚真气刚要施展杀招,冷不防一点微光闪过。

      “我怎么了?”

      “我怎么站在这里?”

      “我要做什么?”

      渔夫微微愣神的功夫,罗婵儿蹲伏向前,手中之剑顺势倒持,带起点点血光。

      “噗通……”蓑衣客栽倒在地,罗婵儿回身惊奇:“星河,这就是三魂剑第二剑坐忘?刚才这人失去所有警觉,眼神直到死去仍然一片茫然。”

      “是啊!这就是坐忘,第一式闪电施展出来我就废了,第二式看起来还行,第三式我还没有找到感觉,估计十年八载搞出来都算快的!所以目前只有这一式坐忘,而且还要你多多配合。”

      “这已经相当妖异了。”罗婵儿实话实说,之后她走到一旁与灰毛和影缠告别。

      两匹短腿马实在跑不动了,不说它们是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三天相伴疾驰也有感情。

      陈星河抓住鱼竿“进补”,发现这件奇门兵器有些特殊,似乎暗藏一点灵性,右手办它的时候生出些许抗拒之意。

      “哦?难道这就是开启借尸还魂的必备要素?灵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