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通信动画蜜桃?直播app

      第一梦(8)

      “你很会画画。”沉默了几秒钟,米路轻轻地说。

      “你也很会写作。当初第一次在网上看到你的那本南国浮生的时候,我几乎连一章都没有看完就发现了你写的文章的与众不同。”顾瑾站起身来,随意地把这幅画用胶布贴在了沙发后面的墙上。这时候米路才注意到,在这面墙上已经歪歪扭扭地贴了好几副油画。

      “我可以感受到你是把你的情感写进在你的文章中的。我可以看出写下这样句子的你大致是什么状况,可无论我怎么去理解,它又总是那么模糊。我很喜欢这种表达:隐晦,却又给人不一样的想象空间。”

      “就像你画的画一样。”米路如此回答。

      “所以说,我们是多么的相像啊。”顾瑾笑了。

      可米路却问:“那,你真的只想当一个美术老师吗?”

      “你觉得梦想只有你一个人有吗?”顾瑾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画画,有那么几年,我做梦都想着当个大画家,开自己的画展,出自己的画集。”

      “那现在呢?”米路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答案,可他还是问道。

      “现在的我只想安安稳稳地当一个美术老师。”顾瑾说:“我从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学油画,从那时候我就开始给我身边的人说,将来我要当一个大画家,那时候他们对我还都是鼓励的,后来快中考了,我还是每天一放学就泡在画室里,而这时候我身边的所有人对我整天画画的态度却起了太大的变化。”

      “我已经可以想象到了。”米路说。

      而顾瑾的神情并没有激动,她甚至还笑了一下。顾瑾接着说道:“很多人都开始问我不认真学习,整天画画有什么用,在同学的面前,我说我要以后要当个画家,我要好好练习,可当我的父母问我同样的问题时,我却发现我连我从小的梦想都无法跟他们说。真是奇怪啊,小时候说起这个梦想的时候笑得合不拢嘴的人是他们,长大了之后摆明了认为我的梦想只是空谈的人也是他们。”

      “他们只是想让你选择一条不那么虚无缥缈的路,你不能说他们做错了。”米路说:“越是了解你的人,对你的否认越是对你打击更大。”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因为画画耽误过学生所应该干的任何一件事。我还是一样的喜欢画画,一如既往,可我自己也知道,我成为一个画家的最后一点可能性,也已经在那个时候就没有了。”出乎意料地,米路发现顾瑾说这话的时候出乎意料地平静。

      “你似乎并没有因为这而难过。”

      “因为,我已不是那个成天只会空想,做些白日梦的小女孩了。”她“啪嗒”一声打开手边的一罐可乐:“我现在只觉得当时的他们是正确的。”

      “这就是我写作从来没有让任何身边的人知道的原因。一个纯粹的作家离我们这些凡人太远了,就像一个画家那么远。”米路不由得感叹:“他们都会下意识地觉得我不行,而我,受不了他们一丁点的打击,就像你说得那样,关系越近,越是如此。”

      “可你却一开始就向我说了。”顾瑾嘟起了嘴:“我在对于你来说只是个过客罢了吧?所以我所说的一切,无论是支持还是打击,都对你来说无关紧要吧。”

      米路点了点头:“是啊,那时候我就是因为去南方找写作思路的时候刚好遇见了你,才告诉你我是南国浮生的作者的。”

      “你这么说,我很伤心呢。”顾瑾把罐中的可乐一饮而尽,摇了摇头:“算了,你一直都让我挺伤心的。

      “不,就算当时我们刚刚遇到,我也觉得我们只会再见那一面,”米路的表情分外的认真:“我告诉你我是那本小说的作者,也只是因为,我觉得你对我,不会有丝毫的质疑和打击。”

      “原来你这么会花言巧语。”顾瑾重又轻笑了起来:“也对,南国浮生里那些男人的花言巧语,可都是你想出来的。”

      听到这句话米路笑了笑:“有吗?”

      “没有吗?”顾瑾扬起了头:“晾着那个女孩子去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另外一个女孩子,那个南国将军就差直接说他要脚踏两只船了。”

      “可是他觉得这两个女孩子对他来说都很重要啊,他只是现在心里面有点乱吧。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的是什么。”米路接过顾瑾递来的一罐可乐,又把它轻轻地放在桌上。

      “你也是一样的,对吗?”

      米路却摇了摇头:“没有,对于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我一直都很清楚。”

      斜斜的夕阳光通过阳台照到了客厅沙发上的两人,那一瞬间不知道是阳光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他居然感受到仍是有凛冬的余寒的下午有一些温暖。他几乎是有点慌乱地站起身:“我该走了,有点晚了。”

      “嗯。”顾瑾说什么客套话,也没有起身,只是点了点头。

      米路走到一半的时候又停住,顾瑾的声音在他的身后传来。

      “对了,谢谢你的绿萝。”

      第三梦(6)

      差不多有两年没来过这里了吧。于溪坐在断桥上,想道。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突发奇想想出门散散心,又恰好走过这里的话,自己都快忘了这个地方了。

      已经毕业一年的她因为找工作处处碰壁,自己投了无数份简历,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压根跟自己的专业严重不符的一个小说网站因为编辑部暂时性缺人手,居然提出了让她临时当几个月的编辑。想着能找份活是一份,再加上自己对编辑这个工作没什么不好的印象,再加上肖昀的劝说,于溪暂时做起了编辑。

      整天审稿子的顾瑾很少再有大把的闲暇时间了,本来没事就喜欢在外边逛逛的于溪变得深居浅出了起来。

      干这份活干了不知不觉大半年了。于溪正出着神地看着桥下干涸的河床上两三只一啄一跳的小鸟,打了个哈欠,居然觉得现在有点百无聊赖。

      不知不觉自己都这么大了。于溪想道,仿佛自己不久前还是那个经常来这里玩耍的小女孩一样。她突然瞥见不远处的一个已经褪色的烟头,在她的印象中,两年前她也是见过这个烟头的,那时候肖昀还告诉她,这个烟的牌子叫兰州。两年了,她有点讶然于自己对于这样的小事记忆的清晰,同时,看着几乎快被灰尘掩埋的那支烟头,她突然就想道。

      这里的一切都丝毫没有任何人来过的迹象。那么,那个在这里抽过支兰州的人,似乎也是再也没有来过吧。

      这个地方,似乎总可以让人轻易把它遗忘。

      思绪正不知道发散到了什么地方时,于溪的手机响了,是她上边的主编发来的短信,有一批书因为合约到期暂时下架之后,有一部分书是要求续约的,主编打算重新把这一批再审核一遍,这两天给她们部门重新又派发了任务。

      好不容易有点闲暇时间的,没想到临时又派发了任务。于溪嘟了嘟嘴,但还是打开了手机,看了看自己审核的那一部分小说的名单。看到第一个小说名字时她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在她这么久以来看过无数个网络小说的各种花里胡哨的小说名字之后,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很是土气的一个名字:南国浮生。

      她站起身:一直以来她都习惯在电脑上审核稿子,手机这么大点的屏幕她盯一会就觉得眼睛有点酸疼。既然又要去审稿子的话,自己还是回去吧。

      临走时她又回过头去,看了看那座断桥。记忆中关于这座断桥所发生的好多事都那么的清晰,可她却又发现自己看眼前的景象时却如此的模糊。

      “米路。”她又想起了这个名字,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意外的话这个名字或许已经温柔了她的岁月:“我现在好好的,你要是也好好的该多好。”

      她摇摇头,离开了这座被人遗忘的断桥,甚至连她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再想道这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