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爽快一点我要来了

      张易之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疲倦且枯燥。

      “唉,臭道士,我都有些后悔揽下天枢工程了,凡事皆由我来操劳。”

      他轻叹一口气,忍不住抱怨道。

      “呵呵…”陈长卿脸色僵硬一笑,语气酸溜溜道:

      “子唯袖子里的褡裢一天装三十两黄金,羡煞贫道也。”

      张易之斜睨着他,低斥道:“本官强调了多少遍?我张子唯两袖清风。”

      “是,是,贫道不提这茬。”

      陈长卿岔开话题,突然凑得很近,脸上流露出暧昧之色:

      “子唯,你寂寞么?”

      张易之与他对视了半晌,眼神逐渐古怪起来:“我寂寞与否关你屁事?”

      “嘿…”陈长卿讪笑一声,旋即压低声音道:“咱俩去丹凤街找点乐子,你请客。”

      勾栏放松?

      张易之脸上顿时浮现笑意,笑容充满着讥讽和挪揄:

      “某道士貌似还是个雏?”

      话还得从前几天说起。

      臭道士伤养好了,便讨要赏钱,张易之考虑他受了一番皮肉苦,于是分给他三两金子。

      天枢几个官员相约下差去勾栏听曲,陈长卿很踊跃的加入其中。

      面对粉嘟嘟的美娇娘,陈长卿彻底沉醉不知归路,在她熟练的挑逗下。

      未入巷,即缴械。

      此事被美妓传出,顿时沦为天枢官员们的笑谈。

      陈长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

      “什么雏,贫道只是久疏战阵,一时不备罢了。”

      张易之毫不留情面讽刺:“自欺欺人,我建议你找个郎中治治。”

      陈长卿一张脸比猴屁股还红,继续狡辩道:

      “她那绸缎般顺滑柔软的娇躯,下面还很润,贫道实在是激动得难以自持。”

      “润?”

      倒是贴切。

      不过张易之还是有些疑惑,这道士真的没脑子么?

      “你为何不选择夜宿?”

      相中某个勾栏女子,可以选择快餐,最好是包夜。

      如果非常满意就买断,一抬轿子抱回家。

      虽然京师物价高,但三两金子足够夜宿,还能剩余,可以置一席酒肉补充营养。

      夜宿的话随意捣鼓,非常适合臭道士这种雏男。

      说到这个,陈长卿脸色唰的惨淡下来,语气竟非常委屈:

      “贫道怀揣金子,在路上买一斤麻雀肉补补肾虚,谁知道钱给弄丢了,只剩三贯。”

      嘶!

      张易之倒吸一口冷气。

      倒霉。

      这道士真真霉运透顶啊!

      这一刻,张易之愈加坚信运气守恒定律。

      “不要难过,下次再重振雄风。”

      张易之这般宽慰道。

      “下次?”

      陈长卿琢磨了一下,以恳请和哀求的目光望向张易之:

      “子唯,你能否借贫道一点钱?”

      端坐的张易之略俯身,善意提醒:

      “怕你越陷越深,被美色掏空身体,以后还如何修道?所以我暂时不借了。”

      借给你,你还不起啊!

      所以很抱歉,无能无力。

      陈长卿依然不死心:“子唯,这几天贫道浑身痒痒火辣,你就大发慈悲吧。”

      “先憋着,下次吧。”

      ……

      马车刚行至端门。

      一则消息便传入耳中。

      张易之微微有些惊愕,唤来一个官员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官员作揖施礼,旋即神色骇然道:

      “武延秀死在自家府邸的密室里,今早才被下人发现尸体,陛下震怒,朝野彻底震荡啊!”

      “怎么死的?”

      “坊间传言是被钝器击打致死,陛下命狄相等人查案。”

      张易之微眯着眸子,武延秀可不是一般人,是武则天的侄孙!

      谁杀害他?

      此事就有趣了。

      张易之八卦的心理瞬间被挑起,他要搬着板凳嗑瓜子。

      这时。

      “兄长!”

      张昌宗早早在凉亭等候,一见张易之便上前兴奋道:“听说了么,武延秀被人杀了!”

      “尔等还愣着干嘛?继续干活!”

      张易之驱赶周围的人群,又让陈长卿滚去督工,等只剩兄弟二人。

      他低声问道:“朝廷可查出凶手是谁?”

      “不知。”

      老弟摇摇头,随即粗略分析道:“武延秀死在自家密室里,凶手必然是武延秀相熟之人,否则怎么能进密室?”

      张易之嗯了一声,非常赞同这个推论,继续询问道:

      “那有没有可疑对象?”

      “有!”

      张昌宗微微颔首:“大家都怀疑凶手是武延基!”

      魏王武延基?

      那不是武延秀的亲哥哥么?

      “自从武承嗣死后,武延基跟武延秀的关系非常差,武延基身为长子继承魏王爵位,武延秀却什么都没捞到。”

      “甚至连财产都被武延基全部继承,导致武延秀性格孤僻阴郁,恨透了兄长。”

      “于是乎,武延秀私下相邀武延基谈事,妄图做掉兄长,武延基还没有子嗣,倘若他身死,依兄终弟及制度,爵位就能落到武延秀头上。”

      “武延秀谋划好一切,可惜自不量力,惨遭反杀!”

      张昌宗一口气就是长篇大论。

      张易之听完后,皱着眉头:“这是你的推断?”

      完全不靠谱。

      兄弟俩关系非常差,武延秀的相邀,武延基怎么可能答应?

      就算赴约也不可能选择密室。

      武延基脑袋又不蠢。

      张昌宗撇撇嘴道:“虽然只是猜测,但朝野都是这般想的。”

      张易之看着他:“总需要证据吧?”

      倒不是偏袒武延基,关键是查案不能仅凭直觉,至少要点依据。

      “证据就是天枢,以往武延基每天都点卯,百官时常能在端门看到他的身影,可为何这几天他缺席?去做什么呢?”

      张昌宗认真无比说道。

      这……

      张易之后知后觉。

      是啊,这两天一直没看见魏王武延基。

      武延基负责监督施工财政,平常都是抱着账目不放手,生怕张督作浑水摸鱼,一颗毒辣的眼睛时时刻刻盯着张督作。

      为何最近人消失了?

      可疑。

      实在是可疑。

      这回张易之隐隐相信了这个推测。

      但又觉得没这么简单。

      “兄长,这事就尴尬了,倘若真查出凶手是武延基,让武家脸面往哪搁?”

      张昌宗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张易之嘴角微翘:“呵呵,咱们好好瞧热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