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fd409下载

      木兰双手抱胸,撇过头故意不看秋菊,只是那模样愈发像是一个被姐姐欺负的妹妹。

      东太郎被万磁王问得有些无奈,他也想有一个极具英雄男子气概的儿子,但偏偏儿子长得人比花娇,比自己女儿还漂亮,他能有什么办法。东太郎只好对女儿说道:“秋菊别闹了,万磁王先生请木兰过来,是有些问题想问问的。”然后又对儿子:“木兰,万磁王先生想知道你和今天那五个女孩的关系,你就说说吧。”

      木兰明显不情愿,说话夹枪带炮地顶回去:“凭什么,我和百合子的事情是我的隐私,凭什么要他想知道我就说。尤其是这眼瞎的肌肉棒子,信不信小爷露出的大鹏能横跨这台桌子,扇你两记大嘴巴子。”

      木兰的语气满是骄横,配合上神情动作,就像是个被宠溺坏了的娇蛮少女。但知晓木兰的性别后,再去解析木兰的话语,就不难听出木兰十分在乎旁人对自己性别的看法,才会对万磁王表现出强烈的抵制。

      以上这些,差不多是万磁王对木兰的第一印象。

      可了解木兰的另外四人,则觉得木兰的反应有点奇怪,从来不知道木兰会因为旁人误解他的性别,而产生这么大的反应。东太郎、南次郎、和夏木只以为木兰在掩饰自己,唯有秋菊直接反应过来,兄长这是在挖坑。

      木兰当然是装的,一种极具目的性的掩饰。担心老爹、大姑、二叔、和胞妹拆穿自己,木兰说完话后,索性看都不看身旁的人,右手拍着桌子站起来,直接和万磁王对视。

      就像狮子不会感觉被兔子冒犯一样,万磁王也不会因为木兰无关痛痒的无礼而生气,只是语气有些戏谑地反问:“就凭我救了你的命,还就连你所有亲戚好友的命,够不够资格了解一下问题的始末?”

      木兰也不废话,挥手在自己和万磁王中间打开圈圈小金门,短暂露了一手之后又随手关上。隔在两人之间的圆桌,被圈圈小金门轻松割断,吧嗒从中间割裂除塌落。

      木兰语气带着轻蔑:“我轻松能开空间门,哪怕没有你,我也能将所有人传送到安全的地方。我甚至准备好将导弹传送走,若不是你横加插手,我们的飞机也不会被炸毁。而且,我甚至怀疑你故意卖人情。哪怕你早到五秒,也可以提前引爆导弹或者引开导弹。偏偏事情那么巧,导弹在飞机旁炸了,飞机受损,我们人却没事。”

      额,这回轮到万磁王尴尬了。万磁王并不了解木兰开圈圈小金门的限制,而木兰轻松打开空间门的模样和刚才那番话,给万磁王营造出一种假象:是他好心办坏事,提前引爆了导弹,炸毁了木兰等人的飞机。不然,人家万事安好。而在此前提下,对方的确有理由、有立场怀疑自己自导自演了一出戏。

      东太郎、夏木、南次郎、和秋菊虽然也是首次知道木兰还有开空间门的本事,但毕竟是一家人,几乎不分先后的领悟:木兰这番异于平常的行为,必定是有所图谋。于是,齐齐目光炯炯地看向万磁王,好像他们本就知道木兰有这种能力一样。

      东太郎给自己设计的心里台词是:这是我儿子,知子莫若父,所以我肯定知道儿子的能力。

      夏木给自己设计的心里台词是:这是我大侄子,我大侄子有这本事,我光荣,我骄傲。

      南次郎给自己设计的心里台词是:老小子,知道错了吧,我们耐着性子跟你聊天是我们有教养,看在你是好心办坏事的份上,不计较你炸我们飞机的事。

      秋菊给自己设计的心里台词是:这就是我双胞胎哥哥,他会的能力,我爹、我姑、我叔大概率可能都会,我将来也有可能会,所以你别挟恩图报。

      四人的注目礼,同时,也是在用眼神质问万磁王:你是否用心不良?

      都说某某,某某难得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万磁王被这四人看得,差点以为对方的变种能力是用眼睛说话,那眼中的意思直白地传入他脑海中,比查尔斯的能力都快捷。

      万磁王难得老脸一红,语气软下来:“那个,木兰,木兰是吧,木兰小兄弟也是有本事的人,我们变种人一家亲,有难事共同面对,是吧,那个什么,我也是担心你们的安危,才有那样的决定,毕竟我哪里知道你还有这种能力。我是真的刚刚到,情急之下来不及做别的处理。”

      万磁王的傲气是千锤百炼的,能说出变种人一家亲的话,就是极大的服软了,不可再比他去道歉和认错什么的。

      木兰“哼”了一声,坐了回去。

      而木兰这坐下却没离开也是一种信号,南次郎心思最活,适时地用八卦的语气问:“木兰,要不你就说说呗,你二叔也想知道,那么彪悍的女孩,你是怎么和人家分手后还活蹦乱跳活到今天的?”

      万磁王眼神带着隐晦的感激,看了给自己开脱的南次郎一眼,也对南次郎提出的问题相当好奇。

      木兰露出一种被你打败的无奈,随即神情好像陷入回忆,喃喃自语地地诉说出一个他刚编好的故事:“哎,一开始,百合子一开始不是这样的。虽然知道她穿紧身皮衣一定很火辣,但一开始的百合子是很温柔的。我们走过浪漫的相识、相爱、相知的道路,我还为她写过两首独属于我们的歌。”

      说着,木兰站起来,踢开已经被切成两半的圆桌,从行囊中取出一家电子琴。这是一种无形的佐证,木兰假做不经意间在向万磁王强调一个“事实”,他的“空间能力”很强,之前说能传送导弹的话不虚。

      木兰架起电子琴,抽过一把椅子坐下,眼神中流露出是人都读得出来的深情,双手抚在琴键上,自弹自唱起来。

      第一首,是秋菊听过,并被蔷薇王朝录制成单曲的《君与仆的挽歌》。如今再唱这首歌,木兰的情绪更加复杂起伏,而经过《幻灵音》练成的嗓音和唱法,成倍地将木兰的情绪宣泄出来,冲击着旁听的五人。

      第二首,是出自狮子王的《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撇除掉恢弘的交响乐与独特的非洲乐器,仅有的钢琴伴奏让这首歌显得更加纯粹干净。木兰放空自己的大脑,即不想狮子王也不想自己,将己身的情绪几近抹除。

      当干净伴奏与深情的歌词,搭配木兰空灵却毫无情绪的歌声时,那是一种深情与无情的完美交融,糅合成为一颗包装精美香甜可口的迷幻药。每一次听到“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时,就好像经历一次灵魂考问,爱与不爱两个声音同时响彻。听者能感受到灵魂在被撕裂,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想要将歌曲听完。

      这是《幻灵音》的逆向操作,断绝情感共鸣。搭配越是深情的歌曲,所造成的情绪冲突就越大。没爱过的人会觉得虚假,深爱着的人会升起厌烦。可越是曾经深爱过却如今失去的人,越容易被情绪冲击刺激到,那种灵魂上撕裂感也越发的强剧烈。

      这是木兰给万磁王准备的一味毒药,寄望于能刺激到万磁王的同时,增加自己故事的说服力。木兰却忘了自己这副毒药是没有指向性的。

      结果一曲肝肠断,除了没恋爱过的秋菊和爱妻健在的东太郎,其余三人哭得一塌糊涂。尤其是以铁汉示人的万磁王,展现出他无比柔韧的膝关节与胯关节,用鸭子坐的坐姿跌坐在地上,泪水顺着头盔下部的尖角滴落。

      故事没讲完,气氛就崩了。木兰忍不住自问:是不是玩大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