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se

      阳光洒在大地上,正逢过年的时候,城市里喧嚣一下子安静了不少,但也少了不少生气,到也是让人孤寂了不少。

      尤其是望月星这种的,本是天朝人,回到天朝,却无一人,有种让人唏嘘的感觉。

      这种慵懒的时候,就是睡懒觉赖床的时候。休息日嘛,正常,但一般都会有人才催促,可惜望月星身边空无一人。

      如果有的话,就是这串的吵闹但优美的电话铃声了。

      望月星伸手摸索了好久,才摸到自己的手机,默默的选择了接通。

      “望月桑~我已经到了~你人呢?”少女婉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让望月星缓缓的清醒了过来,逐渐找回自己的记忆。

      没有任何回应,一个猛子扎起身,看了看时间。

      11点16分……

      吾命休矣。

      “那个……我这里堵车在路上呢,你等我一会啊,马上就到。”望月星用肩膀夹着手机,以超乎博尔特百米的速度穿搭着衣服。

      “堵车?那好吧,你快点过来哦。”

      “好好好,马上就到啊,乖乖等我。”

      男生的速度本来就很快,碰到这种紧急的时候,速度就更胜一分。

      随着望月星关门的声音响起,清晨唯一的吵闹声也是平息了下去。窗外的阳光下,露珠在缓缓散去,窗台上的十五夜香花,缓缓露出一丝粉紫色。

      ……

      幸亏是春节,堵车是不可能的,直接告别驾照,一路火花带闪电,用交警都追不上的速度一路开车到了机场。

      迅速的停好了车,推开门就开始了狂奔,直到出客厅。

      远远的望去,少女半露在阳光下,短裙遮不住风情,长袖挡不住美貌。

      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耳朵里带着耳机,脑袋还随着音乐的节拍,一点一点的,十分可爱。

      望月星饶了一个圈,走到少女的侧面,一把将头上带着的鸭舌帽给掀起,引的少女一声呜鸣,直接抱头蹲防。

      闭着眼睛好久,许久都没有反应,抬头看了一眼。

      “望月星!!!没有接机还吓我!”少女鼓起脸庞放下手机,耳机随着起身的动作直接被甩在地上。

      两只粉嫩的小拳头一下一下锤击着望月星的胸口。

      “好了好了,我错了,好麦麦,不生气~不生气好不好?”望月星无奈的哄着,毕业都已经是个大人了,反而变的幼稚了一些是为什么呢?

      很明显这种哄小孩的办法是有效的,但也不是有药到病除的效果的。

      虽然停止了敲击,可直接转身拉着自己行李向着门口走去。

      望月星叹了一口气,为什么都不喜欢吃软的呢?

      不解但是没有关系,总之是不亏的。

      望月星大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深川麻衣的手腕,在少女惊愕的眼神中,用手指一把捂住了深川麻衣的嘴唇,随即自己的嘴唇也抵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轻声的言语着,“乖,好麦麦,带你去吃好吃的,给你买好多你喜欢的东西,好不好,原谅我嘛~”

      最狠的动作说着最奶的话语,小狼狗小奶狗一次满足。

      深川麻衣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现在能够给一辆火车提供动力,脸贴着连,温度能确切的感受到,面前的这对眼神,温柔的让人,想要让人一头栽进去。

      深川麻衣发出小狗一样的呜鸣声,瘫在望月星的怀里,脸庞不断的摩擦着男人的胸膛。

      望月星轻笑出声,伸手将少女揽住,一下又一下抚摸着深川麻衣的秀发。

      得到顺毛的深川麻衣也是十分的满足,微眯自己的双眼理所当然享受着。

      好一会,望月星才将深川麻衣放开,拉住少女的一双柔荑。

      “走吧?”

      “嗯~”

      望月星伸手将帽子给深川麻衣带好,好好的摆正,在少女粉嫩的小脸上捏了捏。

      手感不错,好像是胖了一点,索尼这么好的伙食都没有把你变胖,反而毕业了养好了,真是让人不解。

      望月星亲昵的动作让深川麻衣微微有些不满,撅了撅嘴,可看见望月星温柔的面庞和眼神又变成了笑意,嘿嘿的笑着,让人心动不已。

      望月星一手拉过行李箱,一只手伸向深川麻衣。

      深川麻衣红了红脸庞,伸出手抓住望月星最长的无名指和中指。

      本来可以好好的握着手,偏偏深川麻衣就喜欢抓着他的手指,有时候还喜欢勾着,不知道是为什么,但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望月星也就随她了。唯一坏处就是人多拥挤的时候,很容易会走散,不过现在人不多,也就没有关系。

      望月星一用力就将深川麻衣拉到了自己并肩的地方,同行着。

      ……

      开着车,行驶在小路上。

      告别了城市,下了高速之后,眼前就是一个一座热闹的小县城,回家过年的车子,在路边停放着,各处红红火火,聊天的聊天,吵闹的吵闹。

      小县城比城市里要更为的喧嚣,这种反差到时给了深川麻衣很吃惊感觉。

      推开门,刚走下车,随着哎呦的一声,深川麻衣就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什么东西给撞到了。

      低下头看去,一个小孩子,正捂着自己的额头,吃力爬起来,远处小孩子则是有些害怕的缩到了一旁。

      害怕当然是多余的,对于温柔且年龄越来越大的圣母来说,这么可爱的孩子自己心都要化了。

      立马蹲了下去,摸着只留着刘海的的小脑袋,直呼好可爱,并询问有没有哪里摔倒了?

      “别问了,人家听不懂啊!”望月星锁上车子,笑道。

      虽然知道听不懂,但还是抵不住小孩子的可爱。轻轻问抱着这个小孩子,让一旁的望月星砸了砸嘴,这大概就是这孩子的人生巅峰了吧。

      这孩子上辈子肯定也是做惊天地动鬼神的好事吧。

      “好了,别抱了,你这样抱着说着他听不懂话,反而会吓到他的。”望月星走到一旁拉开这个小孩子,同样摸了摸头。

      用着标准的中文对着小孩子说着“去跟朋友们去玩吧,除夕快乐哦!”

      说完随即在小孩的背后轻轻的一推,虽然小孩子还不能理解,也不会给予反应,但还是顺从望月星的话朝着自己的小伙伴们跑了过去。

      “望月桑,你中文这么熟练吗?”

      “这些都是刻在DNA里的东西,忘不掉的~”望月星取出行李,拉着深川麻衣的手,走上了这栋楼里。

      随意的将行李放进了房间里,就又带着深川麻衣往大街上走了过去。

      收拾?没事,有的是时间,慢慢收拾,现在当务之急是带深川麻衣去好好的玩玩。

      时间是下午3点多,无视了深川麻衣想要收拾行李的想法,半强势的带到了大街上。

      在霓虹,即使是东京这样的大都市,有些地方也没有这样的热闹。各种各样的只有小县城才有的商品看的深川麻衣烟花缭乱。

      一个劲的拉着望月星,问这个问哪个,活脱脱一个好奇宝宝。

      望月星有些无奈,自己带你来逛街,可不是来当你的百科全书的。

      最后望月星从小贩那里买了一份糖葫芦,给了深川麻衣。

      “苹果糖?又不是没吃过,为什么要专门去买?”

      “吃就是咯。”

      略微甜腻,略微的酸味,让深川麻衣的牙齿有些打颤,得出来的结论还是好吃。

      这下到时安静了不少,乖乖的拉着望月星的手,跟在身后。

      ‘啪’一声响声。

      “哇。”受到惊吓的深川麻衣一下子从身后挽住了望月星的手臂。

      望月星一愣,转头看了一眼,因为鞭炮受到惊吓导致那群小孩在放肆的大笑着。

      “小孩子放炮仗你怕什么?”望月星说着。

      “莫,一点都不可爱。”没有回答望月星话,只有着小小的不满,但随即就被发泄到了糖葫芦上面去了。

      望月星摸了摸她的头,稍微安抚了一下。

      之后带她走了到了一家服饰店里面,过年怎么能没有新衣服穿呢?而且,中国的冬天可是非常的冷的,就一个行李箱估计也没带多少衣服过来。

      衣店里面也是人员爆棚,而且也已经是下午关门的时间了,差不多可以回去吃年夜饭了。(那个,我不知道各地是什么样的啊,反正我家这里年三十大街上的店都是开门的,人也好多,下午4点左右就关门,回家吃年夜饭~)

      “衣服已经够多啦,没必要买了吧?”深川麻衣拉了拉望月星。

      望月星抽出手,将深川麻衣揽进怀里,“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你就乖乖的好不好?入乡随俗。”

      “唔~”有些犹豫,但是新衣服那个女孩子会不喜欢呢?

      最终还是沉寂在五花八门的衣海之中挑选了起来,一件一件的比对,一件一件询问着望月星。反而让一旁的工作人员有些尴尬,这说的是啥完全听不懂啊!

      在人山人海的衣店里,望月星小心翼翼的将深川麻衣圈在自己的臂弯中,给她腾出一点能够挑选衣服的空间。

      在望月星的催促下,挑了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一件青蓝白色的小棉袄。

      就在望月星准备结账的时候,意外的瞟到了修长脖颈,沉默了。

      “怎么了?”

      “没带围巾对吧,走吧,去买个围巾。”

      “诶,不用那么麻烦啦。”

      “说了多少遍了,身体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莫,已经不是偶像了!”

      “那也不行。”

      来到了卖围巾的地方,入眼的就是一件超长的围巾,两层展开直接奔着3米过去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给深川麻衣任何挑选的机会,直接让人打包,结账,出门,一气呵成,全程无视深川麻衣的反应。

      走出衣店,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慢慢的暗了下来,冬天的天还是黑的快啊!远处也只剩下了夕阳。

      深川麻衣有些无奈“买这么长的围巾,你要我怎么围啊?”

      望月星回头看着她,取出围巾,给她围了上去,然后松开了手,缓缓的牵起了围巾。

      “这样就不会丢了。”望月星一本正经的说道。

      深川麻衣额头上顶着一个#字,“你让我是小狗吗?”

      没好气锤了望月星的肩膀几拳,“你这样太浪费了。”

      “那,这样还浪费吗?”望月星将另一端从自己的脖颈穿过,拉到足够的长度,拉到足够近的距离。

      深川麻衣的眼眸在颤抖着,脸庞瞬间红了起来,欲跟夕阳比娇艳。

      望月星围上围巾之后两个人的距离不过半臂,虽然很想做点什么,但现在肯定是不适合的。

      于是就只是这样,牵着深川麻衣的左手,然她的右手挽着自己。

      就这样回到了这个家中。

      回到家中的两个人反而平静了下来,收拾行李,准备餐具,准备晚饭,温馨安逸。

      在望月星的记忆里,在天朝过年,这次是最少的,只有两个人。

      但也不是说人少了,恰恰相反,两个人却撑起了足够的人气,足够的生气,大概这就是未来吧。

      看春晚就是个难题了,因为对于天朝的语言词语,深川麻衣在望月星的影响下也就知道一点点,更别说,春晚里的那些文化深邃的语言文化,成语了。

      但是这不是春晚不是最重要的,在这个男人的身边依偎着就已经让深川麻衣已经足够满足了。

      时间在向12点逼近,深川麻衣最终在语言文化的诧异中,快要睡着了。

      望月星余光看着深川麻衣,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时间,快要跨年了。

      下定决心,伸手从深川麻衣的膝盖下面穿过,在麦麦的惊呼中,将其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这下深川麻衣的身高跟望月星终于是平等了。

      本就迷糊的深川麻衣就更迷糊了,迷惘的看着望月星,不知道该干嘛。

      既然迷糊了,就不要让她醒过来,直接搂住,将深川麻衣摁在自己的怀里。有力且急促的心跳声在深川麻衣的耳中回想,在自己的内心中荡漾。

      没有言语,远处的窗户上,印着星星的光芒。

      望月星举起深川麻衣的小手,缓缓的将一枚戒指套入了她的无名指中,冰冰凉凉的感觉,刺激着深川麻衣的大脑。

      “诶?”

      “未来……结婚吧。”望月星劲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

      “诶?”深川麻衣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楞楞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戒指,在灯光中反射着光芒。

      “诶?”

      一边又一边的重复着,她也很乱。

      “是不是太早了。”本来水到渠成的事情,意外的,她开始害怕了。

      “一点也不早,未来长着呢。”望月星看着深川麻衣。

      乌黑明亮的眼睛,抚摸着她的秀发,又转到她的脸庞,轻轻划过她的嘴唇。

      已经就在面前了,温柔的将红唇相印。望月星将深川麻衣用力的搂在自己的怀里,呼吸声告示着这一幕的不平静。

      良久,时间转到了0:00。

      星星的光芒盛放于窗台,是花火给予了更明亮的光明。

      在窗台上的花,似乎是开了,本不属于这个季节的紫菀花,盛开了,在花火中,在两个人的忘我中。

      “结婚吧。”

      “嗯。”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