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掰视频高清无码在线免费观看

      时间很快。

      王漫妮跟梁正贤俩扯完犊子满脸幸福的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回来了。

      或许她唯一遗憾的是并不是所有的有钱人都像王言那么活好?她也没太在意这个,她觉得她抓住了这么多年一直追求,可望而不可得的东西。有钱、人帅、单身、只爱他,梁正贤完美的诠释了她梦中对白马王子的想象。

      钟晓芹也是过够了安心的平凡日子,要找点儿刺激。顺利的和陈屿俩离婚了,把这个好消息和她的好姐们分享。她妈都不知道消息,还劲儿劲儿的要给房产证上加名字呢。

      顾佳习惯性的把孩子交给了王言,说是要去和闺蜜泡温泉。

      三姐妹再聚首,舒服的泡着温泉。王漫妮听到消息惊讶了一下子,也没说什么宽慰人的话。顾佳和钟晓芹俩姐妹多年,听到消息有点沉默,或是为了姐妹人到三十而婚姻失败的不幸惋惜?

      反正顾佳和王漫妮这俩娘们儿是直接一句“为你高兴”就拉倒了。或许是这个一个特殊的安慰方式?是放纵疗法?别的咱不道,人家玩的反正挺好的。

      这把沈杰到底是听进了王言的话,厂子没炸。上次沈杰听完王言的提醒,第二天就去了自家的烟花厂,特意的来了一次安全大检查,来了一次整改。

      许幻山是没事儿两头跑,一边继续的在那边和林有有俩人暧昧,一边处理着公司的事情。

      这天,顾佳的甜品店。内帮太太们聚会的时候,李太太说是在湘西有个茶厂想要出售,顾佳听到之后就记在了心里。回到家那是抓耳挠腮的睡不着觉啊,连夜的爬起来研究着拿下这个茶厂的可行性。

      她是越研究,越兴奋,就觉得是天上是唰唰的往下掉钱啊,就等她内一猫腰了。连夜给许幻山打了电话,兴奋的告诉他这个事情,也是想要征求一下许幻山的意见。

      “老公,你知道吗,今天李太太说有个茶园要出手。我刚才查了一下,这个茶园资质齐全,效益良好。”

      “要是我们能接过来,一年少说一百多万啊。”

      许幻山一直反感顾佳混太太圈,对内帮人也不待见:“老婆,有准吗?别被人家骗了。”

      顾佳对太太圈这帮人的实力有着非常明确的认知,以为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说道:“她们怎么会骗我们呢?你知道人家家里是什么实力吗?我跟你说。。。。”顾佳得吧得吧的给许幻山科普了一下子李太太家到底是个什么水平,好让许幻山有点数。

      许幻山本来也当不了家,他也知道顾佳决定的他改变不了什么,就是象征性的告诉他一下子。当即道:“老婆,既然你想做,那就做吧。那茶厂效益不差,得需要不少钱吧?咱们家现在钱够吗?”

      顾佳道:“明天我看看,总归是有办法的,你放心吧老公。”

      两人甜言蜜语了一番,随后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顾佳开始盘算起家底儿来。

      她已经联系过王太太了,对方开口要价三百万。算来算去的,她还是差了不少钱。

      这个时候顾佳没有如原剧中那样,去想什么分期付款的方法。她下意识地想到了王言,她也知道王言一定会帮她的。不知怎的,她就是有这种感觉。

      随着这一段时间的深入接触,顾佳对王言是越来越放心,心里不自觉的已经产生了一种依靠的感觉。她也是不再刻意的和王言保持距离,除了许子言之外,没啥事儿她基本上每天都得和王言扯两句闲篇儿啥的。

      要是哪天没和他俩唠嗑,就总是感觉差点儿什么,这一天都不完美。

      接触的多了,了解的自然也就多了。她早就知道当初打听的内点东西,只是王言的冰山一角。就她有时跟王言在一起的时候,偶尔的听到王言打电话说的东西。那都没有一亿以下的事情,甚至一个亿都有点儿不够格。

      有这么大笔的生意,那认识的人也就可想而知了。顾佳有时候忍不住的想,当初刚认识的时候,觉得人家也就比她们家强一点多少是有点儿可笑了。

      至于为什么把孩子让王言带,而没有不好意思。

      一是因为王言表现出来的对许子言的喜爱。

      二是顾佳是真的下意识就觉得这样一点儿问题没有。这点也是因为王言水平高,没白舔,真把顾佳忽悠住了。

      说真格的,老王是老王了点儿,可老王也特么不是神经病,也没什么特殊癖好。想一想白天啊啊一顿舔人家,晚上人家和别人俩欢度美好夜晚。他不是内种就乐意看到自己看上的女人跟人俩亲热,亲的越热、心中越来劲儿的内种人。

      要是没有任务的关系,刚来的时候他就得搞点儿事给许幻山送进去整个无期啥的。再不嫌弃吧,男人的占有欲在那摆着呢。更不要说王言这种做过唯我独尊的社团大佬,还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玩意儿了。

      三一点呢,就是之前说的,王言太闲了。他基本上不跟人交际,所以很少出去应酬。一天天过的跟老年人似的,喝茶、看书、学习、遛弯儿。再加上顾佳心中内种不自觉的依靠,搞得她都以为能把孩子给王言带,让许子言陪着王言一起玩儿啥的,算是给王言的生活增增色、舔舔彩,以为是再帮助他。

      这也是王言想要的效果,现在这顾佳母子基本上是被他摆平了。

      当天,顾佳去楼上接许子言的时候,趁机跟王言提了这个事情。

      “王言,我想跟你借点钱,不知道你放不方便?”顾佳非常直接,开门见山。

      亲兄弟,明算账,有交情也要讲明的,顾佳补充道:“哦,你放心,不用多久就会话给你的。我需要两百万,利息加一个点。”

      王言想了一下,心中知道为什么,还是问了一句:“我能问下你要这两百万干什么吗?”

      随后顾佳吧啦吧啦的说着这两天她了解的东西。

      听完之后,王言道:“钱没问题,也别两百万了,我直接给你拿三百万。利息什么的就算了,也不着急还,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我得了。”

      听到王言如此干脆的回答,多少的顾佳感觉有点儿甜?尽管心中早有预料,可还是忍不住激动:“谢谢你啊,王言,你这可是帮了大忙了。你放心,我肯定尽快还你。”

      “哎,我们之间还那么客气干什么。”

      哪怕顾佳上当对他更有利,可是该说的话还是得说:“我得提醒你一下,做生意不是儿戏,你还是多考虑考虑,也多调查调查。”

      顾佳现在都魔障了,哪能听进去这些东西:“哎呀,王言,我都查的很清楚了。不会有事的,你就别多想了。”

      王言见她这样也就不再多说,好言难劝,爱咋咋地吧。

      “拜拜,爹,明天见。”顾佳心满意足的带着许子言走了。

      回到家里,顾佳跟李太太联系了一下子,想要跟她俩谈谈茶厂的事情。

      李太太这娘儿们也没说什么,有钱你就买呗。她坑谁不是坑啊,更何况顾佳这种没有反抗能力只能认栽的选手呢。

      两人交流了一下子,李太太提出借顾佳的甜品店做个慈善拍卖的事情,顾佳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当即两人就签了个合同,剩下的走手续还得几天。

      心头大事落定,顾佳那是满心壮志不得酬,恨不得立马的交接完成,她好施展一下子身手。誓要做出一番事业,让她们家能更上层楼,实现快速发展从而阶级跃迁。

      当晚顾佳跟许幻山说了这个消息。

      许幻山再听到从王言那借了三百万也没说什么,酒都不止喝了一回了。更何况尽管顾佳在家里也不多说王言,可是他提起王言的时候,顾佳咋说不得附和两句,也多少透露不少。他对王言是什么实力,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在他看来,两家人关系这么好,互相帮助一下也没什么所谓。不过对孩子的问题,许幻山还是提出了一些意见:“老婆,本来你弄个甜品店就挺忙。现在又整了个茶厂,以后子言怎么办?”

      “虽然老王照顾的挺好,可是也不能总麻烦他啊。要是咱俩都这么忙,哪有时间关爱子言啊。”

      “本来我这父爱就少,你这再一忙起来,我们怎么对的起子言啊。”

      顾佳对许幻山的担忧不以为然:“没事儿,王言也没啥事儿,一天到处晃悠,子言陪陪他也挺好的。”

      对王言,顾佳那是不知不觉的打心底里的不排斥、不客气。

      “这段时间,王言带着子言,练拳、写字、画画、没事儿还开车带他去周边逛逛。”

      “以前还有事儿没事儿生个病啥的,可你看看现在,整天活蹦乱跳的。内天我给他洗澡,子言身上都有点硬邦邦的了。他现在多健康啊。”

      “不止这些,现在子言都不耍脾气了,特别懂事儿。”

      “你儿子能文能武的,没感觉他进步很大吗?”

      顾佳理所当然道:“本来我还想找个育儿师的,可是看子言被带的这么好,干脆就继续让他帮帮忙呗。”

      听她这么说,许幻山想了一下这段时间儿子的变化,确实是那么回事儿。再加上顾佳还说想找育儿师?相比起来,他更倾向于王言。

      只是对顾佳这么信任王言感觉有点儿怪怪的,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行吧,那就这样吧,等我回去好好跟老王喝点儿。又是借钱,又是带孩子的,我得好好谢谢他帮我们这么大忙。”

      两人说了两句之后,结束了通话。

      隔了两天,一早顾佳给王言发了个消息。

      昨天许子言回来说是有个文艺演出,想要让父母去参加。可是顾佳得忙着操办李太太的慈善宴会,哪有时间去参加啊,只能是跟许子言说让他爹去参加。许子言跟王言俩人那是相当好,对于让王言去参加也巴不得呢。在他看来,他爹可比他亲爸亲妈好多了。

      而且在王言的言传身教之下,许子言也懂事儿不少。知道他爸爸妈妈是为了让他过更好的生活,所以也没有闹腾就同意了。

      顾佳发消息正是让王言带她去参加这个文艺演出,并且许幻山今天回来,约他晚上一起吃个饭。

      王言自是不会拒绝,一口应下。

      现在许幻山跟林有有俩已经搭个上了,顾佳也是要忙茶厂了,他舔的也差不多了,他也该开始了。整天的能看不能吃,他也刺挠啊。

      参加活动的也多是孩子母亲,男人得养家糊口吗,也没有太多的时间。

      王言在幼儿园跟一帮老娘们扯了半天的闲嗑,给他闹心够呛。

      这么长时间王言有时候也来接许子言放学,多少的跟其他家长也都见过。对于王言这个干爹没事就来接孩子,要说其他人没点儿闲言碎语是不可能的。

      顾佳她们也不在乎这些东西,都知道怎么回事儿,谁还不好个八卦是咋地。

      许子言更没有困扰了,小孩子懂的也不多。其他的家长碎碎念被孩子听了去,转头到许子言跟前说三道四的,这是正常情况。许子言被王言带的相当皮实,没有玻璃心。

      他就跟其他小朋友实话实说王言是怎么带他玩的就完了,其他的小孩家境或许都不差,见识也不少,但绝对没有许子言这段时间经历的丰富。毕竟精英家庭,精英教育,小孩子反而不轻松。他们对许子言说的那些东西羡慕的不行,都希望也能有个这么好的干爹。整的许子言在孩子们中相当受欢迎,他都快成幼儿园扛把子了。

      王言就更不用提了,他本来就是没安好心,也不在乎老娘们的碎嘴子。

      顾佳这边也是顺利的办完了慈善宴会,太太们装完了逼高高兴兴的散伙。

      晚上王言并顾佳一家人,一起吃了顿饭。

      许幻山这段时间被林有有整的五迷三道的,那是浑身的透着一股子朝气。可能他认为这是他这么多年最轻松、最快乐的一段时间?

      见了王言就是哈哈大笑,上来给了个拥抱:“哈哈,老王,这段时间可真是麻烦你了,多谢啊。”

      王言摆了摆手道,假装不高兴:“唉,又说那话,我们什么关系。怎么还跟我客气呢,你得自罚一杯昂,差一滴我都挑你。”

      顾佳在旁边看的也是满脸笑意,连连催促着快坐下吃饭。

      席间也告诉了王言,以后他们俩都忙,许子言这边王言带着他们两口子也放心,让他以后多费心。

      王言也就答应了下来,还说了这两天认识了几个新朋友,家里也有商场乐园之类的生意,要给他们介绍一下子。

      又收了一波感谢,许幻山自是舍命陪老王。

      王言看着许幻山意气风发的样子,想到他说“且放心去吧,汝妻子吾养之?”许幻山会不会气死?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继续灌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